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子公司注销网络小贷牌照 和信贷转型助贷再提速

作者:朱丹丹 单美琪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0-11 18:39:04

摘要:近日,美股上市的和信贷旗下子公司工商变更一事颇受业界关注。因为这意味着变更后该公司将退出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

子公司注销网络小贷牌照 和信贷转型助贷再提速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朱丹丹 单美琪 北京报道

近日,美股上市的和信贷旗下子公司工商变更一事颇受业界关注。因为这意味着变更后该公司将退出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

众所周知,目前市面上的网络小额贷款牌照可谓是奇货可居,动辄上千万实在价值不菲。虽然网贷行业的发展已偏离“好事多磨”渐行渐远,但就目前持有牌照的公司而言,主动注销手里的金融牌照也实属少数。

对此,和信贷内部工作人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明了几点原因,对方提到将遵循国家监管政策深耕中介业务。其次是为了拓展场景服务,提供更丰富的服务。其还补充,考虑地域因素将重新申请新的金融牌照。

网贷行业每况愈下,平台要突出重围将面临更多的割舍与抉择。虽然金融牌照的注销似乎夹杂着些许无奈与遗憾。但从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平台对于寻求转型的决心和态度。

当多数互金平台在转型助贷还是网络小贷上左右摇摆时,有些平台早已暗自选好了梯队。

加速“站队”

9月30日,乌苏和信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生一系列工商变更。公司名变更为乌苏和信永恒商贸有限公司,而其原有经营范围内与金融相关的业务内容皆被去除,进而退出互联网小额贷款业务。

资料显示,公司原来的经营范围为开展各项小额贷款(包括互联网小额贷款服务)业务,票据贴现业务,办理资产转让业务等,变更后的经营范围为货物及技术进出口(国家禁止及限制除外),进出口货物代理服务,技术推广服务,销售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机械设备、照相器材等。

天眼查显示,乌苏和信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为和信贷运营主体,大股东为持股70%和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和信创始人兼CEO安晓博。

对于上述事件,和信贷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应称,公司作为信息中介平台将遵循国家监管政策深耕中介业务,同时将子公司进行变更是为了拓展场景服务,为出借用户和借款用户提供更丰富的服务。

“另考虑地域因素,和信电商已经在北京地区(同和信电商注册地)提交了新的金融牌照的申请资料,以便进一步加强管理,拓展业务。后续如果有新的动向,我们会第一时间同步消息。”该公司向记者表示。

7月以来,随着行业清退的加速,网贷平台纷纷奔赴转型大潮。目前来看,平台转型有两大方向,一个是网贷小贷,另一个是助贷。

其中,网络小贷作为一种创新型业务,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发放牌照,并报送监管部门批准。另一方面,今年以来,随着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加大管理力度,业务开展也遇层层阻力。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引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贷公司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提出,各级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贷公司,禁止新增批小贷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所以,目前多数平台的转型方向多向助贷领域倾斜。今年以来,部分互金平台的机构资金占比大幅提升,助贷业务成为新的业绩增长点。

和信贷发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显示,新增加的助贷业务发展强劲。数据显示,本季度净收入492万美元,环比上升18.6%,助贷业务表现势头良好,本季度该业务促成的借款金额约占总促成借款金额的20%,而早前的小额贷款的营收占整体营收的比例不到6%。

“助贷业务作为公司新的业务增长点,目前主要对接的是机构资金,已经合作的机构有渤海国际信托、昆明奥投和凤凰智信等。”和信贷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说。

上述人士进一步补充说,随着机构合作伙伴市场需求的增加,公司利用助贷业务与机构合作伙伴扩大合作,满足其对于小额、短期借款标的日益增长的需求,而此类借款也恰好与和信贷提供的高质量的小额借款标的高度匹配。

与此同时,和信贷创始人兼CEO安晓博也表示,对本季度和信贷在业务转型中取得的进展感到满意,并对助贷业务的未来充满信心,也预计助贷业务将会促进和信贷业务的全面增长。

机遇和挑战并存

另一方面,随着助贷业务的进一步发展,未来平台的主要竞争或集中在场景、流量、科技、风控、股东背景等综合实力方面,这也意味着像和信贷这样的头部平台的优势更大。

自去年以来,受到监管风向和市场需求等多因素助推,助贷一度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实际上,助贷并本身不是一个新的业务模式,指助贷机构不直接发放贷款,而是为借款人撮合匹配资金方。在这个过程中,持牌金融机构提供资金,助贷机构提供场景、数据、流量。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机构对合作的互金平台要求较高,一般银行对信贷产品收费要求不得超过年利率36%,这对很多互金平台的风控和运营要求较高,一旦坏账率或者运营成本控制不好,互金平台助贷业务就无法盈利。

“此外,贷后催收、负面舆情也是合作的金融机构比较关注的,一旦出现暴力催收或者负面舆情,金融机构可能随时终止合作。”王诗强补充说道。

以和信贷为例,作为国内少数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和信贷自成立以来即以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为基础,以平台风控和专业团队管理能力提供专业的线上借款及出借撮合服务,且目前和信贷已经完成了10亿元人民币注册资金实缴。

2019年初,监管部门发布《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 》,要求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而在网传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关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中,新增对出借人出借限额的规定,对于超过一定投资金额,同时还需要提供相关证明。

可以推测,监管层或将引导互联网金融平台转型助贷机构。对此,王诗强认为,互金平台可以申请或者收购互联网小贷或者融资担保公司牌照开展助贷或者联合放贷业务,有能力的机构也可以尝试入股持牌消费金融公司。

“相对而言,前者更容易获取,后者仅适合少量头部平台尝试,比较难以获取,且不能控股。此外,持牌开展助贷业务更受合作金融机构青睐。”王诗强坦言。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