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中国对美国救市应该担负怎样的责任?

作者:王晓薇 兰晓萌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08-10-11 00:53:00

摘要:中国对美国救市应该担负怎样的责任?

中国对美国救市应该担负怎样的责任?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薇 兰晓萌 北京报道

    东方在增长,西方在衰退;东方满怀希望,西方充满担忧。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这句话如今或许将成为全球新的经济格局的真实写照。
    从美国总统布什在新通过的《紧急经济稳定法案》上签字的那一刻起,全球投资者的担心便集中在了8500亿美元救助金额的来源上,世界各国纷纷将这“救世主”的头衔冀望在了中国的身上。
中国实力受热捧
    近一周来,世界在重新审视着中国的实力,呼吁中国出手援助的声音此起彼伏。
    10月5日,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说,中国经济将继续强劲发展,并将在信贷危机减缓时刻,帮助全球经济恢复。他强调,中国经济的突出表现将帮助全球摆脱目前的困境,中国在重建全球经济中的地位至关重要,正如其在1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中发挥的作用一样。
    10月6日,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发表演讲表示,七国集团(G7)已经失去了往日的作用,它应该被一个更具有指导作用的新集团所代替。包括中国、印度和巴西等国家在内的新兴经济体则应该被吸收在内。成立一个更加灵活、更加有效、更加有影响力的新集团,这个集团也有可能是G14甚至是G20。但佐利克也表示:“这个集团最终能否取得影响力还要取决他们最终所能承担起的责任。”
    10月7日,全球外媒也对中国出手做出了“深情的呼唤”。法新社在其报道的文章中写道,在因金融危机造成的全球恐慌中,中国表现出了一种帝国般的镇定,她在提供援助的同时确信能够应付自如。路透社报道说,中国拥有全世界最高的外汇储备,也许会在平息全球金融风暴的过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同一天,美国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也给出了一个更加肯定的结论:中国以及中东国家将“决定着”美国历史上最大金融拯救计划的成败。萨默斯说,美国政府现在最应该做的和“不得不做的”是,向中国保证“美国的证券是安全的”。
    10月9日上午北京时间8点整,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麦考密克在华盛顿就当前的华尔街金融危机及全球波及影响,与中国北京及广州的部分中国记者举行了跨洋电话讨论会,《华夏时报》记者受邀参加了该次会议。麦考密克对中国与美国及世界经济的关系用了“彼此非常依赖”这样的字眼。他表示,在华尔街风暴中,中国也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因为中国是一个重要的全球投资者。全球资本流动在这个时候对于全球体系的继续运行尤其重要。中国是美国和欧洲(产业化经济)增长的重要来源,而后者对中国也同样重要。因此,中国应该是全球救市的重要参与者。
    面对世界对中国实力的热捧和对中国援手的热盼,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加入G8的问题上,中国还是应该保持目前的状态,毕竟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还无法承担起发达国家所应该具有的种种责任。中国目前大多数的利益诉求也与新兴经济体国家更为接近,因此目前G8+G5的对话形式或许更适合中国的发展。
    不过,对于中国是否应该出手帮助美国救市的问题,中国官方和大多专家都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中国成为全球救市的希望
    10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在对美国国会通过70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做出回应时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央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完全有信心、有条件、有能力维护中国经济发展和金融稳定,为世界经济稳定发展做出贡献。”
    央行在声明中表示,中方愿与美方加强协调与配合,也希望世界各国齐心协力,共同维护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不过,央行对有关中国购买2000亿美元美国国债帮助美国救市的报道予以了否认。
