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权健事件百日余波系列报道之二|探访华林总部:经销商上门索赔,旧部利用新平台吸纳老会员

作者:白宇洁 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4-12 21:00:15

摘要:紧邻公司大门、由华林酸碱平董事长持股的寿源酒店如今变成了一个案源信息登记点,黄骅市政府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轮流值班,为案件审查收集辅证。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会员前来咨询情况,如何追回资金是他们当下最关心的问题。

权健事件百日余波系列报道之二|探访华林总部:经销商上门索赔,旧部利用新平台吸纳老会员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白宇洁 马维辉 黄骅报道

4月中旬,河北沧州黄骅市迎宾大街两侧的绿化带已显葱郁。一块刻有“华林集团”字样的迎门石掩映其中,旁边盛开的春花使它尤为醒目。而石头“身后”的华林公司则大门紧闭、无人出入。初次到访的人很难想象,这里是一家年度经营业绩达39亿元的直销企业总部。

在年初掀起的直销违规查处风暴中,华林酸碱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堪称“第二个权健”。1月9日,该公司被媒体曝光虚假宣传、疑似传销。随即黄骅市联合调查组进驻,并初步查明华林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3月13日,黄骅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显示,华林创始人刘德林及其他7名相关人士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已被批准逮捕,案件审查正在进行。

截至4月12日,华林公司被查已接近3个月。《华夏时报》记者近日实地走访发现,华林总部已无人办公,公司专用的停车场正被改建成一家驾校的练车场地。总部大门南北两侧的餐厅、宾馆也悉数上锁,有的还挂上转让信息——曾经带动周边餐饮服务业的“华林效应”已然褪去。

不过,这并不代表华林事件已彻底落幕。记者看到,紧邻公司大门、由华林酸碱平董事长持股的寿源酒店如今变成了一个案源信息登记点,黄骅市政府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轮流值班,为案件审查收集辅证。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会员前来咨询情况,如何追回资金是他们当下最关心的问题。

光环消失

“原来的小饭馆很红火。我们一个月在这儿30天、15天(培训)都是在非常热热闹闹的情况下(进行)。”去年12月还到华林总部“学习”的经销商魏泉(化名)对记者说。自2018年7月投入约15万元成为华林经销商后,魏泉先后到华林总部“学习”了三四次。而当他近日再次到访咨询案件进展时,眼前的景象已大不相同。

“早餐”“酸碱平之家”“碴子粥小米粥”……华林公司东门北侧,一组醒目的红色不干胶贴字还粘在一家东北菜馆的玻璃窗上。但从早到晚都没有抬起的卷帘门告诉人们,这家餐厅已经不再营业。不远处,一家宾馆也上着锁。和记者1月中旬到访时相比,它的门上还多了一张招租广告。

再向马路对面看去,多家宾馆的门脸上也贴着“出租”“转让”字样。而几公里外的渤海路上,原定于2019年竣工的华林大厦还停留在打桩阶段。记者在现场看到,工地大门上着锁,吊车悬在空中不见运转。附近一位居民称,该工地已经停工。华林大厦的未来亦引发当地人的讨论。4月11日,记者在黄骅的同名贴吧里看到,一则题为“华林大厦谁会接手”的帖子下有38条回复。

变化不止于此,华林酸碱平通过多层计酬模式构建起的销售网络也在逐步“溃散”。魏泉向记者回忆道:“新闻刚出来的时候我们也关注到了,但上面的人说他们得到消息,公司没事儿。”直到3月中旬,看到刘德林、刘玉龙等公司主要负责人被批捕的消息,魏泉断定华林确实“完蛋了”,并开始关注如何投诉索赔。另从多家媒体此前的报道来看,已有数百名华林酸碱平经销商组成“维权群”,其共同目的是追回起初缴纳的加盟费用。

值得注意的是,似乎并非所有经销商的“保健品事业”都已偃旗息鼓。一位经销商告诉记者,最近,关于有新平台可以“接收”华林会员的消息在微信群流传。《南方都市报》4月11日的报道也与这位经销商的说法相近。“有不少地区的‘华林领导’正‘蠢蠢欲动’,号召下线过档‘新阵地’,包括打着‘河源九天绿’、‘天津天士力’公司旗号的平台,正在大力吸纳华林会员。”该报道中如是说。

追款难题

在紧邻华林大门北侧的原寿源酒店一层大厅,《华林案源信息登记表》《黄骅打击传销明白纸》等文件成摞地放在一张茶几上。据记者了解,这里是由黄骅政府相关部门联合组成的工作组驻点,每日均有工作人员轮值接待前来咨询或反映情况的经销商,经销商可自愿填写案源情况。

关于退款等后续事宜如何处置,魏泉在这里得到的回应是,需待华林酸碱平公司一案结案之后方能有新消息。记者也在现场听到相近的答案。“现在案子还没有结束,我们做的案源登记也是在为案子收集辅证,和退钱没有直接关系。如果经销商能被界定为受害者,可以正常告他华林公司,正常索赔。”一位工作人员说。

根据《禁止传销条例》《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等相关规定,直接或间接发展30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传销人员会被认定为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魏泉以此标准对照,自己不属于这一范畴。“我掏了十几万块钱还没收回来,我肯定是受害者。”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些经销商遭受财产损害,确实属于受害者,同时也有经销商拥有施害者和被害者的双重身份。“这是个证据问题,谁受到了财产损害、受到什么样的财产损害,参与的经销商要承担举证责任。”

关于如何追索赔偿,刘俊海则给出两点建议。“一个是与他的上线,或者组织者、领导者友好协商去解决。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诉到法院,由法院查明事实、分清是非,作出公允的裁判文书。”

据黄骅市人民检察院3月13日公开的消息,华林集团董事长刘德林除与其他7名相关人员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还与其他两名人员一同涉嫌隐匿、故意销毁会计账簿罪。目前有10名涉案人员已被批捕,案件正处于审查当中。

为避免华林集团在经历未来可能的刑事判决之后其财产状况无法执行后续的民讼赔偿要求,作为观点人士的刘俊海也在思考,能否激活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即提起刑事诉讼的时候附带民事诉讼问题,看看这样能不能提高受害者的赔付率。”

对于魏泉来说,华林像一场要用现实偿付的噩梦。“当时加盟的资金门槛也不低,基本是十几万、几十万,所以好多人的钱都是东拼西凑借来的。”魏泉称,自己加入华林的5个多月里没有拉到下线,他希望能挽回部分经济损失。

而在一些法律咨询网站,也有自称是华林酸碱平经销商的网友发布关于退货退款的咨询帖。轰轰然的整顿行动之后,如何追回资金是笼罩在庞大经销商网络上空的一个难题。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