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行业龙头迪安诊断“难安”:旗下公司被爆行贿1770万,净利逆市下跌,新冠试剂盒至今未获批上市

作者:崔笑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28 12:12:41

摘要:2020年对迪安诊断来说并不太平。除旗下公司被爆行贿1770万元以外,受新冠疫情中医院门诊量骤降影响,再加上自研的新冠检测试剂盒至今未获药监局应急审批上市,这家行业龙头公司一季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为 214.43 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96.89%。

行业龙头迪安诊断“难安”:旗下公司被爆行贿1770万,净利逆市下跌,新冠试剂盒至今未获批上市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

医药反腐风暴仍在持续,一检验科主任与财务科科长伙同医院院长,共同收取检验公司1770万元被判刑。其中,第三方医检行业龙头迪安诊断被卷入。

5月18日,裁判文书网发布了一则判决,重庆市黔江中心医院检验科原主任付晓、财务科原科长钟华利用职务之便,伙同时任黔江中心医院院长张翼林,2011-2018年共同收受圣莱宝检验公司1770万元。

在受贿期间,圣莱宝检验公司被迪安诊断收购,更名为重庆迪安医学检验中心有限公司(下称“重庆迪安”)。天眼查数据显示,重庆迪安系杭州迪安医学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后者系上市公司迪安诊断的全资子公司。

2020年对迪安诊断来说并不太平。除旗下公司被爆行贿1770万元以外,受新冠疫情中医院门诊量骤降影响,再加上自研的新冠检测试剂盒至今未获药监局应急审批上市,这家行业龙头公司一季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为 214.43 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96.89%。

70%的利润用于行贿

上述判决书显示,2010年,重庆市黔江中心医院在创建三甲医院时,检验科主任付晓与时任院长张翼林商量,由黔江中心医院与圣莱宝检验公司合作成立黔江分中心,负责黔江中心医院尚未开展的检验项目。付晓与圣莱宝检验公司负责人尹某谈合作过程中,付晓与尹某商量,因黔江中心医院与圣莱宝检验公司合作成立黔江分中心,需要黔江中心医院院长张翼林同意,黔江分中心成立后的运行、付款等各环节需要黔江中心医院财务科科长钟华的支持,要求圣莱宝检验公司将其从黔江分中心所得90%的收入中,除去成本后将70%的利润分配给付晓和张翼林、钟华,三人按3:3:1比例进行分配,尹某表示同意。

2014年,圣莱宝检验公司被重庆迪安收购,但黔江分中心的运营模式以及圣莱宝检验公司给付晓、张翼林、钟华的好处费比例及方式不变。2011-2018年,三人每月从圣莱宝检验公司分去70%的利润。

这七年间70%的利润有多少?判决书显示,三人共同收受圣莱宝检验公司、重庆迪安共计1770万元。其中,付晓、张翼林分配金额均为758.5万元,钟华分配金额为253万元。为防止事情败露,三人找到另外一人谭某,牵头成立了四家咨询公司走账。

与此同时,三人也利用各自的职务便利,在黔江分中心的成立运行、收入款项拨付以及分中心的检验项目安排等方面为圣莱宝检验公司谋取利益。

法院最后判决,付晓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钟华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扣押在案的涉案赃款上缴国库,对钟华尚未清退的赃款191.38万元继续予以追缴。

第三方医检中心的灰色模式

这则判决书揭开了第三方医检机构开展业务的灰色地带。由于业务受医院影响大,因此第三方医检机构拼的就是渠道,谁能与最多的医院达成合作,谁就能获得最大的业务量。医院内的检验科主任,无疑就成为了销售代表“主攻”的第一人选。

第三方医检机构又称为独立医学实验室,是指获得了卫生行政部门许可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专业从事医学检验的医疗机构,是对现有医疗资源的一种有益补充。日常,他们主要承接医院外送的标本进行检测,也会与医院合作,建设实验室,开展医学检测和病理检验的工作。

2009年、2012年、2013年,政府均出台了关于鼓励发展第三方医检机构的政策。但是第三方医检机构真正迎来爆发是在2016年。这一年,国家卫健委印发了关于允许医学检验实验室设置为单独医疗机构的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

政策终于落了地,体外诊断产品公司、基因测序公司甚至药企都纷纷涌入这条赛道。据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共有医学检验实验室1495家,比2017年同比增长73.4%。

这意味着,第三方医检行业面临激烈竞争,在野蛮生长的早期,各种乱象也由此产生。这次被卷入行贿案的重庆迪安属于迪安诊断旗下。在第三方医检行业中,金域医学、迪安诊断、华大基因、达安基因四家公司属于龙头,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

迪安诊断于2011年上市后,随即以“4+4”速度向全国扩张,“4+4”即每年新开4个独立医学实验室,再为下一年筹备4个点。在此期间,迪安诊断相继收购了迪安医学检验所、博圣生物、北京联合执信、新疆元鼎、丰信医疗、江西迪安、杭州德格、青岛智颖等20家体外诊断行业龙头代理商全部或部分股权,本次涉案的重庆迪安也是其中之一,交易金额合计约为32亿元,借此打通当地医院检验科渠道,实现省内各级医院渠道布局。

疯狂扩张模式下,迪安诊断收购的公司不乏高溢价,导致商誉激增,埋下商誉减值隐患。同时,也为重庆迪安这种部分销售人员通过行贿、低价竞争等手段发展业务存下隐忧。

新冠试剂盒三个月未获批

如今,困扰迪安诊断的,并不仅是旗下公司卷入受贿案,还有新冠疫情对公司业务的巨大冲击。新冠疫情期间,迪安诊断净利骤降九成,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余下三家龙头公司金域医学、华大基因、达安基因业绩均有提升,呈现“冰火两重天”。

根据各公司公布的2020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内,金域医学实现营收11.71亿元,同比增长0.57%,归母净利润0.48亿元,同比增长13.14%,扣非后归母净利润0.42亿元,同比增长11.96%。

华大基因实现营收7.9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5.7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4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2.59%,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15亿元,同比增长29.11%。

达安基因实现营收5.89亿元,同比增长133.16%,实现归母净利润1.86亿元,同比增长559.37%。

但是,迪安诊断发布的2020年一季报却显示,公司营业收入1.5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16.50%;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 214.43 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96.89%。迪安诊断称,这是因新冠疫情导致各地医疗机构门诊量同比显著下降,迪安诊断产品代理业务和传统检验业务均受到一定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四家上市公司中,华大基因、达安基因均有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获批,成为业绩的主要增长点。在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公布的三天后——1月13日,达安基因即宣布研发出了基于PCR-荧光探针法的核酸检测试剂盒。第二天,华大基因亦宣布其子公司华大因源研发出了试剂盒。这些试剂盒获得了药监局的应急审批,火速上市。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开发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所需要的分子诊断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一旦基因序列公开,技术上难度不大。但是,直到2月3日,迪安诊断才发布公告称,公司完成了新冠病毒检测试剂新品的研发,并且,该试剂盒至今仍未获得药监局应急审批上市,仅取得了欧盟CE认证,无法在国内进行销售。

迪安诊断官网显示,目前,其正积极开展第三方检测业务,截至5月13日,迪安诊断已有31个连锁实验室在26个省区市开展新冠病毒检测工作,并上线核酸检测预约服务,累计检测超过300万例。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