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地产正文

梦东方房山地块降价拍卖遇“零投标”,业绩滑坡财务压力加大

作者:张慧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6-10 07:36:39

摘要:尽管在流拍之前获得17532次围观,起拍价22.39亿元,低于评估价5.4亿元,该地块还是没能成功卖出。

梦东方房山地块降价拍卖遇“零投标”,业绩滑坡财务压力加大

图片来源:阿里拍卖网

本报记者  张慧敏  李未来  深圳报道

尽管在流拍之前获得17532次围观,起拍价22.39亿元,低于评估价5.4亿元,该地块还是没能成功卖出。

5月28日,梦东方集团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593.HK,下称“梦东方”)一块位于北京市房山区,评估价为27.79亿元的土地(下称“房山地块”)在阿里巴巴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流拍。有专家表示,该地块的拍卖和梦东方近几年房产业绩走下坡路有着直接关系。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近两年来,梦东方的营收和净利润大幅下滑,负债高企。2020年,梦东方的经营收入为1895.3万港元,同比下滑84.21%,净利润亏损17.65亿港元,同比下滑783.4%。此外,2020年,梦东方的流动借债约为43.38亿港元,而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约为1080万港元,资产负债率89.49%。

公开拍卖未成功

房山地块流拍当日,梦东方发布的《关于一笔贷款的抵押品强制执行程序的最新动态》显示,房山土地未收到任何投标,房山土地的公开拍卖未成功,公司将在适当时做出进一步公告,以更新强制执行程序的动态。

拍卖信息显示,该地块标的名称为“北京市房山区新城良乡组团14街区14-03-10等地块项目的在建工程及其分摊国有出让建设用地使用权”,建设用地使用权面积为5.66万平方米,在建工程建筑面积为23.97万平方米,房屋用途为商业、商务办公、商务办公(公寓)、地下车库等,商业的土地使用终止日期为2054年9月,办公、地下车库的土地使用终止日期2064年9月。

微信图片_20210609150625.jpg

图片来源:阿里拍卖网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该地块属于商办属性,地块面积大、区位不占优势是其流拍的主要原因。同时因为该标的起拍总价高,对于受让方的要求也较高,只有大型房企才有可能接手,在房企都在土地集中出让城市抢地的阶段,大房企不会将有限的资金用在这类项目上。

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很多企业还是很愿意在北京土地市场拿地,所以该地块流拍只能是具体的地块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该地块的企业的经营涉及司法纠纷,存在债权债务问题。严跃进表示,接下来的意向竞拍者需要研究这块地的后续开发有哪些机会和风险。

拍卖信息显示,标的物转让登记手续由买受人自行办理,标的可能存在的物业费、水、电、供暖等欠费均由买受人承担,拍卖人不作过户的任何承诺,不承担过户涉及的一切费用。

对于该地块未来的命运,严跃进表示,在土地双集中的背景下,房企拿地机会多,而且受到疫情冲击,金融市场对于不良资产的收购较为谨慎。“目前来看,这个地块的拍卖难度较大,后续可能面临再次下调拍卖价格,最终能否顺利拍出,依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张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房山土地何以至此?张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环京楼市的调控对梦东方影响较大,此外,该地块的拍卖和梦东方近几年房产业绩走下坡路有着直接关系。

压力加大

公开资料显示,梦东方集团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593.HK,下称“梦东方”)的主营业务为物业发展和游乐园运营,其中,游乐园分布在三河市、嘉兴市、江阴市、苏州市、衡阳市、天津市。

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梦东方的经营收入为1895.3万港元,同比下滑84.21%,其中,物业销售收入为147万港元、租金收入为1196.9万港元、旅游乐园营运及其他服务为551.4万港元,分别下滑98.26%、31.37%、69.73%。可以发现,2020年,梦东方的物业营销收入是下滑幅度最大。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梦东方股东应占净利亏损17.65亿港元,同比下滑783.4%。梦东方表示,利润下降主要是因为疫情之下,商业物业市场受打击,经济增长放缓,这导致公允价值变动亏损及减值亏损。

然而,此前的2019年未受到疫情影响,梦东方的净利润仍然呈现亏损。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梦东方的股东应占净利亏损2亿元,同比下滑224.94%。

营收和净利下滑的同时,梦东方的资金状况似乎也并不理想。梦东方年报显示,2020年末,梦东方借款总额为51.51亿元,其中流动借债约为43.38亿港元,而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约为1080万港元。2020年,梦东方的资产负债率为已经上升至89.49%。

张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房地产融资不断收紧的当下,负债率过高的房企当务之急就是降低财务风险,通过转让资产、合作开发等方式来断臂求生,这是不少房企,甚至是大型房企都会选择的方式。能否走出困局,对于该房企来说是个很大挑战。

严跃进表示,要真正解决梦东方的问题,需要引入战略合作伙伴,包括银行、机构投资者等。

值得注意的是,梦东方于4月1日起停牌,至今未复牌。3月29日,梦东方公告表示,根据上市规则,全年业绩的公布应基于公司与核数师达成一致的财务报表,由于需要额外时间以便获取进一步的资料,故将延迟发布2020年全年业绩。而根据港交所上市规则,三个月内未发布年度业绩报告,则将被采取停牌措施。5月31日,梦东方发布2020年经过审核的全年业绩,其在业绩报中表示,公司正准备向港交所提交文件,证明已经符合上市规则。

对于文中涉及的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在工作时间多次拨打梦东方的官方电话,均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向其官方邮箱发去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