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生鲜电商淘汰赛 资本偏爱头部企业 “吉及鲜们”如何活下来

作者:郑婷婷 黄兴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12 15:11:44

摘要:由于中国生鲜市场的巨大潜力,加上行业格局尚未形成,生鲜电商一直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如今,业绩下滑、融资失败成为生鲜电商普遍存在的困境。除了黯然退出,生鲜电商还有出路吗?

生鲜电商淘汰赛 资本偏爱头部企业 “吉及鲜们”如何活下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郑婷婷 黄兴利 北京报道

生鲜电商行业进入动荡期。12月10日,生鲜电商吉及鲜被曝因融资失败,规模盈利不达预期,公司要大规模裁员和关仓。这是近一段时间内,第四家出现运营问题的生鲜电商。当资本巨头扶持的每日优鲜、盒马菜场、美团买菜、苏宁菜场等玩家仍在“烧钱”生存时,中小型生鲜电商正面临融被资本“抛弃”的局面。

由于中国生鲜市场的巨大潜力,加上行业格局尚未形成,生鲜电商一直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如今,业绩下滑、融资失败成为生鲜电商普遍存在的困境。除了黯然退出,生鲜电商还有出路吗?

生鲜电商频暴雷

今年11月底,成立于2015年的生鲜电商呆萝卜因资金链断裂、拖欠供应商货款,陷入关店风波。进入12月,妙生活也关闭了上海的所有门店。同样在上海运营、主打净菜的生鲜电商我厨也在12月11日被发现官网和APP暂停服务。

接连多家生鲜电商企业出现运营问题,几乎都与资本“断供”有着莫大关系。

以呆萝卜为例,其主打“到店自取”业态,通过线上选购下单支付,到店自取的方式,来打造新的社区消费场景。呆萝卜曾对外宣布,截至2019年初,公司已规模化覆盖合肥、南京、芜湖、马鞍山等城市,APP月订单超过1000万单。今年6月份,呆萝卜完成6.3亿人民币A轮融资,由高瓴资本、晨兴资本领投,XVC跟投。

但仅时隔不到半年,呆萝卜就遭遇资金链断裂的窘境。12月4日,呆萝卜创始人兼CEO李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截至目前,呆萝卜一共收获了7亿多人民币等值美金的融资,这些资金全部真实到账,且都投入到公司的发展使用。他同时提到:“对增长的预期与需求太高,低估了生鲜的“烧钱”速度,以至于造成了消耗过快,这是我们“用错”的地方。”

12月9日,呆萝卜宣布重新在合肥启动,用户可通过呆萝卜APP正常下单,门店也恢复取货服务。

无独有偶,据报道,位于武汉的吉及鲜也在12月6日召开了全员会,宣布裁员。“过去三个月我们见了近100多位投资人,但是到目前,我们还是没有完成这轮融资。从10月开始,吉及鲜停掉了很多补贴,专注做盈利模型,但目前整个公司依旧没有实现规模化盈利,再加上呆萝卜的事情,资本市场基本不再看生鲜的投资了。”吉及鲜CEO台璐阳在会上对员工说道。

公开资料显示,吉及鲜于2018年10月在武汉成立,共获得4轮融资,2018年的天使轮来自源码资本,2019年4月Pre-A400万美金融资来自IDG,5月A轮1000万美金融资来自经纬资本,2019年6月B轮2000万美金融资来自襄禾资本。在过了半年后,吉及鲜也陷入了和呆萝卜一样的局面。

此外,同样主打净菜的“我厨”,也在12月陷入了停止服务的困境。资料显示,我厨成立于2014年12月,由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值得注意的是,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股权比例达到22.25%。成立至今,我厨共获得过三轮融资,2015年3月的Pre-A轮,融资金额数千万人民币;2016年4月完成的A轮融资;2016年12月完成的B轮融资。

《华夏时报》记者拨打了吉及鲜、我厨以及呆萝卜等官方联系专线,试图询问公司经营现状和未来计划,但电话均为暂停服务或无人应答状态。

“生鲜平台的问题具有共性,这是个十万亿级别的大市场,属于高频业务,电商巨头是一定想要抢占的,所以竞争压力很大;加上生鲜运营难度比较大,送货的货损,以及分布式的本地化的经营(都增加了难度);所以一个是外部原因,行业竞争压力大,另外是内部经营的运营压力和运营难度都很大,不容易做。”新零售商业分析师云阳子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提到。

行业大洗牌

与在二三线处于挣扎状态的中小型生鲜电商相比,背靠巨头、活跃在一二线的生鲜电商日子就好过的多,生鲜电商生存状态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12月6日,上海苏宁宣布开启菜场业务,社区里的苏宁小店增添蔬菜柜台,提供“今天订,明天取”服务;再早些时候,盒马率先在上海开出盒马菜市,新增散装蔬菜、禽肉等农产品。每日优鲜、美团买菜、食行生鲜等主打线上买菜的生鲜电商也纷纷增加布店数量和推广力度。

不仅如此,已有电商悄然走上了赴美IPO的道路。12月10日,成立于2003年深圳市乐活天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乐活”)正式公开递交赴纳斯达克IPO文件,计划通过此次交易筹集资金3760万美元。

据悉,乐活是一家高品质生鲜供应链管理服务商和智能零售商。招股文件显示,乐活2017财年营收为5727万美元,2018年增加至8519万美元,增幅达到为48.75%。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6个月,乐活的营收为4492万美元,与上一年同期的3140万美元相比增幅为43.08%

业内人士指出,乐活在过去两年间保持了高速增长,这一方面在于公司技术方面的投入,更重要的是,借助社区生鲜电商的风口,乐活及时推出了社区拼团等零售业务。

乐活只是生鲜电商行业大洗牌中的幸存者,而资本对生鲜这一风口的信心正在消磨殆尽。

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2019社区生鲜调研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社区生鲜企业融资总额为60.83亿元,共有28笔融资;2019年前10个月,社区生鲜企业融资总额逾54亿元,但是只有7笔融资。资本对生鲜电商的发展已开始持观望态度,不再大手笔注入资金。

在云阳子看来,生鲜市场已经进入一个淘汰期,因为盒马买菜、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巨头会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小平台就容易被淘汰。他表示:“未来几年,线下的生鲜超市也会进入淘汰期,只是可能不像电商那么明显,因为电商是指数性爆发增长也会指数性溃败,发展的快,失败也快。线下生鲜超市拥有门店,可以走兼并的道路。”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目前生鲜电商行业包括多种商业模式,有以京东生鲜、天猫生鲜、拼多多为代表的传统B2C自营模式、平台模式,有以每日优鲜、京东到家、叮咚买菜为代表的“到家”社区模式,还有以盒马鲜生、7Fresh为代表的“到店+到家”模式。

实际上,由于生鲜行业具有区域化运作的特征,垄断行业的巨头型企业很难出现。

业内人士指出,区域性和全国性的生鲜电商企业都会有一席容身之处,但是要做大还是需要巨头的大量资金扶持。

责任编辑:于玉金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