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要闻正文

医美行业乱象调查:美甲店可以隆鼻、削下巴,黑诊所每年发生4万起医疗事故

作者:白宇洁 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0 20:56:41

摘要:本报记者调查则发现,“看脸的时代”医美行业的快速发展,催生出整形、微整形等医疗美容需求,但在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各种乱象层出不穷、屡禁不止。记者近日实地调查发现,私人工作室、美容院等无资质机构“越界”提供医美服务的老问题依然存在,持证医师执照信息不规范等新问题也亟待关注。

医美行业乱象调查:美甲店可以隆鼻、削下巴,黑诊所每年发生4万起医疗事故

见习记者 白宇洁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自从在北京通州的一家美甲店做过一次美甲之后,吴妍的美容知识得到“突飞猛进的提高”。瘦脸、削下巴、隆鼻、割双眼皮、做卧蚕、甚至血液净化,这家打着美甲店招牌、只有一个房间经营场所的街边小店每天都在变着法在朋友圈推荐其效果神奇的美容项目。

“看上去效果很好、简单易行又能变美的项目,有时真想去试一下,贵阳那个女孩隆鼻死亡事故发生后,我才发现他们这些项目都不合规,有很大的风险。”吴妍如此告诉记者。

本报记者调查则发现,“看脸的时代”医美行业的快速发展,催生出整形、微整形等医疗美容需求,但在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各种乱象层出不穷、屡禁不止。记者近日实地调查发现,私人工作室、美容院等无资质机构“越界”提供医美服务的老问题依然存在,持证医师执照信息不规范等新问题也亟待关注。

更美App发布的《2017中国医美行业黑皮书》显示,在中国一家黑诊所年平均获利100万元,一旦因非法行医被查出,基本只会被罚没医疗器械,平均处罚金在1至2万元,违法成本极低 。其统计显示,中国黑诊所数量已超60000家,是正规诊所的6倍;黑诊所年手术量为正规诊所的2.5倍,超2500万例。每年黑诊所约发生4万起医疗事故,手术感染、疤痕严重等问题屡见不鲜。

“黑诊所”大量存在

合法医美需要在正规机构中由合规执业者用合法药品进行手术和注射。其中正规机构必须获得《营业执照》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方可开展执业活动。合规执业者(医生)需要获得《医师资格证》、《执业医师证》,同时只能在合规的机构中进行项目操作。

也就是说,正规机构、合规执业者和正规药品缺一不可,但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不具备以上资质却经营医美项目的工作室、美容院并不罕见。

1月9日下午,记者以消费者身份来到西单某商场的一家皮肤管理美容院进行咨询。该店的店员告诉记者,其主要提供的皮肤管理服务包括人工护理和仪器护理,由于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能做肉毒杆菌注射、玻尿酸注射等医美项目。但这位店员在记者咨询过程透露,该店还可做冰点脱毛和激光祛痣。

但是资料显示,冰点脱毛是一种永久性激光脱毛方法,需用冰点半导体激光脱毛仪器完成。激光祛痣与之同理,要借助激光仪器完成。而在过往的执法实践中,提供诸如激光脱毛、祛痣服务的美容院往往会被认定为超范围经营。据媒体报道,1月4日,苏州市吴中区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查处了多家美容院施展激光脱毛的行为。另在2018年3月14日,北京市朝阳区卫生和计划生育监督所联合计生办、综治办等部门也曾联合查处非法行医美容院,参与查处的卫生监督员曾向媒体介绍,激光美容属于医疗行为,生活美容场所不得开展。

北京市卫生计生热线工作人员则回复记者咨询称,《北京市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实施细则(2012年版)》已将“激光脱毛术”增列为美容外科项目。这也意味着没有正规资质的美容院不得开展该项服务。

除美容院“越界”经营,私人工作室开展医美服务的现象也不鲜见。1月9日,记者通过某O2O平台联系到一家“双眼皮工作室”的负责人。这位负责人在电话中称,她没有行医执照,不做双眼皮全切手术,如果要求资历还是得去医院,但她可以做无痕纳米埋线和眼皮抽脂。“因为埋线这种手术在行业里来讲比较安全,比较简单。”她同时透露道:“我们也会有对外合作,很多大美容院也是请我们这样的人去合作。”据这位负责人介绍,除双眼皮项目,其工作室还提供纹眉、切眉、美甲等务。

按照原国家卫生部2009年公布的《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双眼皮手术虽属于“操作难度不复杂、技术难度和风险不大”的一级医美项目,但也只有具备医疗美容、整形外科经营资格的医疗机构可以开展这一级别的项目。记者从前述工作室出负责人处了解到,在私人工作室做双眼皮的价格远低于正规美容医院。而从媒体披露的案例来看,无证行医的“私人作坊”是医美事故的高发地。

据媒体报道,内蒙古包头市一女士在一处民宅里花6000元做隆鼻手术后,在一周内出现高烧、头晕、鼻子歪等不良症状,据悉涉事医生此前多次整形失败。另有一名ID为“乔阿桥”的网友在微博称其在非法工作室割双眼皮,手术失败。“一个月给我全切四次,全无医德。”该网友发文称。

医美大夫执照欠规范

区别于证照不全的医美“黑户”,正规的医美机构均持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对于医美流程和执业医师的把关相对严格。

“如果做隆鼻,你要经过面诊、体检这些流程。我们的医生都有资质,尤其是隆鼻,做手术的医生不可能开玩笑。”北京国贸地带一家医美诊所的面诊人员1月8日对记者说。另有一家全国连锁的医疗美容医院工作人员向记者称,其医院对医生选拔要求很高,专家医生都有执业医师资格。不过,这并不意味拥有资质的医美机构完全合规。

记者在多个整形APP检索发现,医师执业证书中的“执业地点”与其所属医美机构不一致的现象较为普遍。例如,前述医美诊所在某整形APP上传了三位医师信息,其中两位医师执业证书中的“执业地点”与该诊所名称不符,另一位医师执业证书的“执业地点”仅显示为“北京”。北京另外一家医美诊所的4位医师中,也有一位医生执照中的“执业地点”与该诊所名称不符。另据媒体报道,贵州女孩隆鼻致死事件的涉事医院旗下亦有医师有相同情况,广州市卫计委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执业医师执业证书中的“执业地点”必须根据执业医师工作的变动办理变更。

2018年5月发布的《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显示,2019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或将突破万亿元大关。但在市场规模快速跃进的同时,合规医生的匮乏日益明显——根据相关数据,中国近1.7万左右的医美医生持有执照,无执照的从业者则达15万人。MobData研究院分析报告称,位于产业下游的医美机构行业尚处于整合期,竞争激烈,集中度较低。消协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受理整形服务投诉388件,受理医疗服务投诉件数则为359件;受理医疗美容服务投诉2459件,在美容、美发投诉总件数中占比30%。

“黑皮书”则显示,在中国一家黑诊所年平均获利100万元,一旦因非法行医被查出,基本只会被罚没医疗器械,平均处罚金在1至2万元,违法成本极低 。

一般非法医美机构隐蔽性极高,90%藏身于美容院、美甲店等常见的生活美容机构中,一些私人工作室更是隐藏在普通小区里,更有甚者可以直接去顾客家中甚至旅馆里进行手术。

据《2017中国医美行业黑皮书》统计显示,中国黑诊所数量已超60000家,是正规诊所的6倍;黑诊所年手术量为正规诊所的2.5倍,超2500万例。每年黑诊所约发生4万起医疗事故,手术感染、疤痕严重等问题屡见不鲜。(封面图片来自更美App《2017中国医美行业黑皮书》)

责任编辑:胡妍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