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基金管理费下调没戏

作者:丁学梅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3-14 17:49:00

摘要:基金管理费下调没戏

基金管理费下调没戏
专家建议设定浮动区间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丁学梅 北京报道

   日信证券分析师庞剑峰认为,现在1.5%的费率是高了一点,但主要不是降不降的问题,而是管理费形成机制的完善。理想的状态是有一个理想的费率,围绕这一费率,不同的基金可以上下浮动。

    每当股市大幅亏损的时候,基民对基金管理费的争议就不绝于耳。
    2008年股票型基金平均亏损53%,基民资产缩水过半,基金公司却提取高达300亿元的管理费,惹来了基民的一片质疑。此前,2005年,基民也曾呼吁过下调基金管理费,后来不了了之。今年两会期间,证监会副主席桂敏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暂未考虑下调基金管理费”的回答,使是否下调基金管理费的争论终结了。
固定费率
有一定合理性
    目前,我国基金的费用主要有管理费、托管费和交易佣金三项。交易佣金是在基金销售环节可做文章的一项费用,即申购费打折,赎回费随着持有时间的加长而递减,指数型基金申购费甚至可低至0.3%,由于存在多种选择,所以基民很少抱怨。托管费比例低,仅为0.25%,所以一般也不受关注。而年化费率1.5%、按前一日的基金资产净值每日计提的管理费是基民抱怨的焦点。
    日信证券分析师庞剑峰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管理费问题是基民和基金公司之间的博弈,也就是供给者和需求者之间的博弈,证监会不应该承担定价的职能,固定的管理费率肯定会使基民心理不平衡,去年亏损那么大,基金公司还收那么多管理费,就此,我挺同情基民的。”
    庞剑峰认为,目前管理费不下调的原因在于,基民是无组织的,基金公司是有组织的,目前双方博弈的力量中,基金公司明显强于基民,证监会下调基金管理费,必然得罪很多基金高管。
    而国泰君安基金分析师吴天宇则认为,现行的固定费率有一定合理性。吴天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下调基金管理费还有一定难度,它涉及多方面利益,管理层都表态了,暂未考虑。如果贸然下调,容易滋生道德风险。其实基金公司在牛熊市的付出是一样的,而且已经调过一次了,2001年之前,只有封闭式基金的时候,管理费是2.5%,后来有了开放式基金,下调至1.5%。”
选择多样化
可减少抱怨
    暂不调整,不代表不该调整。多位分析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都表示,创新管理费的提取模式,日后应该有所改进。
    浙商证券基金分析师姚小军对《华夏时报》记者解释:“按照市场化规则,肯定是浮动费率好了。管理费费率高不高,市场说了算。我觉得可以提供多种费率标准,让投资者来选,选择多了,基民的抱怨自然就少了。”
    姚小军认为证监会可以规定一个区间,基金公司可以自己浮动。但市场是残酷的,新基金公司可能会发展更艰难。其实,基民对费率的问题,真正了解透的并不多,主要是因为市场跌了,亏钱太多,所以才抱怨。
    “我认为现在1.5%的费率是高了一点,但主要不是降不降的问题,而是管理费形成机制的完善。理想的状态是有一个理想的费率,围绕这一费率,不同的基金可以上下浮动。只有放开竞争,不搞一刀切,让市场通过供求关系自然形成理想的费率,这一理想化的设想才能实现。”庞剑峰如是说。
    庞剑峰认为,由于证监会都规定了1.5%的固定费率,基金公司要不按这个费率,那就是违反规定了,或者还得备案,所以没有动力下调。如果证监会规定浮动区间,市场有竞争,一些基金公司才可能降低管理费吸引投资者,通过市场行为来自动调节。
激励机制不力
亟须创新
    管理费不是简单的费用问题,而是涉及到基金公司的激励机制。有些基金也正在做一些激励模式上的创新,比如大成优选、建信优势动力等创新型基金,便采用基本管理费和业绩报酬提成两部分。大成优选契约规定,按基金资产净值的1.25%年费率计提管理费,同时对满足要求的部分提取业绩报酬,每年两项费用总和不得超过期初基金资产净值平均值的5%。
    庞剑峰也提出:“应该让业绩决定费率,采用基本管理费加提成两部分,这样比较合理。国外对冲基金多采用管理费加提成两部分,牛市多赚,熊市少赚。虽然国内基金都是做多的基金,不是对冲基金,但统一采用固定费率,激励机制还不完善,需要创新。”
    可是,姚小军提出一些质疑:“以前不也搞过业绩提成吗?早期采用管理费加提成的时候,基金公司操作单位净值,搞庄股,反正也不出货,就把单位净值搞高,于是就取消了,改为统一的固定费率了。”
    由于管理费涉及多方利益,吴天宇也担心如果和业绩挂钩,基金公司为了多拿管理费会更注重短期业绩,加大波动性。所以,吴天宇建议:“可以让基金经理在发行时买入自己的基金,并且在一段时间内不能卖出,通过限售的方式杜绝其投资风格变得激进。不过,这是契约的治理问题,需要认真探索新的激励方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3691 [article_id] => 3693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linxiao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23704934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3691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