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西博城前摆龙门 年内首个A级车展成都如何定调2020车市?

作者:孙斌 于建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30 14:42:54

摘要:7月的西博城此时不仅仅展示的是一次地方车展,更为重要的是,是体现了成都“晋升”中国第四大城市时所发散出的经济复苏气息。

西博城前摆龙门 年内首个A级车展成都如何定调2020车市?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斌 于建平 成都摄影报道

2020年的一场疫情,导致北京车展暂时缺席,7月底的成都车展实至名归成为中国汽车市场本年度首个A级车展。

在各大城市通过二维码审核进入的当下,九眼桥,玉林路已不再是外来汽车人入蓉的首选,取而代之的是成都南城出城20多公里的西部国际博览城。从世纪城搬来高新区,成都车展的二次露面历时一年,西博城门口的通州路,广州路修的比北京的新展馆天竺路面宽好几个车道,与此同时,成都高新南区的房价也早已冲破了2万的区间。

房市,车市,作为地方经济发展面的两大衡量体系,互为倚重。7月的西博城此时不仅仅展示的是一次地方车展,更为重要的是,是体现了成都“晋升”中国第四大城市时所发散出的经济复苏气息。

谁更重视成都

评价一届车展的含金量,最重要的是首发车数量与参展规模。

成都车展搬入新展馆的第二个年头,《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一串数字,很能说明当下车企复苏的不易。

从成都车展多项关键数据看,首发车型69款,其中全球首发新车16款,中国首发新车26款,而一年前,这三个数字分别是80、28、41。从参展品牌看,本届共77个,参展车辆近1500辆,展出规模16万平方米,2019年的对比数据是参展品牌130个,展出车辆1600余辆,展会总规模20万平方米。

这还是在“透支”一部分原定北京车展首发新车的情况下所取得的。考虑到今年所剩时间不多,部分车企决定将重量级产品提前放在成都车展上发布,但从总量可以看出,历经了持续半年多疫情考验后,国际车企的产品转化速度明显是放慢了,供应链的完整性确实左右了国际大鳄们的中国市场准入速度,据很多现场媒体表示,部分日系车企本届车展几乎是无新车展示状态。

“现在车市还在恢复元气,企业的预算收紧,很多能不参展的就选择不参展;而在新车的传播节奏上,考虑到接下来的北京车展,车企量力为出基本走的都是畅销款车型,而你们所认为的首发车减少很多是概念车缺席的缘故。”一位相关车企品牌部人士在回应时称,多数企业参展成都,考量指标是卖车这个大前提没有变化

一方面是部分车企的量力为出,一方面是头部品牌传播势头丝毫不减。今年疫情下仍保持增长的一线豪华品牌宝马,再次以3210平米的巨型展位位列本届车展展位榜首;奥迪首次以3000平米的超大展位亮相成都国际车展;梅赛德斯-奔驰在近3000平米的展位上,全国首发上市CLA/CLA猎装版、全新GLA等7款全新车型。

除此外,吉利,长城,比亚迪这样国内的销量大户也纷纷在车展上打亲民牌,部分自主品牌的综合优惠达到25000元,甚至个别车型可享受33000元的综合购车优惠。2019年,国内汽车市场整体下行,而同期四川省汽车零售额突破2073亿元,同比仍增长4.8%。在上半年车市遭受疫情冲击大幅下滑之后,国内参展的自主车企的基本意图还是要借首场A级车展来提振销量。

新能源车企大浪淘沙

见证半数车企的积聚效应同时,本届车展新能源参展车企加上特斯拉仅有7家,国内去年参展的造车新势力天际、前途等纷纷缺席,仅有赛力斯、Polestar、蔚来、小鹏、威马、爱驰6家前来参展。

即使是刚获得六家银行共计104亿元人民币的综合授信的蔚来,完成5亿美元C+轮的小鹏,此次车展的参展规模与往年相比都不算大。除了蔚来此次发布了对标model Y的EC6,小鹏汽车发布了智能SUV G3的进阶版G3i系列车型以及智能化新零售运营体系外,其余参展的新势力在车展上并,未有太多的动作,仅有全球研发总部设在成都的威马对外展示了EX5-Z和威马EX6 Plus相关车型及移动储能概念。

2020年这个特殊的年份,带来的不仅是疫情下的供应链问题,对于相当一部分中国造车新势力而言,今年是资金,运营的生死之年。要么活着,要么死亡,这种问题尖锐地摆在一大批造车新势力面前。除了资金储备造成新势力阵营两极分化外,特斯拉国产化的深入,也让造车新势力们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被挤压。

值得注意的是,与这次普遍萎缩的新能源车企相比,众多国内自主品牌如比亚迪,吉利,长城在内,都很注重吸取此前造车新势力在车展现场的打法,平台架构切割展示,互动平台导入,销售前线讲解,这些本应是造车新势力擅长的项目,被国内自主车企耍的风声水起,反倒是部分造车新势力走了个过场,产品发布越来越像传统车企。

保供给就是保人气

造车新势力丢了份锐气,自主品牌多了个主意,中国汽车市场的现实证明了两件事——第一,造车花本钱,第二,供给端萎缩同样会导致市场需求下降或转移。

2019年部分地区提前实施国五切换国六,导致部分企业休克,一批满足低端消费需求的产品断供,一部分低端消费者升级了,另外一部分低端消费者买不起中高端产品放弃了。成都车展期间,某本土高端品牌负责人谈到本品牌上半年市场表现不佳的原因,不经意间说了一句:“没有新车怎么跟对手竞争?”这同样反映出一个事实,你没有提供有效供给,用户自然会选择别人。

供给可以创造需求,那么在淘汰大潮冲垮了半数车企之后,“保供给”就显得愈发重要。业内人士都清楚汽车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但“支柱”该怎么理解?以成都车展为例,77个品牌能来参展,就能带动上游千家供应商,下游万家经销商,数不清的布展公司,公关、广告公司和媒体正常运营。在国家以“六保”促“六稳”的政策精神下,汽车发挥了功不可没的作用,这是对“支柱”这个词的最有力的诠释。

这届成都车展,很少听说媒体,车企像去年一样抱怨展馆距离市区太远,配套设施不够健全……难道这些问题全部解决了吗?既然并非如此,那原因是什么?根本还在于疫情开始受到控制后,参展为汽车产业人创造了难得的见面交流的机会。虽然经历着核酸检测、多次扫码等繁琐的程序,但是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因为工作终于回归正轨了,这才是中国第四城的第一个A级车展给予中国汽车产业的复苏价值。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和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