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赎回永续债又遇食言 郑煤永续债变成“真永续”

作者:朱丹丹 单美琪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6-10 22:41:43

摘要: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半月前,公司曾发布一则关于“赎回2015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的公告。该公告说明“计划2020年6月11日即本期债券第5个付息日行使赎回权,全部赎回本期中期票据。”自此郑煤也被市场认为是继海航、吉林交投等之后,被“真永续”了的永续债。

赎回永续债又遇食言 郑煤永续债变成“真永续”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朱丹丹 单美琪 北京报道

曾对外公告将赎回“15郑煤MTN001”的郑煤突然变卦,又公告称不赎了?

近日,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郑煤”)发布一则关于“不行使2015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赎回权及重置票面利率的公告”。

根据公告,因受新冠疫情和国内煤炭市场下行等不稳定因素的影响,为避免未来不确定性因素对公司生产运营的不利影响,结合公司资金安排,本公司决定在2020年6月11日(即本期债券第5个付息日)不行使赎回权,债券票面利率在第6个计息年度至第10个计息年度按照《募集说明书》相关规则重置。

公开资料显示,公司于2015年6月10日发行了“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2015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简称“15郑煤MTN001”)。其中,该债券面值为100元,债券年限为5年,发行规模为20亿元,票面利率为7.5%,信用等级为AA-,到期日及兑付日均为2025年6月11日。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半月前,公司曾发布一则关于“赎回2015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的公告。该公告说明“计划2020年6月11日即本期债券第5个付息日行使赎回权,全部赎回本期中期票据。”自此郑煤也被市场认为是继海航、吉林交投等之后,被“真永续”了的永续债。

早在2018年,海航控股在上海清算所发布公告称,近期原油价格及美元汇率持续上涨,同时第四季度航空业步入淡季,为规避未来不确定性因素对公司生产运营的不利影响,公司决定不行使2015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的赎回权。

同样的,海航控股亦是在此一个月前才发布公告称,拟于2018年10月21日行使赎回权,全额赎回上述中期票据,随后关于该项赎回计划公司又呈现出截然相反的决议。

2019年9月9日,吉林交投发布公告称,结合吉林交投生产经营情况及资本安排,其计划在9月28日不行使“16 吉林交投MTN001”赎回权,并按照《募集说明书》相关约定重置该笔债券在第4个计息年度至第6个计息年度的票面利率。

记者了解到,吉林交投在连续两年半亏损和即使在“16 吉林交投MTN001”全部8家持有人要求赎回的前提下,还是拒绝在9月28日行使赎回权。同时根据发行条款,该期职权将在本月底重置债券票面利率。

业界认为,永续债是发行人付给较高的票面,换来允许计入权益的权利,从而实现表面降低财务杠杆或者满足某种要求的目的。但事实上,随着存续期内发行人经营或财务状况的恶化,永续债“有利于发行人,而不利于投资人的”特征越发明显。也就是说,发行人是否选择永续则取决于现有财务状况、再融资成本、永续的后果。

天眼查资料显示,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6年1月8日,经营范围包括煤炭生产等。1997年以所属部分企业组建郑州煤电股份有限公司并成功上市,成为中国煤炭行业第一股。

2002年9月,郑煤集团与中国信达、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组建为产权多元化公司,是河南省重点企业、全国规划的13个亿吨级大型煤炭基地豫西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企业500强,河南百强企业,改革开放三十年河南省功勋企业。

2015年开始,煤炭市场供需严重失衡,全行业陷入产能过剩阶段。“去产能”成为结构性改革任务之首。彼时,郑煤的主体评级被由从AA+下调到AA-,此后没有发过新债,存续只有本期永续债;2019年,该公司扭亏为盈之后又面临经营难题,出现大幅度亏损,基本面再度恶化。

“最近,有一些地区的煤企债市融资遇到了一些困难,市场对这些煤炭国企的看法出现了较大的分歧。”一位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综合来看,遇到困难的煤炭国企普遍存在母公司盈利能力弱,债务规模大,尤其是短债压力大,历史包袱沉重,严重依赖债券滚动融资等问题。一旦煤炭行业进入下行周期,投资人可能只剩下某些‘信仰’了。”

该分析人士还表示,尤其是在这轮信用违约潮之下,部分发行人发生了信用危机,甚至开始将市场上的一些规则抛之脑后。正如郑煤永续债的违约,可能会放大市场对该地区其它煤企的担忧,尤其是该省其它煤企的永续债,信用溢价可能会有所提升。针对上述内容,《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该公司采访未果,发送的提纲也没有得到回应。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