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宏观正文

《幼儿游泳早教机构鱼乐贝贝为何频现“跑路”?》后续:北京总部大门紧锁,公司账户被封,客服却称依然“可以加盟”

作者:陈岩鹏 崔笑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8-16 19:32:07

摘要: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鱼乐贝贝已收到16份开庭公告,106起法律诉讼,大部分属于特许经营合同纠纷,即与加盟商之间的官司。

《幼儿游泳早教机构鱼乐贝贝为何频现“跑路”?》后续:北京总部大门紧锁,公司账户被封,客服却称依然“可以加盟”

位于怀柔区怀北镇西庄村39号的乐鱼贝贝总部大门紧锁 崔笑天/摄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岩鹏 见习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

在北京市怀柔区怀北镇西庄村的一个偏僻的地方有一幢不起眼的二层房屋,常年大门紧闭,屋外也未有任何标识和招牌,若非门牌上写着“西庄村39号”,前来探访的人根本不会相信,这竟然就是北京鱼乐贝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鱼乐贝贝”)公司的注册地。

日前,本报刊发了鱼乐贝贝加盟商频繁跑路的事件,引起广泛关注。一位加盟商高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无奈地表示:“我把五万块加盟费转给了鱼乐贝贝,对方答应不做可以退还,有录音有证据,但现在这个钱却追不回来了。”

而高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多位加盟商表示,鱼乐贝贝要求他们不断向总部交钱,加盟店因此被拖垮后,总部却拒绝承担责任。并且,鱼乐贝贝在与加盟商沟通过程中,多次出现诱导、欺骗行为。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鱼乐贝贝已收到16份开庭公告,106起法律诉讼,大部分属于特许经营合同纠纷,即与加盟商之间的官司。

一位加盟商向本报记者透露,目前鱼乐贝贝法人张节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鱼乐贝贝账户已被查封,账上没有一分钱。但是,当《华夏时报》记者拨通鱼乐贝贝总部电话时,销售代表仍向记者保证“现在可以加盟”,打包价为25.6万元。

频频出现的欺骗行为

家住北京市亦庄区的高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18年6月,自己想加盟鱼乐贝贝,打电话咨询后,销售告知他近期有一项优惠活动,交纳20万元加盟费可以享受,后期不做可以全额退还,而当天是最后一天。

随后,高先生通过微信给鱼乐贝贝总部账户转账5万元,由于银行卡有转账上限,所以并未一次性把加盟费交齐,打算第二天补齐。但令他不解的是,鱼乐贝贝的销售居然从下午两点至凌晨四点,一直劝说他通过借钱、换别人银行卡等方式把这笔钱马上补上。

高先生察觉到不对劲,第二天一早便联系销售,表示自己不想加盟了,提出退款要求。而销售只回应了一句“定金不退”,便挂了电话,之后再也不回微信消息。

高先生气愤地表示:“我这钱不是定金,而是加盟费,鱼乐贝贝在混淆概念,并且我们之间的沟通都有录音为证。”他随即向鱼乐贝贝总部所在地怀柔区怀北镇派出所、自己所住地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博兴路派出所报案诈骗。

在怀北镇派出所的调解下,鱼乐贝贝法人张节明确承诺会给高先生全额退还这笔钱,但始终未履行。而对博兴路派出所,鱼乐贝贝公司则谎称自己收取这笔钱时签订了合同并开具了发票,因此不予退还。“可是这些都没有,无论是合同还是发票,”高先生说,“他们欺骗了派出所的办案人员。”

《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十六条指出,特许人要求被特许人在订立特许经营合同前支付费用的,应当以书面形式向被特许人说明该部分费用的用途以及退还的条件、方式。特许人违反该规定的,由商务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可以处1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并予以公告。2018年,北京鱼乐贝贝因违反上述第十六条的规定,被北京市商务委处以行政处罚罚款6000元。

同时,鱼乐贝贝还因未在每年第一季度将上一年度订立特许经营合同的情况向商务主管部门报告的行为,违反了《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被北京市商务委处以行政处罚罚款6000元。据相关人士透露,至今鱼乐贝贝也未缴纳这两笔罚款。

另一位加盟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自己在商铺还没定下来的前提下就与鱼乐贝贝签了合同,鱼乐贝贝表示商铺如果定不下来就可以退还加盟费,但当他去要求退还时,鱼乐贝贝又改口称帮他找个更好的商铺,他坚持退出,鱼乐贝贝用各种理由拖延了3年多后,现在告知该加盟商,要他走法律程序。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鱼乐贝贝已收到16份开庭公告,106起法律诉讼,大部分属于特许经营合同纠纷,即与加盟商之间的官司。

