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庐江县打响同大圩保卫战:十几个村庄撤空 连河村一片汪洋

作者:崔笑天 刘诗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27 07:21:57

摘要:村里的人都去躲洪水了。这个决定相当明智,村民撤离完毕的第二天,随着巢湖中庙站水位升至百年一遇,石大圩出现50米决口,白石天河河水汹涌而出,以每秒700立方米的速度淹没圩堤内村庄。如今站在河上的白山大桥向西眺望,已分不清哪里是白石天河,哪里是河边的村庄。目之所及,一片汪洋。

庐江县打响同大圩保卫战:十几个村庄撤空 连河村一片汪洋

同大镇地图,以中间小南河为分界,上部分边界属于同大圩,下部分边界属于石大圩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崔笑天 刘诗萌 庐江摄影报道

因为洪水,安徽省庐江县的同大镇,笼罩在一片寂静里。这并不寻常。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正是同大镇的热闹时节,也是镇里的农业支柱产业——葡萄的成熟季节。但如今,累累葡萄垂在架子上无人采摘,葡萄藤叶子开始发黄。连日降下的雨水蓄满田地,淹没葡萄根部。

村里的人都去躲洪水了。由于巢湖水位持续上涨,镇政府通知村民紧急撤离,至7月21日,十几个村庄的村民已经基本离开。事实上,这个决定相当明智,村民撤离完毕的第二天,随着巢湖中庙站水位升至百年一遇,石大圩出现50米决口,白石天河河水汹涌而出,以每秒700立方米的速度淹没圩堤内村庄。如今站在河上的白山大桥向西眺望,已分不清哪里是白石天河,哪里是河边的村庄。目之所及,一片汪洋。

石大圩已破,导致同大镇东南侧的三个村庄被水淹没,虽然北部的十几个村庄未受到太大影响,不过镇政府担心的是同大圩是否会破圩。同大镇位于两条巢湖支流间,南侧是白石天河,以及阻挡河水的石大圩与部分同大圩,北侧是杭埠河与同大圩。相比于石大圩,同大圩更长也更重要。一位县政府人员告诉记者,同大圩是巢湖最大的一个圩,“绝对不能破,破圩了几万亩稻田、十几个村庄都会被淹。”

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


目前,庐江县政府正在加班加点赶制紧急预案。庐江县副县长孙民表示,杭埠河段的同大圩基本不会有什么风险,堤坝很高很宽,相对薄弱的是白石天河段的同大圩。不过,政府已经调动了一切力量,一辆辆解放军、民兵、消防与民间救援人员的车辆迅速开进同大镇,驻守在各个点上做好两手准备——既在日夜加固堤坝,也在筹备一旦破圩,村庄内的搜救工作。而7月25-28日的降雨量,将成为是否破圩的关键。

7月24日,雨已经断断续续下了一天,同大镇的各个村庄内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在同大镇新河村,每一间房屋都贴着“同大镇人民政府封”的粉红色封条,已经断水断电。路上几无人迹,时而有六七辆卡车风尘仆仆,拉着满车石块前往堤坝。新河村村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村里的常住人口在1700人左右,本来有3000多人,但是大部分人都在外工作很少回来。村委会20日发了撤离通知,第二天已经基本没人了。

空的村庄,成了动物的天堂,一只咖啡色的野兔匆匆而过,村民来不及带走的鸡在田垄间漫步啄食,一列鸭子摇摇摆摆穿过道路,无主的狗成群奔走吠叫。

2.jpg

空无一人的新河村街道

不过,也有一些村民迟迟不愿走,或者偷偷返回。他们不舍得离开自己的田地与房子,看到水没有涨起来就固执地要回来搬东西。一位老人缓缓骑着三轮车经过,车里放着一个绿色的水桶,被路过的村委会工作人员看到并劝离。

与村庄内的四下寂静相比,新河村村委会十分喧闹。庐江县政府与村里的工作人员已经守在这里几天了,他们不断接打手机,汇报工作、安排事情,神色匆匆。由于村里已经统一断水断电,有人搬来一个小型发电机,伴随着隆隆的启动声音——室内的灯亮了。

令庐江县政府如临大敌的是今明两天的降雨天气。如果一旦出现强降雨,他们需要确保同大圩的安全。孙民表示,白石天河段的同大圩一旦破圩,将淹没三分之一的同大镇,“这里要死保。面积太大、人员太多,绝对不能出事!”所以,现在一方面,大批解放军官兵在南闸村冒雨进行抢险加固,另一方面,县里请来大批民间救援力量,与消防一起待命,以防突然破圩。孙民计划召集200-250艘救援艇,在同大镇三个点上布置救援力量,一处在庆复禅寺,一处在黄道中学,一处在修德小学。

