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公投案”满天飞将冲击“九合一”选举及两岸关系

作者:楚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14 19:44:52

摘要:台湾地区2018年“九合一”选举即将于11月24日举行,蓝绿各方势力的竞争已进入到白热化阶段。在看点纷呈的此次选举中,大量出现的“公投案”无疑成为令人瞩目的焦点。

楚英

台湾地区2018年“九合一”选举即将于11月24日举行,蓝绿各方势力的竞争已进入到白热化阶段。在看点纷呈的此次选举中,大量出现的“公投案”无疑成为令人瞩目的焦点。由于岛内关于“公投”提案、成案、投票年龄及通过等门槛大幅下调,与此次“九合一”选举同时举行的“公投案”达到了空前的10个,这不仅增大了选举投票、计票作业的复杂性,更将给蓝绿双方选情乃至两岸关系带来重大影响。

10项“公投案”最终确定合并选举进行

此次选举是岛内新版“公投法”修订之后举行的首次选举。

2017年12月12日,“公民投票法修正案”在蓝绿各怀鬼胎的情况下顺利通过三读,并于2018年1月开始实施。此次修法,对过去称作是“鸟笼公投”的旧版“公民投票法”予以修正,大幅降低了“公投”成案、连署及通过等门槛。修法前,“公投”的提案、连署门槛是“必须达到上次‘大选’选举总人数的5/1000(以2016年“大选”数据,需93915人),并经‘公投审议委员会’审查,且最后还需有上次‘大选’选举总人数的5/100(约为939150人)的连署”,但修法后提案门槛降为“1/10000(约为1879人)”,连署门槛降为“1.5/100(约为281745人)”,并废除了“公投审议委员会”审查的环节。修法前,“公投”通过的门槛有“双二分之一”规定,即“投票人数达全体投票人数的二分之一,且有效票数同意者超过二分之一”,修订后通过门槛改为“有效票同意票数多于不同意票数,且有效票数达投票权人数总额的四分之一以上即可”,大幅增加了“公投”通过的可能性。此外,还将“公投”投票年龄由过去的20岁下修至18岁,因而导致此次“九合一”出现一个奇特的现象,大约数量为60万左右的岛内18-20岁的“首投族”拥有“公投案”的投票权,却没有公职选举的投票权。

受“公投”提案、连署门槛大幅降低影响,此次“九合一”选举中绑定进行的“公投案”蜂拥出现。为提升自身曝光度、拉抬选情,岛内各方政治势力炮制了大量“公投案”,最终,经台湾选举管理机关确认,“反空污”“反深澳电厂”“婚姻定义”“非婚姻保障同志”“婚姻平权”“适龄性平教育”“性平教育”“以核养绿”“东京奥运正名”“反核食品”等10个“公投案”成案,将进入11月24日的投票程序。10个最终成案的“公投案”主要集中在同性婚姻、空气污染、核灾食品进口、能源政策、参与东京奥运会名称等热门议题。根据台湾选举事务管理部门的预估,这10项“公投案”可能将花费15亿元新台币的选务经费,并且将极大的延后此次选举的开票时程,很有可能今年的“九合一”选举要到24日深夜甚至25日凌晨才能开完全部选票。

“公投”沦为选举工具,不排除白忙一场可能

纵观岛内历次“公投”案可以发现,岛内蓝绿各方势力操作“公投”议题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拉抬选情,赚取政治利益。

岛内媒体感叹,蓝绿频繁操作“公投绑选举”,将“公投”当做选举动员的工具,搞得万事皆“公投”,但到头来不仅无法实现“还权与民”的目的,甚至埋下了社会动荡的种子。 “公投”在岛内已经不算一件新鲜事,2003年11月27日,所谓的“公民投票法”在蓝绿政治算计下三读通过后,2004年“大选”时就被民进党的陈水扁拿来操作。当时陈水扁基于推动“台独”与选举拉票的需要,无视岛内各界反对,质疑举行“320公投”,但最终因投票人数未过门槛宣告无效。此后,在民进党执政期间,台湾又举行了多次全岛性“公投”,分别是2004年“大选”时的“强化国防公投”“两岸对等谈判公投”,2008年“立委”选举期间的“反贪腐公投”“讨党产公投”,2008年“大选”时的“入联公投”“返联公投”,但是最终都未过门槛而宣告无效。然而回顾岛内历次全岛性的“公投”,无不充满政治算计。发起者无论是蓝营或绿营,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挑动选民政治热情,刺激选民投票,拉抬各自选情。此次与“九合一”绑定的10项“公投”同样如此,国民党发起的“反空污”“反深澳电厂”“反核食”等“公投案”,目的是要利用民众对蔡英文当局能源政策等问题的不满,提升蓝营支持者投票率,刺激蓝营选民归队。而民进党纵容外围势力发起的“东京奥运正名公投”更是如此,目的是通过打“统独牌”炒作岛内“蓝绿对立”,达到稳固绿营基本盘的政治目的。

