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李锦专栏 | 迎接“新型基建”热潮的到来

作者:李锦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07 21:15:37

摘要: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结合的关键时刻,“新型消费”已经摆在突出位置,而“新型基建”就是适应“新型消费”的需要而生的。可以预料,在2020夏秋之际中国经济会出现一个强劲的反弹,国有企业将成为这次“新型基建”的主力军,结构调整面临一次新的机遇。

李锦专栏 | 迎接“新型基建”热潮的到来

李锦

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结合的关键时刻,“新型消费”已经摆在突出位置,而“新型基建”就是适应“新型消费”的需要而生的。可以预料,在2020夏秋之际中国经济会出现一个强劲的反弹,国有企业将成为这次“新型基建”的主力军,结构调整面临一次新的机遇。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3月4日会议提出“新型基建”、“新型消费”的重要思想。会议强调,要把复工复产与扩大内需结合起来,把被抑制、被冻结的消费释放出来,把在疫情防控中催生的新型消费、升级消费培育壮大起来,使实物消费和服务消费得到回补;要选好投资项目,加强用地、用能、资金等政策配套,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要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要注重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

这里,加大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是主题词。我们要注意四个方面:一是为什么要有新的投资,扩大内需?二是哪些内需消费内容,是释放、壮大的任务;三是基础设施建设的内容。当然强调了民间投资,是重视市场的因素。新型基本建设的三大任务明确而具体,可以称之为“新型基建”;四是这次“新型基建”的主体是国有企业,要注重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不能忽视民间投资。

这是应对疫情和经济下行的最简单有效手段,兼顾供给和需求;是中美贸易摩擦下中美竞争的战略抉择,是中国经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正确路径。有助于稳增长、稳就业,释放中国经济增长潜力,提升长期竞争力。因此,可以预料,在2020夏秋之际中国经济会出现一个强劲的反弹。

加大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是当前中国经济布局的重大部署。“新型基建”多次出现在中央文件中,已经说了好几年了,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就明确了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定位。随后“加强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被列入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2020年开年的首场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明确提出,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出台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投资支持政策,推进智能、绿色制造。投资与消费既相互制约又互为条件,要实现经济的增长,两者要相互促进,互不可缺。

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两大因素,投资与消费在经济运行中必须保持适度均衡,这是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相互制约、互为条件决定的。在资金总量总体稳定的情况下,投资需求的增长受到消费需求增长的制约,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投资需求的增长最终通过消费需求的增长来实现,投资需求提供消费需求的商品,没有消费需求支持,投资需求形成的新增生产能力将会大量浪费,无论单靠投资需求拉动经济的增长还是单靠消费需求拉动经济的增长,都不可能持续,二者相伴相生,相互依存,相互促进。要逐渐形成以消费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格局,就必须在这之前老老实实坚持以投资和出口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没有以投资和出口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所打下的扎实基础或创造好一系列前提条件,就不可能逐渐形成以消费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所以,“新型基建”是适应“新型消费”的必然选择。或言之,是“新型消费”促进新型投资。

我们注意到,会议精神对“新型消费”有两句话做了规定。这就是,“把被抑制、被冻结的消费释放出来,把在疫情防控中催生的新型消费、升级消费培育壮大起来,使实物消费和服务消费得到回补”。

新消费四大趋势是 :智能产品成消费新宠、互联网渗透下的新需求、多元化消费时代、“四大件”淡出。以新“四大件”为例,随着消费升级愈加凸显,人们传统观念中的“四大件”已逐步被更多新兴消费产品所取代。最早的“四大件”一词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后期,指的是当时我国有能力出产,而为各个家庭所希望拥有的四件家庭物品是机械能,分别是收音机、自行车、缝纫机及手表,也叫“三转一响”。到了上世纪90年代,彩电、电冰箱、洗衣机、录音机为代表的电子产品消费时代到来等产品顺利“接电”,如今由“接电”进入“触网”阶段,更蕴含了最高精尖的人工智能技术,是智能高清电视、烘干一体洗衣机、扫地机器人、净水器等新“四大件”家电颇受青睐。我国重点消费单品的迭代更新,正反映出国内消费水平、消费结构的优化升级。在互联网、物联网强势发展的大背景下,今后更多家用电器将先后“触网”,届时消费市场也会迎来物物相连、人物相连的新时代。而使实物消费和服务消费得到回补,也表明从商品到服务,我国消费结构升级步伐加快。旅游、文化、体育等服务消费的支出不断上涨,也是消费结构升级的一个重要表现。目前我们在服务消费领域,比如像家政养老、健康医疗、教育等方面还存在着明显的供不应求的情况。服务消费未来有更大的增长空间。未来的消费增长将会由商品消费与服务消费共同引领、双轮驱动。

正是在对“新型消费”认识的基础上,我们便对会议提出的三大“新型基建”任务有了清晰的理解。

一、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对于人口流入的都市圈城市群,长远来看道路桥梁建设的空间仍大,否则将制约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严重问题。这些基建投资仍以政府投资为主导,稳基建能更快起到托底经济的作用。

二、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是这次暴露出来的问题,属于急需,也包括教育、医疗、健康养老等民生消费升级领域基础设施,是长期消费。这是特殊情况下的特殊举措,可以尽快把经济恢复起来,而且疫情反映了我们存在的短板,补短板是比较明确的投资方向。疫情暴露出我们在社会治理、公共卫生设施、应急能力建设、物资储备体系等领域还存在一些短板弱项。短板就是下一步投资增长潜力所在,就是发展空间所在。从各地透露的重大项目建设情况来看,近期地方明显加大了对医疗卫生等领域的投资力度。比如,黑龙江日前紧急制定出台《关于支持重点项目建设具体措施的通知》,把公共卫生防控能力、物资储备体系、公共环境卫生等补短板项目纳入“百大项目”加以推进。

三、新的投资领域主要包括: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这些领域是兼顾短期刺激有效需求和长期增加有效供给的最佳结合点。“新基建”投资潜力巨大,经济社会效益显著。比如,未来5G网络建设投资将达到1万亿以上,带动的产业链上下游以及各行业应用投资将超过数万亿投资。更重要的,5G网络建设将有助于培育繁荣互联网经济、人工智能、数字经济、互联网金融等新技术新产业,带动十几万亿产值的新经济,为抢占全球新一代信息技术制高点奠定坚实的基础设施。

(作者为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著名国企政策研究专家)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程凯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李锦
李锦

著名国企学者,教授,长江商学院大企业治理与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 在新华社工作36年。2010年后,相继担任中国企业报总编辑,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首席专家,中国大连高级经理学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首席政策专家。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