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美兰机场回应“违约”称资金尚在筹备 信用利差走阔下的企业“债荒”

作者:单美琪 朱丹丹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7-17 21:59:16

摘要:近日,有媒体报道的“美兰机场‘16美兰01’即将到期,欲展期一年缓解兑付压力”一事引起市场注意。

美兰机场回应“违约”称资金尚在筹备 信用利差走阔下的企业“债荒”

见习记者 单美琪 记者 朱丹丹 北京报道

近日,有媒体报道的“美兰机场‘16美兰01’即将到期,欲展期一年缓解兑付压力”一事引起市场注意。

7月16日,《华夏时报》记者进一步致电求证,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有限责任公司内部对外联络人士表示,目前资金正在筹备当中,还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美兰机场:目前资金正在筹备当中

近日,有媒体报道美兰机场“16美兰01”即将到期,欲展期一年,缓解兑付压力。报道称,某机构持有人对其透露,“发行人方面称已针对本次债券兑付成立专项小组,但是兑付仍存在困难,希望我们签署展期协议,给他们宽限一年的时间兑付来缓解压力。”

7月16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有限责任公司,对上述事件进一步求证,该公司内部对外联络人士对记者表示:“已从财务部获取准确消息,发行的‘16美兰01’将于7月29日到期,目前资金正在筹备当中,还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财务有透露说,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到时候公司会拟发公告说明。”

公开资料显示,“16美兰01”于2016年发行,发行规模14亿元,票面利率6.8%,期限为3年,将在今年7月29日到期。同时,截至7月15日,美兰机场尚有6只债券存续,其中将在2019年年内到期的有“16美兰01”、“16美兰02”、“18美兰机场SCP001”、“19美兰机场SCP001”4只,合计48亿元。

事实上,去年8月,美兰机场因发行的“17美兰机场SCP002”就曾因技术性违约而构成违约实质。

资料显示,“17美兰机场SCP002”发行规模10亿元,票面利率7.3%,期限270天,由农业银行主承,但在2018年8月24日本该还本付息日违约。8月27日,上清所公告称未在付息当日收到兑付资金,不过美兰机场随后称,该期债券本金由于大额系统关闭原因,未能转至相应账户,但截止大额支付系统关闭前,利息已经支付。

东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宫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公开财务报表显示,2018年美兰机场主营业务及营收仍有所扩张,但投资出现较大额损失方向变动。另外,企业融资能力出现下滑,杠杆被动攀升,对企业还款能力形成冲击。

宫飞分析指出,在投资损失方面,该公司2018年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8.48亿元,金额巨大。杠杆能力方面,资产方,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及金融理财项目112.2亿元,由流动资产转入非流动资产,资产流动性下降;权益方,79.5亿元永续债融资工具赎回,新增80亿信用贷款替换;负债方,短期借款翻翻,增幅约11亿元,另外将有76.8亿元的应付企业债券将在2019年集中到期,形成到期高峰。

“综合来看,该公司资产流动性变差的同时,债券集中到期,新增借款中80亿为信用借款,2018年公司杠杆稳定性显著趋弱。”宫飞说道。

企业违约或加剧发债“失约”

另一方面,记者还注意到,自2017年以来,企业发债意愿明显有所降低,今年以来,多数企业债先后“失约”。有数据统计,今年年初至7月2日,225只企业债取消或推迟发行,6月份也有大规模的取消。

目前市场已经进入了降息的大的环境中,利率相对比较持稳,为央行接下来的操作带来很大的空间,资金面处于稳定偏宽松的状态,回购利率以及银行间利率也都处于相对低的位置。也就是说,当前资金面非常宽松,企业好像并缺钱,为什么企业的发债意愿有所减弱呢?

对此,宫飞分析说,“一方面,我国宏观经济目前依然处在下行通道之中,企业的还款能力普遍受到的压力,特别是前期杠杆经营较为激进的企业;另一方面,我国当前信用债券违约个例带来的示范效应使得信用利差走阔,商业银行贷款也趋于回避风险,金融顺周期性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企业债务问题。”

事实上,从2017年至2018年下半年,企业违约的情况急剧上升,虽然2019年所缓和,违约密集度有所减缓,但是企业违约的数量还是相对较高。记者发注意到,仅7月15日当天有4只债券发生违约,分别为中城建的“15中城建MTN001”、精功集团的“18精功SCP003”、胜通集团的“17胜通MTN001”以及康得新的“17康得新MTN002”。在上述4家企业全部为民营企业,且2家为化工产业。

其中,胜通集团、康得新、中城建均是已违约主体的后续债券违约,而精功集团是2019年下半年来新增的违约主体,旗下的超短融资券“18精功SCP003”15日未能如期偿付本息10.5亿元。

彼时,精功集团表示,正通过多种途径积极筹措资金,并加强自身经营,保障后续债务到期偿付。7月17,上清所发布消息,精功集团未能清偿到期债务合计约21.1亿元。

针对以上,宫飞指出,杠杆经营是企业经营本质,一边是企业的负债成本,另一边则是企业经营利润,因此企业信用问题要结合企业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来看。企业的还款能力也就是企业的经营能力,要结合当前企业所处的债务周期来看。

一位资深债券从业人员对记者表示,由于当前形势比较复杂的,特别是“包商银行”事件出来之后,其影响已经从工商类的企业蔓延到金融机构。

在其看来,当前正处于利率分化特别明显的阶段,且形势未有较为明显的缓解,所以评级低的企业在这个节点发债的话会面临融资成本特别高。“考虑到发债的话,企业会去衡量自身能不能承受得起这样高的融资成本。”上述人员如是说道。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