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约印医疗基金郑玉芬:瞄准深水养大鱼的赛道,生物医药正处于创新分水岭

作者:崔笑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6-21 14:41:32

摘要:“我通常会画一些大大小小的圆,圆的大小就是细分赛道的大小。整个赛道低于30亿我们是不看的,太小的细分赛道,就是拿了10%的市场份额,企业也做不成一家上市公司。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深水养大鱼,首先在深水中创业,才有机会成为大鱼,哪怕你是第三、第五的大鱼,我们也愿意陪伴着你一起成长。”郑玉芬说。

约印医疗基金郑玉芬:瞄准深水养大鱼的赛道,生物医药正处于创新分水岭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崔笑天 杭州报道

作为一名投资界的老兵,今年是约印医疗基金创始人、CEO郑玉芬在医疗行业中的第15个年头。

据郑玉芬回忆,在2007年刚刚入行的时候,都是慢医疗快资本的概念。“而到了2009年,一级市场出现了转机,一下子就把医疗推到了风口浪尖,我们从坐冷板凳变成了很热闹。随后的十多年间,整个医疗投资界和社会办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6月19日,主题为“拥抱创新 务实发展”的第六届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与投资年会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召开。在医疗健康产业价值投资与新生态发展分论坛上,郑玉芬分享了一级市场视角下,对于医疗投资的思考。

深水养大鱼

如今的医疗大健康产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多维的生态系统,其中现有市场,也包括强劲增长的新兴市场,均受到资本热捧。那么,其中哪些赛道更受偏爱?

郑玉芬坦言,对一级市场的投资人来说,进入非常好的细分赛道很关键。“就像一个电梯,本来就是往上走的,你只需要站上去;但如果一个电梯是往下走,你非要往上冲的话,尽管能力很强、团队很厉害,但是你上升的速度也不会很快。”

所以,投资人的思维模式是什么样的?“我通常会画一些大大小小的圆,圆的大小就是细分赛道的大小。整个赛道低于30亿我们是不看的,太小的细分赛道,就是拿了10%的市场份额,企业也做不成一家上市公司。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深水养大鱼,首先在深水中创业,才有机会成为大鱼,哪怕你是第三、第五的大鱼,我们也愿意陪伴着你一起成长。”郑玉芬说。

不过,郑玉芬也指出,除了关注细分赛道的大小,也要考虑到在整个产业链上,谁更具有谈判权。“你不要被下游和上游挤的没有什么空间了,没有定价权和空间的话就会很难受。我们会从行业地图看,是投原料端、研发生产端,还是流通端、使用端,哪块肉最肥、最好,我们大部分资金就会注入到其中。”

而资本对医疗大健康市场热度不减,将进一步推动行业进行整合。“我看到更多的企业家来找投资人就觉得特别的开心。企业为什么要上市?是因为如果采取了资本运作的方式,会快速地把更多的小的机构整合,可以干更大的、更多的事情。我们每个人的力量都是微小的,把资源整合起来就有很大的改变。”郑玉芬说。

哪些赛道“有肉吃”?

目前来看,医疗服务、医疗器械、生物医药、体外诊断等有刚性临床需求的领域,可以被视为“有肉吃”的细分赛道,引得资本纷纷入局。

首先,关于医疗服务,这是一个增速快、空间大的赛道。一方面,过去十年间,中国人均医疗支出持续高速增长,平均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0%。医疗资源呈现供需不均衡的现状,政策及资金向其倾斜。郑玉芬认为,未来在行业规范化、消费升级及老龄化推动下,加上民营医疗机构灵活的竞争机制,有望维持10%-15%的增速,确定性强。

另一方面,中国医疗服务整体而言供给不足。2019年中国卫生总费用为65196亿元,占GDP比重6.6%,发达国家如美国24.4%,日本19.8%;2019年卫生人员的增速4.7%,远低于医疗市场规模的增速。

郑玉芬将医疗服务分为严肃医疗、消费医疗、基层医疗、第三方中心和CXO。其中,严肃医疗其重点关注专科医院的头部企业,优先规模级医院以及带量采购影响较大的科室,比如骨科、心脑血管医院等;消费医疗则重点关注医美、口腔等。

此外,围绕公立医院的专业化分工,公立医院做不好、不愿做的第三方领域,如康复中心、供应链管理、患者管理、日间手术室等,以及围绕医药器械的专业化分工以及政策要求,提供CXO服务,包括CRO、CDO、CMO等领域,亦受到她的重点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郑玉芬的投资思路也在这次疫情中得到调整。她认为,中国未来十年还是会以公立医院为主,民营医院为辅。所以,接下来的5年,可能是万余家县级医院进行升级改造的过程。“这个过程抓得稳,介入比较早的话,会有非常大的商机在里面。”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19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末,全国1881个县(县级市)共设有县级医院16175所。

其次,关于医疗器械,降价、强监管、进口替代已成为主旋律。一方面,就目前的情况看,带量采购会从药品领域,毫无悬念地进入到耗材领域,高值耗材带量采购顶层设计已出炉,冠脉支架先行试水。“中间环节被不断的打压,如果企业有一些研发的背景或者是有自己的技术储备,可能会更从容一些。”郑玉芬说。

另一方面,医疗器械上市前后的监管也得到加强。2021年6月1日,《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施行,进一步加大了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惩戒力度。一系列的政策法规出台,让医疗器械结束了过往形式大于实质,监管松的现状。

与此同时,对国产医疗器械的支持也在加大,比如《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明确指出,将医疗器械创新纳入发展重点,对创新医疗器械予以优先审评审批,支持创新医疗器械临床推广和使用。因此,郑玉芬认为,未来需要关注含有以下特点的标的:一是具有成本优势、规范生产、产品储备丰富;二是满足临床强需求、竞争格局好;三是整合能力强,具备全球化能力。

生物医药迎来分水岭

郑玉芬亦重点提及了生物医药。她认为,当下正处于创新药第一次浪潮与第二次之间的分水岭。

国内的创新药第一次浪潮大约在2010-2020年,被称为创新1.0时代,创新药从无到有,掀起资本热潮,但大部分属于“Me-Too”产品,快速跟进创新;第二次浪潮或将在2021-2026年出现,进入创新2.0时代,新技术及“Me-Better”产品成为主流,企业拓展适应症,布局组合疗法、ADC、双抗、细胞基因疗法等,差异化竞争及技术壁垒高的创新企业持续脱颖而出。

而在2026年之后,行业或将进入创新3.0时代,企业布局全新靶点与技术,做“First-in-Class”产品,中国在新兴领域与外企的时间差越来越短、基础医学、转化医学持续推进,部分领域出现跳跃式发展及弯道超车。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二次浪潮之前,或将出现一次低潮。在此期间,由于“Me-Too”类创新药扎堆获批,同质化竞争将出现,竞争环境恶化。

“我们最开始先抄作业,在人家的基础上做一些创造性的东西,变化没有那么大,风险没那么高。但是现在大量的创新药在中国已经发展起来了,很多全新靶点的技术,下一代新兴的生物技术,也为我们带来很多的想象空间。”郑玉芬说。

不过她坦言,新兴技术从发现到最后产业化应用,大概需要20-30年不等的时间,大家要冷静看待这些投资机会。目前,在生物医药领域,约印医疗基金重点参考的有几个维度:一是核心壁垒,即技术领域和产品线的深度和广度;二是临床推进的速度和效率;三是产能情况与资本投入;四是商业化团队能力和构成。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08284 [article_id] => 108286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方凤娇","update_time":1624256760}]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2425676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08284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