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解码新势力」不甘被遗忘 努力重回赛道的造车新势力

作者:王瑞斌 翟亚男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5-23 17:58:30

摘要:有入局者就有出局者,当各行业的企业纷纷跨界车造车时,一些已经进入造车领域,但发展的不尽如此人意的造车新势力,已经慢慢被边缘化。

「解码新势力」不甘被遗忘 努力重回赛道的造车新势力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瑞斌 北京报道

最近,小米、创维和美的都以不同形式宣布造车,可见全行业投资造车的热度仍然没有下降。当然,有入局者就有出局者,当各行业的企业纷纷跨界车造车时,一些已经进入造车领域,但发展的不尽如此人意的造车新势力,已经慢慢被边缘化。这些新势力显然并不甘心被挤出局,而是使出浑身解数,努力重回赛道。

努力回归

今年初,一家就快被外界遗忘的车企——云度,发布了一款新车——云度π3 E-Shock,新车NEDC续航401公里,补贴后售价11.98万元。

而《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今年1—3月,云度累计上险数308辆。这意味着云度不仅有新车上市,其在市场上还有一定的销量。

公开资料显示,云度汽车成立于2015年,是由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管理团队、福建海源自动化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四方共同出资9亿元成立的混合所有制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

在创始管理团队方面,刘心文出任云度董事、总经理(刘心文曾任奇瑞新能源汽车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林密任云度常务副总经理、营销中心总经理(林密曾任美国Celgard公司副总裁,比亚迪腾势公司副总裁),葆旭东任云度副总经理(葆旭东曾任腾势华北区总监)。

从整个公司结构方面来说,除了资方结构稍显复杂,领军人物都可以算是行业老兵,凭着这些优势,云度汽车在造车新势力中属于“跑得快”的一员。当不少新势力还停留在PPT的时候,云度汽车在2017年就解决了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问题,是国内最早取得“准生证”的企业之一。

2020年5月18日,云度CEO林密重回云度,并出任CEO一职。林密这次回归,目的是将云度从悬崖拉回,并带向主流市场,甚至向舞台中央迈进。

过去一年,云度有过豪言万丈,比如扬言2025年跻身纯电前三品牌,也有过锐意革新,比如宣布建成为用户企业,推进社群营销变革等等。

但碍于后续资金支撑、产品研发和线下布局的落后,目前的云度已然落后了太多。

还有一家似乎已被市场遗忘的造车新势力也有了最新的动向,5月16日,零跑汽车在深圳成功迎来了首家商超旗舰店并命名为零零七,开业当天,数十家汽车界资深媒体代表以及零跑汽车的粉丝纷纷汇聚零零七零跑汽车体验中心。

零跑的回归,与云度不同。2021年年初,零跑科技与合肥市政府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开展全面、深度的合作,合肥方面也会参与零跑B轮融资。由此,零跑汽车也成为继蔚来之后,又一家与合肥方面合作的造车新势力。

零跑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朱江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认为,蔚来、小鹏、理想上市之后的表现,让很多投资人觉得在新能源汽车上的投资机会不错。回归到零跑汽车本身,这或许是投资者最后的机会。

还有机会么?

云度与零跑这类造车企业既不同蔚来、理想和小鹏已然度过为难时刻,也不同于前途和长江汽车的“休克”状态。这两家企业似乎已经度过至暗时刻,即将迎来新的曙光。

不过,云度也好零跑也罢,这两家企业在创业前期与头部新势力并未拉开明显差距,尤其是在争取生产资质,量产阶段云度汽车甚至是最快的新势力之一。

作为莆田的新能源车企,云度早在2015年12月就已成立,是国内最早一批拿到资质,也是最早推出产品的新造车企业。但云度被没有发挥好自身的优势,反而逐渐被边缘化。

相对而言,零跑则是更容易出线的造车新势力,在拿到合肥国资委的投资之后,这家企业的后续发展相对稳健,其持续对外发生自己最新动态则是最好的证明。

在2021上海车展期间,零跑科技联合创始人、董事、总裁吴保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我们目前的规划是,T03按照5万辆的目标努力迈进,C11四季度正式交付,目标是想突破1万辆。整体来看,零跑2021年的销量目标是超过6万辆。”

除了发布新车、提振销量,零跑在今年下半年还将申报科创板。“2021年1月,零跑B轮融资的43亿元已经全部到账,生产资质的准入工作也正在做。”今年3月,浙江零跑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总裁吴保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面对越来越拥挤的赛道,这辆家新势力该踩的坑已经踩过,对他们而言显然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浪费,他们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努力活下去并重回赛道。

编辑:于建平 主编:王大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07453 [article_id] => 107455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于建平","update_time":1621748956},{"editor_nickname":"于建平","update_time":1621754285},{"editor_nickname":"于建平","update_time":1621754954}]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21748956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07453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