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阅文高层换血股价暴涨20%,腾讯接管后方向调整加速变现

作者:郑婷婷 黄兴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4-28 22:35:55

摘要:4月27日,阅文集团宣布管理团队调整,现任CEO吴文辉、梁晓东和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辞任,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阅文高层换血股价暴涨20%,腾讯接管后方向调整加速变现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郑婷婷 黄兴利 北京报道

4月27日,阅文集团宣布管理团队调整,现任CEO吴文辉、梁晓东和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辞任,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业界人士认为,此次阅文高管的集体“出走”、腾讯高管的空降接盘,和双方在付费阅读的商业模式上的分歧有关。“腾讯对阅文集团做调整的核心原因是为了加快变现,阅文集团最有价值的就是大量的版权。在目前影视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腾讯要加速占领市场。”资深文化产业投资人曹海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腾讯接管,股价暴涨

阅文集团突如其来的人事调整被资本市场看作是利好消息,股价连续两日上涨。4月27日下午,阅文集团尾盘快速拉升,收涨5.97%。28日涨势延续,下午收涨14.40%,报价36.55港元。两日涨幅达到20.37%。

公开资料显示,阅文集团拥有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旗下囊括QQ阅读、起点中文网、新丽传媒等品牌,拥有1220万部作品储备。阅文集团还输出了《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庆余年》等大量网文IP。最近,腾讯音乐发力长音频,也是与阅文集团合作,共同孵化阅文旗下原创网络文学内容的IP衍生品。

“对我和创始团队而言,从起点中文网开始到今天,我们已经完成了商业模式创建和优质资源整合的阶段性光荣使命,接下来,阅文需要抱持一种开放和决心,通过更彻底的管理转变,推动阅文在业务创新、技术突破、IP构建、生态构建等方面,迈上新台阶。”吴文辉在辞任后表示。

此次阅文集团高管集体辞任,是起点中文网5个联合创始人:吴文辉、林庭锋、侯庆辰、罗立、商学松时隔8年在盛大文学辞职后的再次集体“出走”。其中,吴文辉被认为是中国的网络文学教父。他曾经是盛大文学总裁、起点CEO,2012年初,因与盛大集团CEO陈天桥理念不合辞职。在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后出任阅文集团CEO。目前,吴文辉持有阅文集团2.67%的股权。腾讯为阅文集团第一大股东,持股57.06%。

接任阅文集团的首席执行官程武是腾讯动漫和腾讯影业的掌门人,他在2009年加盟腾讯。2013年与吴文辉共同推动了腾讯文学的成立,分别担任腾讯文学董事长和腾讯文学首席执行官;2015年3月,阅文集团成立之后,程武曾担任董事,并推动阅文及旗下新丽传媒与腾讯影业、动漫、游戏业务的联动。

程武在内部信中表达了对吴文辉创始团队的感谢,同时表示有信心推动阅文向“更强的文学内容生态”升级:包括实现IP培育能力升级,整合阅文与腾讯丰富的产品平台和流量优势。同时,通过业务模式升级,打开更多元的价值空间。

虽然双方的工作交接看似一团和气,但在业界看来,股价低迷、业务增长乏力下的阅文,进行大调整并不意外。“阅文集团高管离职核心原因在于资本和创业者的冲突,这也是企业经常会面临的一个问题,对于创业者来说,更希望企业有长期稳健的发展。但是对于资本来说,业绩和资本市场的表现是第一位,盈利是核心。”曹海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付费阅读市场见顶

阅文集团的高光时刻在2017年。当时,成功上市的阅文集团成为市值规模最大的网络文学上市公司。加上大股东腾讯的加持,阅文的股价也一路猛涨到110港元/股,市值最高达到700亿港元。不过,截至4月28日收盘,阅文集团股价报收36.55港元/股,最大跌幅达到66.78%。其中的原因和阅文疲软的业绩表现不无关系。

在线阅读和版权运营一直是阅文两大主营业务。在线阅读业务包括付费阅读、网络广告及分销第三方游戏;版权运营来自影视制作、发行、授权改编、游戏运营及纸质图书销售。财报显示,阅文集团2019年总收入83.5亿元,同比增长65.7%;净利润为11.1亿元,同比增长21.9%。在线业务收入37.1亿元,同比下降3%,首次出现同比下滑。阅文称原因是腾讯自营渠道以及第三方平台的付费阅读收入持续减少。

版权运营及其它收入同比增长283%,达46.4亿,占比首次超越在线阅读,成为阅文的新引擎。与此同时,免费阅读兴起,2019年在线阅读竞争更加激烈,趣头条、阿里、爱奇艺等巨头,以及连尚读书、米读小说、七猫小说、番茄小说等平台陆续问世,多数推行免费阅读模式,阅文集团行动则较为迟缓。

对于接下来阅文集团在阅读模式上有哪些改变举措,记者询问了阅文集团。相关人员表示“目前没有这方面的信息”。

“免费阅读从2018年开始大行其道,但本身依然是用免费来吸引流量,进而通过广告和带货来实现增值服务,这和付费阅读其实是两种模式。免费阅读一些小众垂直的内容有更多的收益空间,这较之付费阅读模式过度走向爽文、长文,也是一种改变的可能。阅文主要在于付费阅读的天花板已经显现,而更多的IP衍生变现的通路没有达成。”娱乐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道。

在IP的衍生变现上,阅文集团尤其注重IP影视化,2018年,阅文集团以155亿收购新丽传媒100%股权。收购新丽之后,阅文集团版权运营收入大幅增长。2018年突破10亿、同比增长160%;2019年收入44.2亿、同比增长341%。虽然营收大幅增长,但随着版权收入增长,制作成本也大幅攀升,版权毛利率一直处于较低水平。2017年-2019年三年间,阅文版权运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1.3%、35.6%、34.1%。

张书乐认为,一直以来,影视剧的营收能力和网游、直播、短视频等泛娱乐产品差距较大。尽管出现过IP影视化的爆款,但也仅限于网文到热播剧的单次转换,而IP衍生所需要的在游戏、手办、玩具乃至主题公园等更大维度的周边链条扩散和吸金,进而成长为真正意义上的超级IP,类似漫威宇宙那般,在国内整个IP衍生领域一直都没有达成。

“阅文的IP影视化做的很好,但是公司的盈利基因不强,因此需要大调整。因为有的创业者获取用户能力强,有的用户转化能力强。阅文团队的产品和内容制作能力很强,但不擅长做销售。腾讯做调整核心就是为了加速变现。虽然有腾讯视频这个平台,但腾讯要加强做内容,在目前这样一个影视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它要占领市场。”曹海涛认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