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连河村惊魂30小时:安徽庐江县石大圩决口,洪水涨到8米,房屋只现屋顶

作者:刘诗萌 崔笑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24 20:00:02

摘要:23日下午13时,《华夏时报》记者来到了正在进行搜救工作的连河村。合肥蓝天救援队队长苏琴告诉记者,过去近30个小时内,村里的水位从她赶来救援时最高3米左右水深已经涨到8米,而且仍然没有停止上涨。

连河村惊魂30小时:安徽庐江县石大圩决口,洪水涨到8米,房屋只现屋顶

7月22日,航拍连河村受灾情况 李晓东摄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诗萌 崔笑天 庐江摄影报道

7月22日清晨,家住在安徽庐江县白石天河畔连河村的62岁老人范其财如往常一样醒来。没有手机的他,并不知道当时村里的大部分人已经离开了。前一天下午,该村所在的同大镇通知,白石天河大堤面临漫堤、溃坝危险,要求村民紧急撤离。

8点40分左右,距离村庄三四公里的地方,白石天河石大圩连河段骤然发生决口。咆哮的洪水吞噬了5辆自重30吨以上的大型拖拉机,把堤岸撕开了20米的口子后直直地冲向了连河村和周边几个村庄。连河村原本由几个片区组成,河水一下子涨了起来,淹没了片区之间相连的道路,使之成为汪洋中的一个个“孤岛”。

随后,解放军部队、公安、消防、民间救援队从四面八方赶来,驰援这座被洪水围困的村庄。23日下午13时,《华夏时报》记者来到了正在进行搜救工作的连河村。合肥蓝天救援队队长苏琴告诉记者,过去近30个小时内,村里的水位从她赶来救援时最高3米左右水深已经涨到8米,而且仍然没有停止上涨。

“你是不是以为那是一层楼的屋顶?不是的,那是个二层楼。”白山大桥是同大镇通往外界的交通动脉。站在桥头,一位附近村庄的村民指着远处被洪水淹没到只剩屋顶的建筑对记者说。据了解,经过30个小时的抢险和搜救,连河村内居民已经撤离完毕。

2.jpg

7月23日,从白山大桥远望被水淹没的连河村 刘诗萌摄

然而,这里的救援工作并没有结束。庐江县消防大队教导员陈陆和同大镇连河村党委副书记王松在搜救群众过程中落水失联,至今仍无音信。目前,各方力量仍在全力搜救当中。

时隔51年后再破圩

在这次决口之前,石大圩已经有50多年没有破圩了。

所谓的“圩”,是江淮地区一个非常普遍的地名通名,指的是在浅水沼泽或江河淤滩上围湖造田所筑的堤坝,而圩区则包括了农田、河网、湖泊、滩地、城镇及农村。同大镇处在庐江、肥西、舒城三县交界,东临巢湖,南临白石天河,是一个纯圩区的镇,由同大圩和石大圩两个圩田面积超过万亩的圩区组成。

3.jpg

连河村位置(百度地图截图,部分地标为作者添加)

与滁河下游的滁州市全椒县内的荒草圩不同,石大圩并非传统的行蓄洪区,不需主动破圩分洪。可查资料中,石大圩上一次破圩是在1969年。本地作家吴守春2008年发表在《青年文学》上的散文《一九六九年的洪水》中记录了破圩后家长为了不让孩子出去玩水造成危险,将他们送去学校“关水”的童年经历。而当地村民也同样证实了十大圩四五十年未曾破圩的历史。

不过,50年前洪水的强度显然不及今次。据合肥市气象局和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17日15时,巢湖中庙站水位达到11.69米,超警戒水位1.19米,距保证水位0.81米;白石天河金凤站水位11.72米,超警戒水位1.22米,距保证水位0.28米。7月21日10时,巢湖中庙站水位达到13.36米,已经超过巢湖洪水设防的百年一遇标准。

白石天河是巢湖西南部的一条支流。在巢湖升至百年一遇的高水位后,支流无法再汇入干流,受到顶托作用形成壅水现象。《史记》中说“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指的便是壅水漫堤和堤防坍塌带来人员伤亡的风险。7月22日8时,巢湖中庙站水位达到13.42米, 白石天河大河咀水位13.56米。持续高水位之下,白石天河石大圩连河段果真出现了塌陷漫溢险情。

4.jpg

白石天河石大圩连河段决口处 李晓东摄

现场视频显示,在决口刚刚发生时,现场救援人员根据指令先后推入了3台大型挖掘机尝试封堵决口均告失败,而后决口边缘的两台也被排山倒海的大水呼啸着卷走。以平均质量计,一台大型挖掘机自重一般为30吨。

猛兽一般的洪水,下一站便是连河村。

搜救与被救

在港汊纵横的圩区内,连河村是一座以河相连、环水而居的村庄。大体上分四个片区,其间有大量圩田。统计数据显示,连河村有1560户,人口6736人。不过据连河村书记赵莉介绍,由于有部分村民外出务工,平时居住在村里的村民大概只有两三千人。

