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美撤军引发地区势力范围重组 叙利亚战争即将划上句号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3 11:49:37

摘要:这个超级大国的退兵还是引起巨大震动,尤其是在叙利亚战场搅动延续了一段时间的僵局,打破力量平衡,引发势力范围重组,土耳其的角色再次凸显,而叙利亚政府的优势也在军事和外交两个层面快速扩大,最后胜利的天平进一步向其倾斜。

美撤军引发地区势力范围重组 叙利亚战争即将划上句号

马晓霖

2019年上半年,如果一切顺利,驻叙利亚的2000名美国军人将打道回府。按照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12月19日的指示,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签署命令,美军将在30天内离开叙利亚。但是,由于安全团队和两党领袖一致反对匆忙撤军,特朗普略作调整放缓撤军速度。据《纽约时报》2018年12月31日报道,特朗普在突访伊拉克期间与负责在两国进行反恐的战地指挥官保罗﹒拉卡梅拉磋商后,确定4个月内“安全、有序”撤离的日程安排。

美国撤离叙利亚已板上钉钉且已启动相关程序。尽管美国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是,这个超级大国的退兵还是引起巨大震动,尤其是在叙利亚战场搅动延续了一段时间的僵局,打破力量平衡,引发势力范围重组,土耳其的角色再次凸显,而叙利亚政府的优势也在军事和外交两个层面快速扩大,最后胜利的天平进一步向其倾斜。

土耳其:意欲填补美国空白,南下红利即将见底

土耳其无疑是美国撤军的近期赢家,美国很大程度上向土耳其让渡势力范围,转移部分反恐责任。特朗普撤军的动因颇多:兑现竞选诺言,不想无休止地让美军留在“伊斯兰国”武装已被击溃的叙利亚;叙利亚政府胜利大局已定,全面收复失地只是时间问题,原本对大马士革政权变更三心二意的美国,实在没有必要在俄罗斯投入巨大且已左右战局发展的叙利亚继续纠缠;美国干净利落地撤离,还可占据舆论和道义高地,迫使俄罗斯压缩兵力并逼迫伊朗系武装撤离,缓解美国两大战略盟友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安全压力。

但是,美国撤军最急迫的原因是继续挽救渐行渐远的美土关系。土耳其是北约东方门户且又是兵力最多的成员,是美国传统中东盟友;但是,近几年双方龃龉频发,导致土耳其不仅在叙利亚博弈中倒戈投向俄罗斯和伊朗领导的什叶派阵营,还围绕叙利亚库尔德人几乎与美军战场摊牌。

美国在叙利亚反恐主要借助北方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但是,土耳其认为库尔德人势力做大会助长分离主义势头,并对本国南部库尔德分离运动形成激励;因此,不仅将“人民保护部队”定性为“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的叙利亚分支,还分别于2016年8月和2018年1月发动“幼发拉底盾牌”和“橄榄枝”进剿行动,遏制叙利亚库尔德人跨越幼发拉底河打通东北和西北两片聚居区的战略图谋。咄咄逼人的土耳其攻势,迫使美国抛弃乃至压制“人民保护部队”,并在叙北东西库尔德区之间的重镇曼比季地区与土军联合巡逻,实施隔离与缓冲。

去年12月,土耳其大造声势,准备大举进攻幼发拉底河以东叙北库尔德人主要聚集区,这一态势迫使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电话磋商后送上顺水人情,将继续打击“伊斯兰国”武装残余势力的责任移交土耳其。有报道称,美国还打算将部分武器和装备留给土耳其军队。自特朗普宣布撤军后,美军部分装备已从叙利亚撤入伊拉克。

尽管美国把势力范围和反恐责任转让给土耳其,尽管土耳其依然在筹备河东攻势;但是,美国撤军也迫使土耳其亮出底牌,也即不能、不会无限期驻军叙利亚,土耳其南下干预叙利亚事务的红利也将见底。12月29日,土耳其外交与国防部长访问莫斯科商讨美军撤离后的局势并协调立场。会晤结束后,土俄强调必须严格履行联合国安理会2254号决议,包括无条件尊重叙利亚的主权与领土完整。埃尔多安此前一天也表示,土方反对分裂叙利亚,一旦“恐怖组织”离开曼季比,土方在该地区将不会再有任何行动计划。

土耳其一直饱受东南部库尔德分离运动困扰,不仅长期严厉遏制和打击本国库尔德武装,还多次发动越境追剿和镇压行动。由于库尔德地区分属4个国家,土耳其自然将伊拉克、伊朗和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地区视为本国安全利益区。叙利亚战乱初期土耳其曾坐视“伊斯兰国”武装与叙利亚库尔德人相互消耗,库尔德人扩大控制区并单方面宣布建立“联邦区”后,土耳其则直接出兵叙北并建立叙北安全区。2017年9月,伊拉克库尔德人执意举行独立公投,土耳其立刻切断其陆空对外走廊给予惩戒。