    但本周开始以来,市场的表现一直在朝着人们不愿意看到的趋势下行。10月8日,世界主要中央银行终于协调行动,同时宣布降息,消息震惊了全世界。但更令人意外的是,此次中国央行也参与其中。中国央行此举被普遍解读为是中国进一步融入世界的一个重要标志,同时世界也在期望中国发挥更大的作用。
    加拿大BMO资本市场公司的副总经济师、中国经济问题专家Douglas Porter表示,他对北京加入这次世界性的救市行动感到很意外,但他认为中国的做法是一举两得。“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意外。很显然,中国已经跟世界经济空前密切地融合在一起了。中国前不久刚刚削减了利率。中国经济开始降温,通胀压力有所减小,现在松一点闸门,通过降息刺激消费,这符合中国自身的需要。但是我依然感到中国参与其中还是非常令人感兴趣的事情。”
    Douglas Porter还认为,名义上,中国现在是世界第四大经济体,但是按照许多经济指标来衡量,中国经济的规模应当在世界上排名第二。因此,世界经济的好坏对中国来说关系很大。美欧目前经历的严重的金融危机正在波及全球的经济增长,中国如果坐视不管,势必会受到影响。中国积极回应美欧国家的要求,参与这次救市行动,这无论对中国自身的经济利益,还是对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以及对于全球经济都是有益之举。
    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Arvind Subramanian在《金融时报》上发表文章,也对中国在这场世界性金融危机中发挥更大的作用高唱赞歌。这位新兴市场专家还建议,中国不光是要购买美国的债券,还应该向美国政府提供数千亿美元的直接贷款,以帮助美国政府稳定房地产市场和挽救面临崩溃的美国金融体系。中国如果这么做了,全世界将会认为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超级大国,愿意使用自己的资源来保护世界经济。
    不过对此建议,Douglas Porter并不认同,他认为中国可以有更好的办法,既帮助了世界,也帮助了自己,即:一是直接刺激国内需求,扩大政府开支,扩大基础设施,推动经济增长;二是为将近两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寻找投资机会。比如现在就是一个好时机,从那些在金融危机中受困的资产中寻找出一些好的资产进行投资,这可能是一个很明智的投资行为,既给世界金融体系增添了流动性,又缓解了危机的危害程度。
救美国,更是救自己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现在出手并不是在救美国,而是在救自己。”易宪容说,“我们所拥有的1.8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其实早已经是以某种形式存放在了美国市场之内,而这些以美元形式存在的外汇储备在遇到金融风暴之后,中国政府最应该也是最能够做的,就是怎样合理完善这笔资产的结构调整。全球发达国家的经济减缓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投资其他非美元领域的损失,恐怕要比投资美国还来得大。8500亿美元救市资金的投入,并不会使得已经发生逆转的美元再次掉头向下,在世界其他经济体经济的加速恶化下,美元仍能在某种程度上保持自己的霸主地位。因此,我们的最终投资似乎仍难免偏离目前的金融风暴中心——美国。而在此种情况下投资美国,我们最首要的是要控制自己的资本风险。想要做到这一点,似乎也没有比投资美国国债更加安全的出路。”
    易宪容还强调,中国目前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一个部分,甚至也是美国经济的一个部分,当美国这个大局出现问题的时候,部分是很难幸免的,最终能做的也只有集合所有的力量去救助大局。因此,无论是中国还是目前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日本,以及明确表态不愿参与救市的G7,在面对更加动荡的风暴来临之前,必将会达成协同作战的统一战线。
    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麦考密克9日在跨洋电话讨论会上回答《华夏时报》记者提问时也表示,美国经济的确存在一些挑战。由于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所以遇到的金融问题肯定也会相应波及到其他经济体和地区。中美两国关系密切,当美国经济成功增长时,中国等国家会极大地受益;而当美国经济经历困难时,中国等国家有时也会受到影响。所以,对于美国来说,当前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起到应有的表率作用,确保经济尽快恢复。这不仅是帮助美国人民,也将令全世界人民获益。同时,华尔街危机也令美国和全世界所有国家从中吸取教训,并采取行动,制定立法和政策,以确保此类噩梦不再重演。
出手的条件有什么?
    中美之间互为“利益攸关方”的地位虽然决定了中国对发生在美国的危机无法袖手旁观,然而这种援助也不应该是无偿的。北京大学经济观察中心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