“公投”过关难度仍然较高。此次选举中的10项“公投案”虽然是在“公投”通过门槛大幅降低的情况下举行的,但由于蓝绿各方的政治盘算等各种因素,岛内舆论认为,“公投案”过关的难度仍然不小。根据这10项“公投”案第二阶段连署的数据,最高的连署人数才68万、最低的连署人数只有33万,若要达到约495万人同意的通过门槛,仍有一定的难度。此外,由于此次成案的“公投”,有的“公投主文”民众难以辨识,如“反同”与“挺同”的两个“公投案”部分主文极其相似;有的甚至针对的对象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如国民党推动的“反深澳电厂公投”,目前蔡当局已经宣布停建,等于提前拆除了这项“公投”的引信,再推动难度恐怕会更大。

“东京奥运正名公投”将严重冲击两岸关系

此次选举进行的10项“公投案”中,攸关台湾政治地位及两岸关系定位的“东京奥运正名公投”最受瞩目。民进党等“台独”势力不顾国际奥委会的一再警告,执意将政治之手深入体育运动,极力推动“东京奥运正名公投”,不仅可能给台湾运动员的切身权益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更有可能给本已紧张动荡的两岸关系带来更大损害。

“东京奥运正名公投”由政治立场倾“独”的台湾前田径运动员纪政领衔,目的是要以“公投”的方式将台湾参与国际运动赛事及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名称由目前的“中华台北”改为“台湾”,试图将“台独”的政治理念塞入体育赛事。该“公投”的提案、连署虽然顶着民间团体、人士推动的名义,但是实际上获得了民进党不少党公职的大力协助,因而成为此次选举绑定的10个“公投案”中最有可能通过的一个。

该项“公投案”成案后,国际社会便予以了高度关注,国际奥委会更是予以严正关切。早在今年5月初,国际奥委会就已经召开执委会,强调维持“1981年两会洛桑协议”,决议“不予核准任何中华台北奥林匹克委员会名称的改变”,坚决不允许中华台北奥委会改名的态度非常清晰。今年8月亚运会期间,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亚奥委会主席阿罕默德亲王更是语带玄机表示,“希望中华台北奥委会留在国际奥委会的大家庭中”,被台湾体育及人士认为是非常明确的表态。10月份,国际奥委会两度致函中华台北,对“公投”表达关切,再次表明“不予核准任何中华台北奥林匹克委员会名称的改变”,并且罕见地要求中华台北奥委会提供“为支持国际奥委会对本案立场所采取或预计采取的行动”以及“中华奥委会为支持1981年所签协议所采取或预计采取的行动”。面对国际奥委会的严正关切,中华台北奥委会主席林鸿道表示非常有心,明确认识到了“一旦东京奥运正名公投通过,中华台北奥委会的会籍很有可能被国际奥委会停权甚至开除”。然而,台湾当局却一再视而不见,始终摆出“都是民间团体在推动”“事不关己”的态度。台当局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公开表示,“中华奥委会根据国际奥委会宪政,独立行使职权,不受政治干扰”。吴钊燮虽然口口声声声称“不受政治干扰”,但是却说“如果这些公投通过,依照程序将由中华奥委会向国际奥委会提出更名”,很明显是要将“烫手山芋”踢给中华台北奥委会。

很显然,一旦“东京奥运正名公投”获得通过,“中华台北奥委会”定将面临国际奥委会的严厉惩处。届时,受伤害的最直接的恐怕是中华台北奥委会运动员参与东京奥运会等国际赛事的权益,接踵而至的恐怕是对两岸关系更大、更深的伤害。(作者为台湾问题专家)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王义伟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和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