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安徽洪水直击:水位缓退风险仍存 水情大于灾情

作者:刘诗萌 崔笑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31 14:40:07

摘要:7月底,《华夏时报》记者在安徽省巢湖、滁州等地实地采访时,多次看到这样的场面。过去两周,面临着长江、巢湖、淮河防汛“三线作战”的安徽省,经历了汛期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安徽洪水直击:水位缓退风险仍存  水情大于灾情

图为被洪水淹没的连河村,李晓东摄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诗萌 崔笑天 滁州、巢湖报道

沉沉的天色下,涌上来的河水淹没了楼房,淹没了田亩,把行车的道路变成了湖泊沼泽。路边的乡村小道也积了水,黑压压的蚊子在水边一团团飞舞着,无家可归的狗在路上踱步……

7月底,《华夏时报》记者在安徽省巢湖、滁州等地实地采访时,多次看到这样的场面。过去两周,面临着长江、巢湖、淮河防汛“三线作战”的安徽省,经历了汛期以来最严峻的考验。水利部通报显示,长江干流安徽段7月7日全线超警戒水位,淮河干流王家坝站7月17日超警戒水位,巢湖中庙站6月26日超警戒水位,其中最长的已经持续超过1个月的时间。

好消息是,目前水情已有所减弱。截止30日,长江、淮河主要控制站全部退至保证水位以下,巢湖虽仍超历史洪水位,也有高位缓退迹象。根据应急管理部官方微博,国家防总根据《国家防汛抗旱应急预案》有关规定,决定于30日16时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调整至Ⅲ级。不过此前一天,国家防办、应急管理部召开会商时决定,继续维持长江、淮河防汛Ⅱ级应急响应,要求沿江沿淮有关地区继续加强巡查防守,严格检查重要堤防和涵闸隐患风险。

三线作战,淮河最险

历史上,安徽因拥有长江、淮河两大流域而一直饱受水患困扰,而今年梅雨季的雨量更超出往常。根据安徽省气象局消息,6月2日至7月26日20时,安徽省平均降水量816毫米,为1961年以来同期最多。其中,合肥市自6月10日入梅以来至7月29日20时,全市平均降雨量847毫米,为常年的3.43倍,突破了有完整气象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

长江流域方面,从7月5日起,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持续上涨,安徽菜子湖水位就已超警。随后,在短时间强降雨的侵袭下,长江干流安徽段出现了全线超警的情况。安徽省内,滁河干流在18日达到保证水位13.5米,当日22时,安徽省经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同意后启用了国家蓄滞洪区荒草二圩、三圩进行分洪。

所谓“蓄滞洪区”,就是在洪水来袭时用来宣泄、分泄、储存、短期阻滞洪水的区域。作为唯一一个拥有长江和淮河两大流域的省,在2010年公布的《国家蓄滞洪区修订名录》规定的98个蓄滞洪区中,安徽一个省就占据了18个。截至30日,安徽省已启用了其中的11个。

相比有三峡大坝进行调蓄的长江流域,淮河流域更让人担心。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安徽省政府原副秘书长韦伟对《华夏时报》记者解释,淮河流域生态较为脆弱。黄河夺淮之后,淮河入海无路入江不畅,使这个曾经繁荣富足的地方水灾频发。从地理地貌上看,淮河安徽段呈“倒U型”,王家坝闸以上至淮河源头河南省的桐柏山为淮河上游,落差达178米,占淮河总落差200米的90%,只要上游一降暴雨,水就迅速流到安徽。而淮河下游江苏的洪泽湖由于湖底淤积,水面抬高,导致淮河流水不畅,安徽比河南和江苏更易受到洪水的侵袭。

7月20日,随着雨带北移至淮河流域,淮河干流王家坝段超出保证水位29.31米,淮河王家坝段到正阳关段全线超警,国家防总决定王家坝闸开闸蓄洪,启用蒙洼蓄洪区。这是王家坝闸第16次开闸蓄洪,其水位已经超过2007年上一次开闸时的蓄洪水位。不过到30日,王家坝站水位已降至警戒水位27.21米以下。

安徽省境内,巢湖流域水情同样紧急。巢湖由合肥、巢湖、肥东、肥西、庐江二市三县环抱,虽是长江中下游五大淡水湖之一,但其主要支流发源于大别山区,雨水多汇入巢湖,由巢入江的通路却只有裕溪河一条。合肥水文水资源局局长曾青松日前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巢湖水情形势严峻的重要原因就是长江洪水与巢湖洪水遭遇,造成巢湖对江外排不畅,大量的超标准洪水囤积在巢湖及周边圩区。27日下午,一直承担“引江入巢”任务的兆河闸首次开闸分洪,实现“分巢入江”。

水情大过灾情

不过,与1998年、2008年长江流域曾经面临的险情相比,此次洪灾虽然持续的时间更长、水情更大,但造成的损失并未超过以往。

据应急管理部统计,截至7月28日,主汛期以来,洪涝灾害造成江西、安徽、湖北等27省(区、市)5481.1万人次受灾,158人死亡失踪,376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4.1万间房屋倒塌,36.8万间不同程度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5283.3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1444.3亿元。而1998年特大洪水当中,全国受灾面积达2578万公顷,受灾人口2.3亿人,死亡人口3656人,倒塌房屋566万间,各地申报的直接经济损失达到2484亿元。

“现在看来,今年的水情要超过1998年,但目前见到报道的损失要比1998年少得多。”韦伟表示,1998年时防汛主要靠经验和人拉肩扛,现在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物力的丰富,特别是大数据、网络的运用,初步达到精准施策,精准治水,减少行蓄洪区的启用,安全撤离群众。

安徽省滁州市南谯区水利局局长、滁河防汛副指挥徐德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08年8月因台风“凤凰”减弱为热带低气压短时间内形成暴雨,南谯区受灾严重,当时作为一线防汛人员的他,和同事一起几天内堵住了上千个溃口。相比之下,今年洪水虽然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较大,但当地防汛指挥部门一直密切关注险情,安排专人值守,每天发现漏洞、溃口后都及时处理。加之过去十几年间滁河大堤多次加固,此次并没有出现重大险情。

据央视新闻,应急管理部救灾和物资保障司副司长杨晓东表示,汛期灾情数据呈现“两升三降”,即受灾人次、紧急转移安置人次上升,因灾死亡失踪人数、倒塌房屋数量、直接经济损失下降。他认为,今年的洪涝灾害确实重、影响面广,但防汛抗洪抢险、防灾减灾救灾成效显著。应急管理部调派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近11.5万人次,奋战在抗洪抢险救灾第一线,会同广大基层干部和解放军、武警、民兵等力量帮助地方抢救、转移了大量受威胁群众,保护了人民生命安全,有效减少了因灾死亡失踪情况。

数据来源:天眼查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