实际上,县政府为了撤离群众已经调动了300多人,干了整整三天。不过中途回去的村民、躲在房间里面的村民让他们很头痛,也是极大的安全隐患。所以出于对人民负责任的态度,县政府要尽最大努力确保他们的生命安全。

迅速集结的救援力量

7月24日中午,中国民间公益紧急救援机构——蓝天救援安徽省品牌督导官徐峰接到当地应急管理局的电话,要求尽快召集队员来到新河村待命。在短短一天的时间内,蓝天救援队的50多支队伍、400余人赶赴到这里,并带来了100余条救援艇。其中,安徽本地的队伍占了近一半,此外,还有队伍连夜从江苏、江西、湖南、湖北、河南、浙江赶来,跨越几百公里。发出召集消息后,徐峰的手机几乎每隔三分钟就要接一个电话,有的是希望能来支援的各地队伍,也有不少需要指挥与协调的信息。

救援队接到的具体任务是,一旦发生破圩等险情,要将十几个村庄中未撤离的居民救出。当洪水汹涌来临,村民会爬上屋顶呼救,他们的亲人也会拨打电话,告知所在位置求援。所以,救援队需要划分各自的搜救区域,一点点进行网格化搜索。

蓝天救援队作为一支民间专业的救援队伍,一直以来,其任务跟政府的任务间存在分工,政府主要做预防、预案,做堤坝防护。蓝天救援队则作为一种政府应急救援的辅助力量补充进来,相当于救火队,以少而精的专业力量,帮政府分忧,为百姓解难。

蓝天救援队的400余人驻扎在同大镇上的修德小学,三层教学楼的每间教室已经住满,徐峰在这里搭建了前方指挥部。这里已经停水停电多日,没有照明的灯光,也没有热水与充足的被褥,蚊子成群结队往人身上扑。刚到的第一晚,一部分队员在教室里打起地铺,或者在走廊里支起帐篷,还有一部分睡在装备车上,而雨下了一夜。

7月25日是个晴天,多少让如临大敌的防汛人员们松了一口气。县政府安排专人过来接通了电,也供给了水,不出意外的话,救援队将在这里待命3-4天。当天,徐峰为各支队伍布置了巡逻工作,队员们分散到附近各村的每一条路上,寻找是否有未撤离的村民,对其进行劝离,并标记位置重点关注。

实际上,村民偷偷跑回来的情况并不罕见,记者看见一部分房屋门上贴的封条已被毁损。他们心疼地里未采摘的葡萄,惦记着家养的鸡鸭,看到天气放晴,尚没有水漫进村里,道路畅通无阻,就觉得安全了。在永安村,巡逻的江阴市蓝天救援队就发现两名村民,他们进行了劝离。

3.jpg

图为蓝天救援队队员正在劝离村民,江阴市蓝天救援队供图

在同大镇北面,杭埠河一侧的堤坝又高又宽,这里相对安全。很多村民都将家里的大件家具、电器搬运上堤坝,严严实实地包裹、遮盖起来,以防被洪水淹掉。老人们搬着小板凳,坐在自家的家具旁,望着远处的河水与来往的工程车辆,沉默不语。

4 (2).jpg

图为村民搬上堤坝的家当,右侧为杭埠河

顺着道路往前,在白山大桥上,一位同大圩的村民牵着两个小女孩,她盯着远处淹没村庄的洪水,又回望自己村庄的方向,久久不语。她家种的二十多亩葡萄已经泡在水中有一段日子了,一年的收成没有了。小女孩一个七岁一个八岁,打扮得像双胞胎,在桥上蹦蹦跳跳,尚不能理解家人的愁绪。她们正好是将上学的年纪,不过看汛情,开学时间或将受到影响。“现在哪有工夫为她们上学担心?我们的家都没了!”村民说。

被淹没的村庄

如今,同大圩处的十几个村庄还在屏息静侯,而石大圩破圩处的三个村庄早已是一片汪洋。且白石天河河水还在上涨,漫溢向更远处。

7月22日破圩当天,白石天河河水从50米的决口汹涌而出,以每秒700立方米的速度淹没连河村。村内道路迅速被水淹没,房屋变成一个个“孤岛”,未撤离的村民出不来,只能等待救援。据现场的救援队员描述,当天连河村水深的地方已经达到3米多,第二天暴涨到8米多深。村里的学校已经被水淹没只剩屋顶,远处洪水看不见尽头。