土耳其对叙利亚并无领土野心,如果叙利亚重新恢复有效主权和治权,库尔德人分离势头得到遏制,土耳其将被迫撤军,通过代理人方式保持对叙利亚的影响力,而叙北库尔德人借助政府军对冲土耳其的军事压力,也势必压缩土耳其的军事红利。

叙利亚:挥师北上行使主权,外交孤立有望终结

美国撤军的最大既得利益者无疑是叙利亚政府。美国撤军打破叙利亚境内军事格局和力量平衡,既彰显盟友俄罗斯和伊朗的军事优势,震慑困守伊德利卜的反对派武装残余势力,还对尾大不掉的库尔德武装釜底抽薪。此外,美国撤军还在外交上造成明显外溢效应,表明颠覆叙利亚政府的干涉行动已经失败,叙利亚政府正在改变被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外交孤立和经济封锁的困境,继赢得反恐战争、反颠覆战争胜利后,正在拥抱外交胜利。

去年12月28日,叙利亚政府军进驻曼比季,该城时隔6年后首次重新升起叙利亚国旗。叙通社称,应曼比季居民要求,政府军进驻该城“维护国家主权完整,打击恐怖主义和所有入侵者”。据法新社报道,重新控制曼比季的叙利亚政府军包括总统卫队、一个步兵旅和一个炮兵营。“人民保护部队”当天早些时候称,他们已撤出曼比季,以便集中力量在东部地区打击“伊斯兰国”武装的最后据点。该武装还强调,“我方邀请政府派部队控制、保护曼比季,以防土耳其入侵。”

去年1月土耳其围剿叙利亚西北部阿夫林地区库尔德武装时,“人民保护部队”曾紧急吁请政府军“抗击入侵”,但又拒绝将该地区控制权移交政府,叙利亚政府于是按兵不动,坐视土耳其进兵打压,只是口头谴责以体现对主权与领土完整的维护。据报道,俄罗斯原本反对土耳其在阿夫林大动干戈,库尔德人拒绝分享控制区石油资源后,俄罗斯调整兵力部署,为土耳其围剿行动开放南部通道。美国继在“幼发拉底盾牌”行动中抛弃这支代理人武装后,再次为了讨好土耳其牺牲反恐伙伴,最终在曼季比以西与土耳其军队分享控制权,共同阻止“人民保护部队”继续西进并与阿夫林的民族武装合流。

此番“人民保护部队”见大势已去,甩包给政府军并主动向幼发拉底河东岸后撤,并强调专注于消灭残余“伊斯兰国”武装,意在规避土耳其大举攻入腹地并保存实力。“人民保护部队”的反复无常、借力打力和屡遭抛弃,再次证明“库尔德人无朋友”这句老话。

叙利亚政府兵不血刃收复曼比季的同时,连续分享久违的外交果实。美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年关前强调,不寻求颠覆巴沙尔政权,只要未来政治进程具有包容性,美国将参与叙利亚重建。这是美国叙利亚问题立场的重大转折。受此影响,将叙利亚赶出阿拉伯国家联盟的兄弟们最近也纷纷改变态度向其示好,预示“大马士革之春”即将来临。

特朗普宣布撤军决定4天后,也许是为了给这个决定辩护而发布推特称,沙特阿拉伯一直致力于重建叙利亚。尽管沙特官方没有对此置评,但是,两天后也即12月27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驻叙利亚大使馆重新开张。28日,巴林王国也宣布恢复驻叙利亚大使馆的工作。此前几周,苏丹总统巴希尔访问叙利亚,成为叙利亚被阿盟暂停资格后7年后第一个来访的阿拉伯元首。而约旦在去年叙利亚政府军收复西南德拉省后即已恢复双边官方联系。

这些国家都是过去7年来阿盟实际盟主、干涉叙利亚事务核心推手沙特的铁杆或小兄弟,它们接踵而至上门认亲表明已承认和接受既成事实,必须尽快复交重新将叙利亚拉回阿拉伯大家庭,并利诱其逐步疏远伊朗,而阿联酋和巴林的复交公告已清晰表明这一考量。可以想象,大马士革将迎来更多阿拉伯大使、高官乃至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恢复阿盟资格的日子也将不远。

美国撤军的拉动作用非同寻常且显而易见,尽管局势尚未彻底明朗,但是,进入第八个年头的叙利亚战争确实已到接近划上句号的新阶段。(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