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腾讯影视版图攻城略地,IP剧火爆暗含隐忧

作者:葛爱峰 郭浩仪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27 22:34:02

摘要:巧用IP、打造IP剧在获利的同时也并非无暇,随着IP剧的火热,其背后“原创力匮乏”“市场后劲不足”等隐忧也呈现出来。导演兼编剧童文峰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当前国内影视市场混乱、专业化程度低,加上电影政策波动大且存在不确定性,影视发展前景并不明朗。

腾讯影视版图攻城略地,IP剧火爆暗含隐忧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葛爱峰 见习记者 郭浩仪 深圳报道

日前,腾讯PCG宣布架构调整后,腾讯的影视版图正在一步步向外扩张,其旗下的腾讯影业、新丽传媒和阅文影视,加上其它平台共同编织了一张腾讯影视蓝图。而IP剧集的打造成为利润增长的一大武器。在独播平台上,由阅文作为出品人之一的IP剧《赘婿》同时位列总榜、热搜榜与电视剧类热播榜第一,圈粉无数。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程武曾讲到:“电影不再是孤立的情感载体,它将不再是一种孤立的体验,它的价值不仅不再局限于票房,更将通过影视、文学、动漫、游戏、衍生品等多元IP运营方式的协同,实现全面的释放,形成远超当下的娱乐消费规模——这也是泛娱乐的潮流所向。”

那么,腾讯影业在影视剧市场上处在什么位置?腾讯会加大IP剧的投入吗?《华夏时报》记者向腾讯集团及腾讯影业官方邮箱发出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均未获回复。

《琅琊榜》《步步惊心》《仙剑奇侠传》等IP剧引发影视旋风。巧用IP、打造IP剧在获利的同时也并非无暇,随着IP剧的火热,其背后“原创力匮乏”“市场后劲不足”等隐忧也呈现出来。导演兼编剧童文峰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当前国内影视市场混乱、专业化程度低,加上电影政策波动大且存在不确定性,影视发展前景并不明朗。

同时,中国热门影视IP的对外输出能力也有待提升。资深媒体人朱林勇向本报记者表示,中国的IP剧创作成熟的标志是拥有自己成熟的价值观体系,并能够向更广泛的区域输出。“就目前来看,中国IP剧的国际化传播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三架马车”撑起影视版图

事实上,腾讯影视体系中存在着多个互动娱乐业务平台,既有阅文集团、腾讯动漫这样的IP源头,又有腾讯新闻、腾讯视频这类平台提供传播载体,还有企鹅影视、腾讯影业的影视自制能力,它们共同组成腾讯影视版图的泛娱乐矩阵。

伴随着腾讯泛娱乐矩阵的逐渐成型,腾讯影视版图中的“三架马车”即腾讯影业、新丽传媒和阅文影视也在渐渐释放自身能量。

“三架马车”在业务上“以己之长补他之短”。腾讯影业负责把控全局,相当于“舵手”,需要挑选好的本子和素材,出品方面严格把关;阅文负责从文学IP源头到成剧的全链路孵化、制作成型;新丽并入阅文后与阅文协作互联,在影视制作的专业性方面展开深度工作。

据公开资料显示,腾讯影业由腾讯控股54%,布局涵盖创制、宣发、IP版权、IP授权等领域,其下拥有八家创制团队,其中主要的三个工作室为:大梦电影工作室、黑体工作室以及进化娱乐工作室,三者独立开展影片创作工作。近几年,腾讯影业参与剧集有《古董局中局》《奋斗吧,少年!》《庆余年》等著名影视作品。

2014-2015年,IP剧井喷式爆发。迎合这一热潮的“阅文超级IP风云盛典”虽过去了两年,但它说明了在两年前,IP人物、IP剧就已蔚然成风,这场盛典也是对IP人物及IP剧的最好梳理。陈坤、杨幂成为盛典的超级IP男女演员;《如懿传》被推荐为超级影视改编IP;辰东以及江南的作品《龙族V》则分获超级IP成就作家与超级IP杰出作品推荐。

2021年,《斗罗大陆》播放量超过40亿,它集小说、电视剧、动漫为一体,充分利用“斗罗大陆”的IP资源,将影视制作、动漫制作发挥到极致;2019年的大剧《庆余年》一经播出就霸屏全网视频平台,总播放量超过130亿次。阅文作为腾讯影视帝国IP孵化的核心力量还推出了如《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赘婿》在内的影视IP改编代表作。2021年3月28日,由阅文超级IP《斗破苍穹》改编的同名动画《斗破苍穹4》开播,引来不少粉丝为其打call。

旗下阅文IP收入下降至近36亿元

即使是站在IP的风口,腾讯影视想要向上打开影视开发渠道、向下承接游戏及衍生品开发,把鸡蛋都放在一个大篮子里,难度可想而知。

3月23日,阅文集团发布了2020年财报,全年营收85.3亿元,下半年收入达到52.7亿元,环比上半年增长61.5%;归母净利(Non-IFRS)为9.17亿元,下半年达8.95亿元,环比上半年增长40倍。