5.jpg

图为被洪水淹没的连河村,李晓东摄

水来的太急了,淹没村民的稻田、葡萄藤与鱼塘。他们来不及救出家里的大件电器,也没来得及收拾东西,有的人心疼,抓着养的两只鸡上了艇,有人带上了家里的狗。“损失算不过来,没法算!”连河村村民吴秀莲(化名)告诉记者,家里的三四亩水稻,五六亩鱼塘与五六十只鸡鸭,都消失在洪水中,淹没在水面之下。

吴秀莲与老伴儿在亲戚家住了几个晚上,白天依旧在离连河村最近的岸边徘徊,望着奔走的村书记和短暂歇口气的消防员,想向他们打听几句村里的新情况。

5 (2).jpg

图为带着家里的鸡一起撤离的村民,李晓东摄

据庐江县减灾救灾委员会介绍,7月份以来,庐江县出现持续性强降雨,截至7月25日8时,全县各地累计发生险情近370多处,其中堤防险情340多处、水库险情1处,山洪灾害等其他险情29处。累计漫溢111个圩口,千亩以上圩口33个,千亩以下圩口78个。淹没农田15万多亩,受灾农田55.2万亩。截至目前,庐江受灾人口13.8万人,紧急转移安置人口3万人,临时安置点集中安置3863人。据气象部门预报,近期仍将有降雨可能,庐江县洪涝灾害的程度和范围仍有继续加大的可能性。

实际上,庐江县只是安徽洪灾的一个注脚。这一个月以来,安徽多地汛情严重,7月24日,安徽省水文局继续发布洪水红色预警:淮河干流、长江干流全线超警,请沿岸单位、居民注意防范。据安徽省应急管理厅消息,截至23日18时,持续强降雨已致安徽700余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逾290亿元人民币。

7月23日,在连河村的救援现场,记者遇到了赶来支援的淮北市蓝天救援队队长,他刚刚从六安市固镇镇转战这里,脸上汗水混杂着连续救援的疲累。固镇镇是另外一个重要的救灾现场。四天前,附近河堤溃坝,将镇子淹没,至少一万名当地居民被围困水中。他向记者回忆并描述了救援情形。“那时水涨得很快、很危险。镇里每一个十字路口的水流都十分湍急,我们的救援艇寸步难行,水一开始到腰部,后来没到胸口,还有更深的地方,我们就打了保护绳,船通过的时候就抓住绳子。但是也很难走。”

当时,队长的一条救援艇被急流冲刷得将翻船,一船人生死一线。幸亏一名队员出于本能,迅速抓住身边的一个固定物,短暂阻挡了一下,为艇的调整抢出了宝贵时间。“那名队员的手都被割破了,缝了7针,但现在还转战到连河村救援,没有撤退。”他说。

固镇镇属于城镇,电线、房屋密集,相比于有大片农田的农村,每一个路口都水流湍急很难绕开,进出也十分困难,淮北市蓝天救援队从20日下午至22日早上,总共救出110多人。

安徽为何水患严重?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安徽省政府原副秘书长韦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安徽是全国唯一两条大江大河横贯东西的省份,南面长江安徽段416公里,号称800里皖江,北面淮河安徽段430公里,历史上安徽水患就比较频繁,过去全省每年将近有4个月都在防止水患的侵扰。而今年7月中旬以来,淮河流域出现汛情,长江干流全线超警。因此,安徽防汛抗洪面临“两线作战”局面。

不过,安徽省蓝天救援指挥中心告诉本报记者,从救援角度来看,这次水情很严重,但由于政府准备充分,灾情相对较轻。“我们在2016年桐城救援时,有大量的人员需要转移,比现在要急迫得多。水来了,人都还在里面,要抢时间救援。而现在水还没到,绝大多数的人已经撤离了,基本上遭受的是部分财产损失而非生命损失。”

但安徽省蓝天救援指挥中心表示,这次的一大特点是全省范围连续性救灾。“这边弄好了,那边又起来了。所以我们调动上就很疲劳,要连续、分散作战。我们的人员跟着水情跑,来回机动,有的时候机动距离达到四五百公里。”从地理范围上来看,安徽省蓝天救援队的调度由南向北,由东向西,走了一个反C型。由东南的宣城、黄山、安庆、六安开始,现在是淮河中下游的滁州地区,这两天凤阳、明光也处于战备状态。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