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诺辉向左,燃石向右:癌症早筛“双子星”的求同与存异

作者:崔笑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12-03 18:15:55

摘要:单癌种还是多癌种?如何推出更准确的筛查产品?如何让更多的人愿意为此埋单?又怎样寻找稳定可靠的支付方?这些都是行业亟待回答的问题。对此,两位癌症早筛行业的“探路者”——诺辉健康执行董事兼CEO朱叶青、燃石医学创始人兼CEO汉雨生,分别对《华夏时报》记者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诺辉向左,燃石向右:癌症早筛“双子星”的求同与存异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

癌症早筛并不是一个新故事,但却是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故事之一。

近年来,行业内的头部公司陆续登陆美港股,在一级市场的融资额与估值也在节节攀升,成为资本市场上的新贵。但故事的另一面是,这些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早筛产品无论是研发、商业化还是市场教育都需要持续而耐心的长期投入。

单癌种还是多癌种?如何推出更准确的筛查产品?如何让更多的人愿意为此埋单?又怎样寻找稳定可靠的支付方?这些都是行业亟待回答的问题。对此,两位癌症早筛行业的“探路者”——诺辉健康执行董事兼CEO朱叶青、燃石医学创始人兼CEO汉雨生,在2021年首届华夏大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分别对《华夏时报》记者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存异:单癌种与多癌种

可以说,诺辉健康和燃石医学是国内癌症早筛行业的“双子星”,它们在技术与商业化上的探索与突破,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整个行业的风向。

对比两家公司,诺辉健康坐拥“癌症早筛第一股”“癌症早筛第一证”光环,率先在肠癌筛查领域拿证,随后登陆港股。目前,两款肠癌筛查产品常卫清和噗噗管是诺辉健康的主要营收来源,在宫颈癌、胃癌、肝癌早筛领域亦有在研产品管线。

燃石医学则专注于以二代测序技术(NGS)提供精准医疗服务,主要业务聚焦中晚期癌症患者用药检测,拿下“肿瘤NGS第一证”,已在美股纳斯达克上市。在早筛领域,燃石医学布局多癌种早检,包括6癌种、9癌种及22癌种,但仍处于临床验证阶段。

可以看出,两家公司选择的早筛之路存在差异,诺辉健康深耕单癌种,逐个击破,燃石医学则选择覆盖多个癌种。

具体来看,单癌种早筛产品定位更精准,定价更可及,也更容易形成先发优势迅速抢占市场。以诺辉健康布局的肠癌早筛产品为例,其在美国已经有成熟经验可以借鉴。“美国通过肠镜和多靶点粪便FIT-DNA检测的技术,面向平均风险人群,使肠癌的发病率明显出现了拐点,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在下降,因此肠癌成为了整个早筛市场潜力最巨大的癌种,所以你就能理解为什么筛查都从肠癌开始。”朱叶青说。

5.jpeg

诺辉健康执行董事兼CEO朱叶青

多癌种早筛产品的研发则更耗费时间与成本,不过一旦走通,市场空间巨大。汉雨生表示,多癌种早筛无论是检测位点数量,还是机器学习的方法,均与单癌种存在差别,还要突破组织溯源的难题。而相应的,适用人群也可以从高风险人群拓展至中等风险人群。

6.jpeg 

燃石医学创始人兼CEO汉雨生

“如果看中国的统计学数据,从40岁开始患癌的风险开始增加,50岁以上大幅增加。可以想象如果40或者50岁以上的人群,每人每年做一次癌症筛查的话,这个市场就会极大。”

从更广阔的维度来看,这两家公司在行业内的探索与布局,更像是美国的精密科学(Exact Sciences)与 Grail。前者推出了全球最成功也是销量最大的肠癌早筛产品Cologuard,2020年销售额达到8.2亿美元;后者则在多癌种早筛领域一马当先,被测序巨头因美纳以80亿美元收购。

