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马晓霖专栏 | “世纪协议”视角下的以巴约历史关系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6-28 16:18:10

摘要:“世界协议”是不是巴勒斯坦人争取独立建国的新机遇,将对以巴约关系带来什么冲击,世界都在观望。

马晓霖专栏 | “世纪协议”视角下的以巴约历史关系

马晓霖

7月1日将是一个令中东不安的日子,以色列政府放风称将依据美国“世纪协议”,并吞30%的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被占领土,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以色列海外情报总局(摩萨德)局长本周已秘密拜访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进行磋商;约旦议会巴勒斯坦委员会负责人誓言将“用生命”抗击以色列占领与扩张;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组织(哈马斯)也发出“并吞”即为宣战的警告。“世纪协议”许诺约旦分享东耶路撒冷的伊斯兰圣地管理权,还强调约旦王室乐见以色列控制约旦河谷,不愿直接与巴勒斯坦国直接接壤,而约旦6成人口来自约旦河西岸,甚至约旦王后拉尼娅都是西岸难民后代。“世纪协议”将启之际,了解复杂的以巴约历史关系十分必要。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巴勒斯坦这块土地首先作为“大阿拉伯”的一部分,被英国用于诱惑梦想统一的阿拉伯人武装反叛奥斯曼统治,但是,在笼统将之许诺给伊斯兰先知后裔侯赛因·本·阿里及其家族后,又通过《贝尔福宣言》当做人情转手送给同样渴望复国的犹太人。一战后,英国既未兑现诺言建立以大马士革为首都的“大阿拉伯国”,也未推动巴勒斯坦地区人民独立建国,只在1921年作为补偿允许侯赛因之子阿卜杜拉在约旦河东岸建立了哈希姆王朝,后来又将侯赛因另一个儿子费萨尔立为伊拉克国王。

在此阶段,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根本无缘无力独立建国,他们被突然封闭在这个狭小而有别周边阿拉伯地区的范围内,客观上给其争取合法权益的斗争带来极大难度。但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自身的缺憾也是导致丧失建国机遇的主要原因。这种自身缺憾既表现为没有形成统一政治力量,还表现为本地政治精英势力的分裂。

1947年11月29日,联大通过巴以分治的第181号决议,确立巴勒斯坦阿犹两族的建国权力。犹太人根据决议在英国委任统治结束后建立了以色列国。阿拉伯人虽占人口半数以上,但是并没有自决前途的能力。一方面,巴勒斯坦地区的民族主义运动尚不成气候,侯赛尼和纳沙希比两大传统家族争夺控制权,阿拉伯人缺乏统一力量和独立共识;另一方面,周边阿拉伯国家大都觊觎这块圣地而反对分治,且不满分治决议明显偏袒犹太人,不乐意建立所谓“阿拉伯国”。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独立。次日,埃及、约旦、叙利亚、黎巴嫩和伊拉克发动进攻,而它们基本出自本国利益特别是对土地的渴望而参战,无意为当地阿拉伯人建立独立国家。另外,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没有直接参与土地保卫战,也没有给参战阿拉伯军队提供足够援助。1949年3月,第一次中东战争停火,以色列不仅守住分治决议划分给犹太人的土地,还将留给阿拉伯人的土地占去一大半,余者分别被埃及和约旦控制。

巴勒斯坦人一盘散沙,也甘愿受制于人。战争爆发当年,尽管在埃及支持下于加沙建立了泛巴勒斯坦政府,并得到叙利亚、约旦和也门的支持,甚至出席了当年11月召开的阿盟会议,但是,这个傀儡政府不仅持续时间短,还成为巴勒斯坦人自己第一时间埋葬独立梦想的牺牲品。12月,巴勒斯坦人在约旦军事总管奥马尔帕夏主持下,在杰里科通过决议宣布约旦河两岸合并且接受约旦王室统治。1949年夏,阿卜杜拉从英国和西班牙访问回国后即着手与以色列和解,谈判起草互不侵犯条约,打算延长和扩大为期5年的停火协议,并称其为永久和解谈判。10月1日,泛巴勒斯坦政府在加沙召开会议,西岸巴勒斯坦人也在安曼召开代表大会,否决泛巴勒斯坦政府并电告阿盟,推举阿卜杜拉国王为巴勒斯坦人的合法代表。当年12月,约旦河两岸民众实现关税和护照统一,西岸和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分别在约旦议会获得20个下院席位和6个上院席位,6人进入约旦最高管理委员会。1950年约旦议会通过决议完成统一手续。

1965年元旦,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从加沙和约旦两个方向对以色列开展武装斗争,打响反对占领第一枪。阿拉伯国家在“六·五战争”遭遇第二次大失败后,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内外涌现大批用武力拯救故土的民间组织,法塔赫得以脱颖而出。1968年,法塔赫在约旦取得针对以军的“卡拉迈大捷”,不仅振奋陷入沮丧的阿拉伯人斗志,也大大提升巴勒斯坦独立运动的声誉,特别是树立了阿拉法特的政治和军事威望,也标志着巴勒斯坦抵抗力量进入独立决策的时代,并公开登上中东乃至世界政治舞台。

约旦虽然在“六·五战争”中失去耶路撒冷和整个西岸,但是,国王侯赛因依然想一统约旦河两岸,并于1972年3月提出“阿拉伯联合王国计划”,在阿盟将巴勒斯坦人代表权交给巴解组织后,还力图在西岸保留其影响力。1987年12月,被占领土爆发反抗以色列占领的第一次起义,约旦影响受到严重削弱,被迫于次年宣布与西岸脱离行政和法律关系。1988年11月15日,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在阿尔及尔公布《独立宣言》,宣布成立巴勒斯坦国,确立耶路撒冷为首都,但并没有建立临时政府,没有对任何区域行使有效管理,巴勒斯坦国只是一个法理国家。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仍未能正式建立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1993年巴以达成“奥斯陆协议”,预示着将通过谈判确立以巴两族两国和平相处。但是,这一愿景至今没有实现。

“世界协议”是不是巴勒斯坦人争取独立建国的新机遇,将对以巴约关系带来什么冲击,世界都在观望。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程凯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和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