5.jpg

洪水冲击连河村的大致方向 (百度地图截图,箭头部分为作者添加)

22日上午,苏琴和几名队员接到指令8时左右到达连河村后,迅速下水开始救援。由于圩区地形复杂,堤岸和水面之间有高低差,总是要将船抬过陆地才能继续前行,转移救援工作难度非常大。

范其财就是他们发现的。“一次抬船时,突然就从屋子里面冲出来一个年纪挺大的老百姓,口齿还不太清,后来才明白他说家里还有一个全身瘫痪的老伴儿。两个人没有手机,根本不知道(洪水)这个事儿。”苏琴说。

当时,洪水已经淹到了范其财的家门口。蓝天救援队决定立刻营救他们,这意味着一次严重的体力消耗。队员刘晓冬和范其财一起上到二楼,将范其财56岁的老伴儿从屋里抬了出来。刘晓冬在前面托抱着她的身体,范其财从后面扶着头,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来。仅仅走到他家门口,身强力壮的刘晓冬就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不得不坐在地下休息。几经艰辛,终于完成了这次救援。

6.jpg

蓝天队员刘晓冬转移范其财及家属 李晓东摄

到22日中午12时45分,石大圩段缺口已扩大至50米左右。越来越多的水涌入了连桥村,但仍然有村民不愿意撤离。村干部几经劝说下,许多人从家里出来了,但还是要尽可能地带上家当。有人背了好几个麻袋,有人带着自己家里的狗,还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将两只大肥鸡和一艘木艇都放到了船上。

55.jpg

被救出的居民 李晓东摄

高难度的救援中,救援者自己也时时处处面临生命危险。22日,在抢险和搜救过程中,一只载着4名消防人员和1名村干部的冲锋舟遇到水流湍急处出现侧翻。舟上的5人都落入了洪水之中,截至目前只有3人获救。在现场采访时,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在场人员告诉记者,冲锋舟落水后,其他救援人员立即对落水人员进行了全力营救。但是由于水势太急,最后一名消防员被救起来时已经落水40分钟,身体十分虚弱。

23日傍晚,合肥庐江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通报称,舟上另外两人是庐江县消防大队教导员陈陆和同大镇连河村党委副书记王松,至今仍然失联。目前,对他们的搜救工作正在全力进行中。

离家和归家

到7月23日上午,连河村的水位24小时里已经涨了5米。村里的一所小学淹得只剩下一个屋顶,学校操场中间国旗依然飘扬着,只是大水已经没过了旗杆的一半。

7.jpg

被淹没的学校 李晓东摄

中午《华夏时报》记者到达时,连河村居民的救援工作已近尾声。失联人员的营救仍然在进行中,许多队伍都在调集最先进的声呐设备下水寻人。天放了晴,从白山大桥桥头到村委会一眼望去,沿路都是调整休息的解放军战士、武警、消防兵和几支民间救援队的专业人员。他们有的倚在桥上,有的坐在地上,有的直接躺在了泥地里,相同的是被日头晒红的脸上都露出疲惫而凝重的神色。

8.jpg

7月23日中午,连河村救援现场 刘诗萌 摄

一些已经成功转移的村民仍然时不时回来观察情况。一对老夫妇告诉记者,他们是22日下午被救上来的,走的时候来不及收拾家里的电器,一共养了五六十只鸡鸭,也全都在洪水中不知所踪。

“都没了。”说起在破圩后的损失,原本语气平静的两位老人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他们家中有五亩水稻,一亩地收成2000元,一万元的收入眼看泡了汤。还有五六亩鱼塘,里面养的鱼现在也都没有了。

9.jpg

7月23日一早,附近村民自行转移 李晓东摄

在白山大桥桥头,记者遇到了附近同大圩的村民王辉(化名)。王辉一家四口人在马鞍山做小吃生意,22日早上听说破圩了,他独自一人驱车赶回老家,想看一眼自己的房子。然而回来之后却发现同大圩已经被疏散撤离,虽然没有像一河之隔的石大圩一样被水淹没,但家里也已经断水断电不能居住,只能到白石镇哥哥家中暂住。

“同大圩是巢湖最大的一个圩,石大圩破了,这里(要力保)不能破,否则几万亩稻田都会被淹。”庐江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王辉告诉记者,近几年这里也曾遇到过洪水,但从来都没有像今年这么大。他哥哥一家以前也住在石大圩,2016年房子被淹后政府实施了拆迁安置,并填塘固堤进行改造。此后就买了新房子,住到了镇上。这次破圩后,他家的几亩地上种的水稻、葡萄等作物都已经被洪水淹没。“没了就没了吧,圩都破了。”望着眼前湍急的河水,他平静地说道。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