对于上半年收入远远不及下半年的财务情况,阅文在财报中透露是由于阅文内外部面临双重挑战。其中,其明确指出外部挑战包括新冠疫情的影响以及市场竞争的加剧两个方面。然而对于阅文来说,下半年扭转颓势已经给管理层带来些许安慰。

2020年下半年,阅文IP收入呈下降趋势。IP运营及其他收入同比减少22.5%至35.94亿元。有一部分原因在于2020年新冠疫情导致电影、电视剧及网剧制作和发行日期延期。但2020年下半年IP运营收入已从上半年的7.19亿元回升至27.32亿元。

面对内外压力,阅文成功“升级”。主要涉及三个方面:内容、平台以及生态系统。内容方面,阅文积极签约作家,打造高质量且更亲民的作品。至2020年底,阅文作家生态拥有超900万位作者,作品数量达1390万部,月活跃用户数为2.3亿,同比增长4.2%。同时,阅文也积极推进平台的改造,加强与QQ浏览器、移动QQ等腾讯渠道的合作,并且成立了内容决策委员会,以挖掘优质内容。此外,阅文还升级了不同形式载体的生态系统、影视事业内部结构层次的生态系统、创作者的生态系统以及分发平台的具有联系性的生态系统。

本子好会为之后改编成影视作品积累不少资本,有时好本子甚至会弥补制作上的不足,阅文显然看到了这一点。当然,IP打造的受欢迎程度也需要看文学作品故事性是否强、与当代社会的联系是否紧密以及是否与受众产生共鸣。看来,这方面是阅文有待后续打磨、突破的。

平台局限且质量不突出

从表面上看,许多IP剧在内容的“亲民”程度、影片的曝光度及宣传推广度、整个生命周期的长度上面都优于非IP的原创剧。一些IP剧在平台上播放期间几乎占据了电视剧榜或者电影榜第一、第二的位置长达整个影片放映周期。因此,坊间也流传了IP剧挤压了非IP原创剧的生存空间的说法。

长期在腾讯视频上“冲浪”的影视剧爱好者王优(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平时在地铁上就用碎片的时间看电视剧、网剧等,我现在感受到IP剧可以引发旋风式的狂潮,小说改编成剧,紧接着动漫就有了,游戏就出来了,周围的朋友参与的形式也很多样。很多非IP的原创作品其实也挺好的,但可能IP剧一现身,原创剧就成了屈居次位的片子,这不能说原创剧就不及IP剧,只是说它可能不具备成为IP剧的因素。”

不过,IP剧挤压了非IP原创剧的生存空间,也不代表IP剧就是赢家。朱林勇告诉本报记者,出现“挤压”说法并不是出在IP剧或者非IP原创剧本身,而是因为平台不够多样化。“没有更多的平台去满足受众不同的观影需求,是IP热背后所存在的隐忧与问题。”

国内电视剧及电影的资源聚集平台主要有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但各大平台上架影视剧同质化明显,平台的特色区分度不高。朱林勇向记者讲述了一位去法国进修的高校老师的感受:“在法国巴黎的任何一天,可以看到不同风格的电影,多达两三百部,有的在线上,有的在线下;有大片,有小众电影,还有非主流影视剧等等。然而在中国就缺少这样的机会,这也表明国内影视市场还不够成熟。”

当然,影视剧不仅需要平台的多样化,也需要提高IP剧和非IP原创剧的质量要求。童文峰强调,影视人才的培养必不可少。“美国人口比我国少得多,但是每年都有许多大小新老电影节、电影展,也有很多青少年电影节。他们注重从小培养青少年和未成年人成为影视导演或电影人,对办电影节有免税等各种激励政策,对新人也有更多的激励创作的鼓励政策。我国电影节发展滞后,且激励新电影人发展的机制不足,导致很多有才的电影人不得不改行。”

“IP热”愈演愈烈,票房优秀、口碑不错的作品却少之又少。童文峰认为,在当下的市场中之所以难以挑选和创作出收视与口碑兼具的作品,除了影视教育之外,还有受众和市场环境。“截止到2019年,本科毕业生数目约占我国总人口数的3.8%。而我国电影观众的平均年龄大约是21岁半,要想票房好的话,这个作品就要去满足那些观众,所以当前市场上存在很多口水片、明星流量片、特效奇观片、煽情片、低龄儿童片……再加上电影的审查制度以及产业的混乱,优秀的作品就更难出现了。”

无论如何,中国IP剧创作已经步入了一个全新阶段,而其成熟的标志是拥有自己的完整体系,并成功地向更广泛的区域输出。朱林勇指出,中国目前出口的影视作品有限,主要输出到东亚文化圈,比如《还珠格格》到越南等,而出口影片的受众群体往往是华人。“在中国很火的IP剧的国际化传播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