目前,高先生已经向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胜诉。据他说,法院现正在强制执行阶段,已经查封了鱼乐贝贝银行账户并把张节列入失信人名单,但账户上并没有钱,法院也联系不上张节,现在高先生只能主动寻找鱼乐贝贝的财产线索再提供给法院。

目前,法院计划拍卖鱼乐贝贝的品牌、商标等。

总部大门紧闭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4月,鱼乐贝贝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多位加盟商也表示,鱼乐贝贝的总部是一间民房,如今长期大门紧锁,根本没有人员办公。

该公司的注册地址为怀柔区怀北镇西庄村39号。在怀北镇派出所工作人员的协助下,8月15日,《华夏时报》记者实地探访了该总部。

村里的道路狭窄弯曲,绕了几圈后,记者才在一个极为偏僻的地方发现了一幢二层房屋,屋外未有任何鱼乐贝贝的标识、招牌,若非门牌上写着“西庄村39号”,前来探访的人不会相信这就是鱼乐贝贝公司的注册地。

附近村民告诉本报记者,这里常年大门紧锁,偶尔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来这里居住,他的女儿柳君是鱼乐贝贝公司的财务主管,而柳君的丈夫便是张节。

“怎么可能是个公司,这里一直都是那个老人自己住,”村民说,“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这里有办公人员进进出出。”

即便如此,鱼乐贝贝仍在开展特许经营业务。据相关人士透露,鱼乐贝贝的主要经营团队早已搬到了上海,在上海另建了一个“总部”,但常常有加盟商过去要求赔偿。

随后,记者拨打鱼乐贝贝总部电话,询问是否可以加盟,客服人员称可以。与记者联系的销售强调,鱼乐贝贝是北京一个非常老的大品牌,目前已经在北京开了400多家店。

据该销售叙述,加盟鱼乐贝贝不需要加盟费,而是需要支付系统使用、员工培训、装修图纸提供、品牌方案运营支持等费用,打包价是25.6万元。销售还告诉记者,目前每天鱼乐贝贝加盟店办卡数可以达到4.2-5.6张,并称开业第一天做活动销售额就能达到26万元左右,相当于回本了一大部分。

当记者表示想去总部沟通加盟事宜时,该销售称现在总部在上海市杨浦区,在北京已经没有招商部了。

依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八条的规定,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从事特许经营活动的,应当向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商务主管部门备案;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从事特许经营活动的,应当向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备案。据商务委工作人员查询,鱼乐贝贝目前只在北京市商务委进行了备案,因此,在上海进行的特许经营活动属于违规。

一位前加盟商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开一家店首先要付一笔加盟费,还要付一笔设备费,自己还要出门店租金和装修费,这4笔费用基本在50万以上了。鱼乐贝贝每年还需要收5000元到1万元的保证金。此前保证过1公里直径内只有一家店,可是现在1公里直径内的店越来越多,一个店一个月基本开销10万,还要给员工提成,已经是没钱进账了,继续做下去只有继续亏损。而当你做不下去时,鱼乐贝贝只会和你解约,最后加盟商和充钱的会员都是受害者。

8月6日中午,《华夏时报》记者拨通了鱼乐贝贝总部电话,希望就相关问题进行采访。一位员工表示,总部当天下午会回电解答记者问题,并记下了记者的联系方式。然而截止发稿,记者并未收到任何回应。

据《华夏时报》记者查询,自今年以来,鱼乐贝贝加盟店密集爆出闭店、老板跑路等负面消息,仅北京一地,就有9家加盟店关门,波及近千名消费者,上百万卡费下落不明。有消费者曾拨打鱼乐贝贝总部电话讨要说法,总部表示,属于加盟店行为,他们没有任何责任。

官网显示,鱼乐贝贝于2012年开始全国招商加盟,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鱼乐贝贝经营管理模式,利用信息管理平台,远程管理门店经营中每一个细节。短短两年时间,在北京市朝阳区、通州区、丰台区、大兴区、怀柔区、顺义区、房山区、昌平区、外埠的广东、福建、内蒙古、黑龙江、吉林市、辽宁、河北、山西、山东、甘肃等地开设了2000多家门店。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