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摆脱螺蛳壳道场 阔气西博城难掩成都车展萧瑟

作者:孙斌 于建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12 13:15:58

摘要:如果没有2018-2019年的车市连续性销量衰退,相信9月初的西博城一定热闹许多。

摆脱螺蛳壳道场 阔气西博城难掩成都车展萧瑟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斌 于建平 成都 北京报道

“这条天府大道,咱们四川人敢说第一,全国人不敢说第二。”9月5日成都车展开展一早,一位滴滴快车师傅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双向八车道,厉害的是七八十公里都是直路,笔直的往前开,再往南就是我眉州老家了。”这位耿直的四川汉子一路边给记者摆“龙门阵”,一边比划成都高新区的刚落成的高楼,“上个礼拜,拉的一位北京小伙儿说成都走哪里都是老城,我说他这瓜娃子是没看到现代化的成都。“

今年的成都车展,会展组织方首次将场馆挪出了世纪城,成都南城出城20多公里的西部国际博览城,成为了此次车展的扎营地,就像当年上海车展由市区迁浦东,再由浦东迁虹桥,以及北京车展从静安庄搬到顺义天竺一样,展馆面积越来越大,以“卖车“闻名的成都车展第一次摆脱了螺蛳壳里做道场。

西南风向标遭遇车市滑坡

如果没有2018-2019年的车市连续性销量衰退,相信9月初的西博城一定热闹许多。

此前的上海车展、深港澳车展,已然让众多汽车从业者感受到了汽车零售业的丝丝寒气,尤其是深圳,《华夏时报》记者几个月前就目睹了某新能源车企销售公司老总早8点对员工喊话:“上午第一个成单的重赏“。这次成都车展的清晨,倒未再现霸气老总式喊话,可多数很早就进场的记者表示:”人流量看起来不及往常,忙活一个上午,下午本该来看展的人流明显偏少。“

而一样可以判断人流指标的是进场卖午餐家商家数量,由于此次成都车展设置了两翼的展厅布局,记者仅在中午就餐高峰期,看到了一侧的地下餐饮区有媒体展商人流穿梭,而在另一侧负一层餐饮区,一位德克士的员工抱着一台笔记本打盹,三三两两的红油抄手卖家则在互相打趣。

与其他车展不同,成都车展此前最大的特点是它的“展销会“体质,当年的车市火不火,看当地经销商的打折广告就能猜出八九,而这次诺大的两翼展区外,消失的是打横幅式的经销商打折广告,取而代之的是几个足球场大的试驾区,看到空无观众,大棚下闲着抽烟的销售代表,记者想到了一位马自达销售公司老总说的话:”马自达的灵魂是驾驭乐趣,消费者不开,他怎么知道我们的车好不好“,真不知道这位销售公司执行副总看到这般的场地试驾营销,心里作何想法。

在宝马展台活动结束后,《华夏时报》记者巧遇和助手独自出馆巡展的宝马(中国)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总裁刘智,刘智一边走一边打量身边蓝球场大小的一汽-大众大客户服务区,空旷的场地密密麻麻摆放着折叠椅,唯独没有人,顺着刘智的目光,记者觉察到他嘴边泛出了一丝不经意的苦笑,作为主要生产基地之一,成都毕竟也是一汽-大众的主场。

新势力的用户群在哪

其实,还是四川人更懂四川人,一位媒体日买票进场围看沃尔沃新款V60的观众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成都过去也以低端汽车消费为主,现在跑来看看中高端车,我的心里变化是十年前汶川地震开始的,人活了50多岁,总得想开点。“

这位天府中年人的感受,和在BBA展馆里逗留的很多四川人差不多,如果说这批潜在买主是成都“展销会“的忠实拥趸,那在原双流区田地上拔地而起的高新区里上班的各路IT人,则本该成为造车新势力重点关怀的对象。

可惜的是,伴随新能源补贴退坡,本该声势逼人的造车新势力选择了集体降本,悉数圈定了西博城N 10新能源馆。蔚来汽车动辄对标BBA的展馆投入换成了朴素的双排座,小鹏汽车即使加强了安保,依然再次遭遇车主维权,这两家交付量过万台的造车头部势力都没有选择更好的展位,本就不大的N 10馆里由于缺少了当家花旦,让人有点分不清主次。

在小鹏偏距展馆门口的展位 ,一位女车主身着正面书写“小鹏汽车质量差,反复修不好”背面书写“国家电网反复充,用不上“的广告衫,抗议车辆的品质问题。车展不久前,因为小鹏车主在国家电网充电桩充电遭遇大面积停摆,遭到车友投诉,很快小鹏汽车也作出回复,正与国家电网等相关公司沟通,以配合其进行软件迭代工作。

这些还只是造车新势力台面上的困扰,台下的处境更伤脑筋——宁德时代第一个对造车新势力们提出了要求,可以把动力电池卖给你们,不过对不起,需要先付款。原先对造车新势力非常友好的大陆汽车集团,也付款账期也开始变得谨小慎微。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接受自媒体《兽楼处》的采访时透露,“在汽车行业里面除了体力累、脑力累,还有一个心累”。他在上次520车主维权风波后大病一场。

与何小鹏处境相似的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近期则刻意降低了媒体曝光率,最近仅有的两次公开亮相,一次是在协助其创办易车的车圈好友吴迎秋携手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举办的新能源汽车大会,一次是上月的核心媒体沟通会,这次的N 10馆,媒体没能见证事必躬亲的李斌平易近人的笑容,但在车展当天,李斌宣布按1:1的投比,他和腾讯控股,各自认购了蔚来1亿美元的可转债,用于缓解蔚来汽车的资金饥渴。

成都车展前一周,威马CEO沈晖向全员发送了一封内部信,称将亲自兼任销售公司总经理,原销售总经理陆斌转任公司首席出行官。此举亦明确无误地表明了威马汽车对销量的焦虑。

记者依据上半年造车新势力提供的公开数据粗略统计,“主流”造车新势力前五名销量的总和,不如比亚迪一家车企的零头,比亚迪上半年的新能源汽车销量是14.6万辆。

成都如何把握展销平衡

有人说,成都车展的热闹是汽车市场的晴雨表,虽有夸大,但区域性动态市场的直接反应,确实恰如其份的展现了当下汽车生产制造商、流通商的面貌。

本届车展,作为主流车企之一的上汽通用,选择了江苏常州发布新车,而车展现场尽管展台布局、参展车型、总体格局均不弱于对手,其主要参展方则换成了成都周边地区的核心经销商团队,此前几届成都车展上上汽通用老总台上站台,经销商台下卖车的场景,这次成为了当地流通商的独舞。

一位久经车展的汽车媒体圈人士对《华夏时报》表示:“当下的成都车展,对许多厂家而言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他的这一心态,或许更多包含了其媒体圈人士所特有的立场,但从车企的实际响应热度看,确实是展馆大了,车企的本钱却越下越小了。

当下精打细算的不仅是车企,9月5日,庞大正式向法院申请重整,法院也受理了庞大的请求,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目前庞大的股票已经简称为ST庞大,且庞大的股票每日的涨跌不能超过5%。

曾经是国内的最大汽车经销商,巅峰时市值超过600亿元,但是自从2018年车市寒冬以后,庞大集团的销售业绩呈直线下滑,根据庞大2018年披露的财报显示,庞大2018年营收为420.34亿元,同比下滑40.37%,其净利润亏损61.55亿元,2018年就这样在亏损中度过。

成都车展的场内场外,显然都不平静。2019年下半程的中国车市,正如西博城展馆外当日的天空,阴雨寥落充满变数。

责任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