首页财经评论

我们最缺什么样的经济学家

我们最缺什么样的经济学家

《见解》这本书,涵盖了过去多年宏观政策方面大多数重要的议题,记录了人们围绕这些议题的讨论与思考,见证了时代的进步和变迁。这无疑是作者花费经年酿出的一杯老酒,值得我们认真收藏,细细品味。

高善文2022-1-6 14:24:36
华夏时评:每个人都是未来的主人翁

华夏时评:每个人都是未来的主人翁

行稳致远,就是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只有积极投身于滚滚的历史潮流中,每个人才都能是好样的,每一个人才能做到成为未来生活的主人翁。

本报评论员2021-12-31 23:15:56
货币发力的三大看点

货币发力的三大看点

考虑到下行压力已较大、以及明年二季度美联储或开启加息,稳增长发力宜早不宜迟,如果未来两月经济数据继续疲软、明年信贷开门红弱于预期,不排除一季度早期或迎来进一步降准降息。

彭文生2021-12-27 18:51:29
华夏时评:跨周期调节,稳增长需要更多抓手

华夏时评:跨周期调节,稳增长需要更多抓手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明年经济的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要稳增长,就需要更多更硬的抓手,只有把跨周期和逆周期调控政策有机结合起来,才能持续推动高质量发展。

本报评论员2021-12-24 22:06:22
解慈善文化,释公益文明

解慈善文化,释公益文明

在《公益的元问题》中,李小云用了许多篇幅,从政治、经济、社会、历史、文化等角度,讨论中国的慈善文化与西方慈善公益的异同,这对于帮助我们理解中国慈善文化和公益文明的进程大有裨益。

徐永光2021-12-22 16:50:38
降息为哪般?

降息为哪般?

今年特别是下半年以来,受结构性通胀压力较大、内需依旧偏弱、经济下行压力逐渐加大等因素的影响,央行货币政策比较积极,比如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两次降准、出台碳减排支持工具等等。市场资金面也维持在一个较宽松的水平,资金利率在大部分时间处于政策利率之下。

李奇霖2021-12-22 14:14:50
2022年能否靠超预期举措来扭转“预期转弱”

2022年能否靠超预期举措来扭转“预期转弱”

总之,供给冲击更多是由于外部的不可控因素,属于短期因素,今后随着疫情的好转,自然会改观。但预期转弱是内在原因,除了通过政策来改变预期外,还可以深入分析哪些预期将有利于促进消费,哪些预期将有利于促进投资,哪些预期有利于增强企业部门和居民部门的信心,有利于构筑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大底。

李迅雷2021-12-22 10:29:25
华夏时评:政策发力靠前,稳中求进可期

华夏时评:政策发力靠前,稳中求进可期

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经济发展面临三重压力,2022年的经济工作要如何破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给出了明确的回答,中国经济韧性强,长期向好基本面不改,要坚定不移做好自己的事情。

本报评论员2021-12-17 23:31:59
11月经济数据的喜与忧

11月经济数据的喜与忧

乐观的是目前随着政策发力,房地产销售有所回暖,并带动房企加快竣工。同时,在出口的拉动下,制造业投资、工业生产等的表现都不错。但我们也要注意到,目前房企的拿地还在进一步下行。另外,在疫情影响下,居民消费迟迟没有修复,而因为缺少合格项目等,基建也尚未发力。

李奇霖2021-12-16 15:47:09
全球碳中和如何拉动国内需求?

全球碳中和如何拉动国内需求?

2016-2020年间全球在碳中和领域的年平均投资规模约为2万亿美元,2030年年均投资规模需逐步升至5万亿美元;近年来能源相关的资本开支在全球GDP中占比约为2.5%,2030年将逐步升至4.5%,将对全球资本开支起到明显的拉动作用(2019年全球资本形成总额约为22万亿美元)。

李超2021-12-16 14:3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