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熊猫金控实控人被立案调查 剥离互金业务“胎死腹中”

作者:王羽瑶 王兆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3-15 21:05:28

摘要: 3月12日,熊猫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赵伟平近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赵伟平立案调查。13日,熊猫金控跳空低开,跌幅达4.96%;14日,跌势未见趋缓,最终以12.80元收盘,跌幅达4.48%。

熊猫金控实控人被立案调查   剥离互金业务“胎死腹中”

实习生 王羽瑶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兆寰 北京报道

3月12日,熊猫金控(600599)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赵伟平近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赵伟平立案调查。13日,熊猫金控跳空低开,报收于13.4元,跌幅达4.96%;14日,跌势未见趋缓,最终以12.80元收盘,跌幅达4.48%。

记者浏览其公司公告发现,熊猫金控在2018年下半年曾4次出售资产,并且,公司实控人赵伟平及公司股东银河湾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已将其所持有的股份全部质押。2019年春节前,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将向实控人赵伟平转让银湖网100%股权,而该计划在上交所下发问询函后“胎死腹中”。

试图剥离全部互金资产,公司实控人又被立案调查,一时间,熊猫金控引起市场极大关注。

多次出售资产

试图剥离互金业务

2018年9月15日,熊猫金控发布《关于转让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股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将湖南银港70%股权转让给赵伟平,转让价格为5712.3万元。湖南银港为熊猫金控旗下P2P产品“熊猫金库”的运营主体,该子公司转让后,熊猫金控控股的P2P运营子公司仅剩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家。

2018年10月20日,熊猫金控发布《关于转让广州市熊猫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股权的公告》称,熊猫金控股份有限公司拟与深圳正前方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签署协议,向其转让广州市熊猫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协议股权的转让价格为21000万元整。

2018年12月8日,熊猫金控发布《关于签订莱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转让协议公告》称,决定向光阳安泰控股有限公司出售所持的莱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33%的股权(1亿股股票),光阳安泰将以现金认购,该项投资总收益仅1000万元。

2019年2月1日,熊猫金控又发布了《关于转让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熊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拟与实际控制人赵伟平先生签署协议,将持有的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湖网”)100%股权转让给赵伟平先生。

2019年2月11日,上交所对此项交易下发问询函,在问询函中要求熊猫金控说明,在出售了互联网金融业务后,上市公司剩余业务的具体情况及其盈利能力、持续经营能力。

熊猫金控的回复显示,出售银湖网后,熊猫金控将仅剩4家主要子、孙公司,其中3家处于“空壳”状态,营业收入为0,剩余1家烟花公司的营收虽达7297.44万元,但盈利仅为275.63万元。如果此项交易成功,熊猫金控可能会面临成为一家“空壳”公司。

而后,2月28日,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董事会审慎考虑,认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审议的《关于转让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其涉及的交易需要进一步沟通和完善,同时决定取消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转让银湖网的计划就此“告吹”。

有位资深股民在与《华夏时报》记者的交流中表示:“在市场中,有很多人都坚决反对熊猫金控在未解决出借人33亿待收借款的情况下剥离银湖网,银湖网从成立到现在都是熊猫金控的全资控股公司,银湖网的所有出借人就是因为有上市公司的背景才投资银湖网,而熊猫金控在未完成出借款退出的情况下,与赵伟平沆瀣一气,将银湖网转让给赵伟平个人,想彻底甩锅,这是没有企业责任的做法。”

涉嫌泄露内幕信息

实控人遭立案调查

2019年3月8日,证监会对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下发调查通知书,称其涉嫌泄露内幕信息,决定对实控人展开立案调查。

2018年8月27日,赵伟平通过网络直播发布了“熊猫金控发生挤兑”“投资者大量提前退出”等言论,引起了市场关注和投资者质疑,然而公司尚未披露有关信息。

2019年3月12日,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赵伟平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赵伟平立案调查。

实际上,公司于2001年上市,2015年更名为熊猫金控,主业从烟花生产转型到互联网金融,也经历了18年商场的跌宕起伏。

拥有多年从业经验的实控人赵伟平,为何会犯上述这种低级错误而被证监会调查?熊猫金控又为何对公司存在的问题闭口不言?公司意图将熊猫金控旗下两个互联网金融业务运营主体全部转让给赵伟平个人,赵伟平和熊猫金控之间存在怎样的关系和问题?《华夏时报》记者以上述问题联系熊猫金控,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有熊猫金控出借人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熊猫金控承诺过可以双到期兑付出借人的借款,但其实这就是个骗局。我问过客服,双到期是指投资款里所有的理财投资都到期就兑付,听起来很美好,但我查了查,这每一笔投资里都有一笔或数笔36个月的标的,一笔投资到期后自动投递到下一个标的中,有一笔竟然是2018年8月3日匹配的(已经展期了),算了算近两年半内一分钱都回不来。”

负债累累难兑付

赵伟平是否受制裁存疑

在2019年3月4日下午举行的议案会签活动上,全国人大代表、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院长马兰认为,自2018年6月以来,P2P网络借贷平台风险频发,严重侵害广大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扰乱市场经济秩序。但目前惩罚力度很小,对犯罪者没有威慑力。建议更改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和第一百九十二条,加大惩戒力度,提高犯罪成本。

根据相关数据分析,截至2018年年底,熊猫金库和银湖网的借贷余额分别为22亿元和33.85亿元,两者合计56亿元;截至2018年3月31日,银湖网的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51.59%,熊猫金控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亏损,金额为亏损4116万元到5763万元。

有互金业内资深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熊猫金控自去年起就逐渐出现兑付难的问题,7、8月份部分债券到期,赵伟平说要等债权转让,拖了7个月后废除此项规则。此后,又以脱离上市公司政策限制为由,剥离了熊猫金库,开始玩双到期概念,直至今日也无实质性款项归还,还试图剥离两家P2P产品运营公司,还款意愿不积极,拖欠行为较严重。但是监证会目前也只是关注其通过非正规渠道泄露公司内幕,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引起相关部门注意,对其行为进行制裁。”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