据东吴证券研报,Cologuard的放量,主要受益于优异的产品性能,及对支付方、医生和患者依从性问题的解决;Grail则背靠因美纳,靶向甲基化检测及多组学、算法模型技术突出,临床试验矩阵全面、严谨。

求同:多组学与市场教育

两家公司在产品定位上存在差异,对于技术与市场的理解却存在共同之处。

比如,朱叶青与汉雨生均表示,技术没有优劣,只有适宜之分,最关键的是能否在临床达到足够好的性能,这让多组学成为了他们共同的选择。

朱叶青表示,多组学与单组学、NGS和PCR没有优劣之分,癌症早筛企业不能单纯探讨技术本身的优劣,而是需要科学的态度,为每一个癌种寻找和探索最适合的筛查解决方案,能不能达到真正足够优秀的临床性能,这是第一位的。其次我要去看性价比,目前多组学的技术比单纯用NGS的技术,性价比要更加优越,但是最后还要看进入注册临床以后的临床方案到底是怎么样的。

“我觉得未来任何一种癌种的验证方法,都不能简单地参考其他的癌种,因为每一种癌症实际上都是复杂的、异质性极高的疾病,都需要找到适宜的技术。多组学结合的方法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去探索全生命发展周期里面的每一步,能够极大地提高性能。”朱叶青说。

汉雨生则表示,利用多组学的手段,比如把蛋白、肿瘤标志物这样的指标放在筛查产品中,能提高敏感性,而表观遗传学的一些指标,比如甲基化在特异性上有非常好的表现。所以,结合在一起会让结果更好。“我们不是把多组学看做未来趋势,而是实际来看它究竟能为检测性能带来什么样的提高。”

而在商业化阶段,两人均强调了市场教育的重要性。

汉雨生列举了一组数字,在一项面向年收入50-500万元、本科以上学历的千人问卷调查中,约有80%以上的被调查者不知道肿瘤筛查有哪些方法,近100%的人不知道肿瘤早期发现与晚期发现的获益差别。

认知的鸿沟如此明显。“所以如果癌症早筛的市场想获得巨大提升的话,防癌知识教育和普及这些事情是非常需要去做的。我们作为企业,肯定要想一想怎样把这个观念传递下去,然后还要有明确的预期,它是一个需要去做市场教育的事情。”汉雨生说。

而朱叶青亦表示,诺辉健康对于已获批产品的市场渗透率的专注,比短时间的盈亏平衡更重要。“只有让更多的人认知到这个产品的价值,更多的人愿意使用这个产品,我们才能通过产品帮助更多的人。在癌症还没有发展到最终阶段的时候,甚至在还没有发展的时候,在癌前病变的时候,就能够切断它发展的路径,从而不仅仅降低癌症的死亡率,也可能降低癌症的发病率,改变更多人的生命轨迹。”

此前,诺辉健康一直致力于临床端的教育,让更多医生认可肠癌早筛产品的科学性及临床价值。如今,其也通过部分阳性用户的案例宣传,让更多高风险人群认识到肠癌早筛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从原来的被动的由医生劝患者去做筛查,变成患者自己主动去做健康管理,才能让用户真正为我们的产品埋单。”朱叶青说。

可以说,癌症早筛是一片潜力巨大的蓝海,行业内的每一家公司都在推动并见证着这一点。据东吴证券研报测算,分子层面的肠癌筛查2030年对应市场规模有望达115亿元,成为主要早筛方法。其他癌种如肝癌、肺癌、乳腺癌、胃癌、宫颈癌等筛查同样临床意义明确,渗透率有望不断提升,对应2030年市场规模多在百亿元以上。

“整个癌症早筛行业还属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希望大家有点耐心。我们的前景是非常光明的。”汉雨生说。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2888 [article_id] => 112890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方凤娇","update_time":1638515428},{"editor_nickname":"方凤娇","update_time":1638515762}]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8515428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2888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