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马晓霖专栏 | 中印理应超越加勒万河风波维护关系大局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6-18 19:22:37

摘要:迄今为止,中印两国政府的总体态度低调克制,对媒体和舆论的管控也是比较严格,印度防长16日在公开提及此事时也没有提及中国,表明双方高层和官方均无意因局部冲突和偶发事件使双方战略关系和友好大局变轨改道,因为这不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及长远福祉。

马晓霖专栏 | 中印理应超越加勒万河风波维护关系大局

马晓霖

6月17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与印度外长苏杰生通电话,就日前拉达克地区加勒万河谷流血事件进行交涉并表示“强烈抗议”。18日,印度总理莫迪强调将不会对主权作出妥协。加勒万河谷冲突爆发后,中国媒体报道,西部战区近日在西南某地实施合成旅建制的快速投递实兵演练,中国社交媒体上群情激奋,部分印度民族主义者也举行示威甚至动员抵制中国产品。这次风波是中印两国45年来首次“致命冲突”,尽管尚未造成更大外交涟漪,但是,无论从当下和长远得失考虑,中印都应保持理性与克制,共同维护双边关系大局。

对于15日发生的加勒万河谷流血事件,由于中印官方释放的信息均十分有限,具体起因和细节尚无从得知。据不同外电披露的零星信息大致可知,驻守加勒万河谷地区的印度一线军人跨过实际控制线,挑起与中方军人的肢体冲突,包括使用棒械、石块等非兵器肉搏,造成双方伤亡,印方人员最终被逐出控制线。加勒万河谷地区位于中印边界西段新疆阿克赛钦西部拉达克地区,与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毗邻,高寒缺氧,交通不便,人烟稀少,生存困难,然而军事和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也是1962年中国对印自卫反击战的主战场之一。

关于这场冲突的中方伤亡情况不得而知,印方伤亡似乎相对较大,印度媒体披露,包括一名校官在内的3人当场死亡,另有17人受伤后因高寒环境救治不及丧生。据中方知情者透露,具体冲突地点位于加勒万河与什约克河交汇处,中方正准备根据此前所达共识撤离,但是,约百名印方军人违背共识越过缓冲区进入中方控制区域,粗暴拆毁中方设施,殴打留守人员并导致中方组织力量反击。由于力量对比悬殊和士兵素质、格斗技能差距较大,印方人员或死或伤或逃甚至掉进河谷,部分伤员因低温缺氧和失血而死,另有50多名被俘人员随后获释。也有分析指出,印军伤亡相对严重,因为涉事部队是从印缅边境地区调防至事发地区的“新兵”,无论身体适应性和装备匹配,都没有达到高寒地区行动标准。

加勒万河谷风波发生后,中国官方强硬表态。西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张水利大校于16日晚20时左右,通过《解放军报》官微发布声明称,“6月15日晚,在中印边境加勒万河谷底地区,印军违背承诺再次越过实控线非法活动,蓄意发动挑衅攻击,引发双方激烈肢体冲突,造成人员伤亡。加勒万地区主权历来属我。印边防部队出尔反尔,严重违反两国有关边境问题协议,严重违反中印军长级会谈共识,严重损害两军关系和两国人民感情。我们要求印方严格约束一线部队,立即停止一切侵权挑衅行动,与中方相向而行,回到对话会谈解决分歧的正确轨道上来。”

新华社几乎同时发布王毅与苏杰生电话交涉的新闻。除阐述上述中方认定的冲突过程与事实外,王毅强调,“印军这一冒险行径严重违背两国有关边境问题达成的协议,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方再次向印方表示强烈抗议。我们要求印方对此开展彻底调查,严惩肇事责任人,严格管束一线部队,立即停止一切挑衅性举动,确保此类事件不得再发生。印方务必不要对当前形势作出误判,务必不要低估中方维护领土主权的坚定意志。”

新华社称,苏杰生在通话中介绍了印方立场,并表示愿意从两国关系大局出发,同中方落实好两国领导人共识,通过对话和平解决边境地区争端,缓和边境地区紧张局势。新华社还强调,双方同意公正处理加勒万河谷冲突引发的严重事态,共同遵守双方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尽快使地区局势降温,并根据两国迄今达成的协议,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安宁。

加勒万河谷流血事件堪称近期中印边境摩擦的一个峰值,此前,双方在拉达克地区至少发生过两次较大规模对峙乃至肢体冲突。5月5日,中印边境部队在拉达克地区班公错湖一带卷入200多人规模的对峙和石块战;5月9日,中印军人又在同一地区发生150人规模的肢体冲突,双方均有人受伤。两次对峙与冲突引发2017年7月洞朗对峙事件结束后较为严重的中印边境紧张态势,虽然随后举行一线高级将领会谈,但是,双方前线官兵均不示弱,最终因印军冲动越线而酿成罕见伤亡后果。

中印3年前各让一步,冷静、理性和双赢地化解洞朗危机,避免重蹈1962年战争的覆辙,使两国关系和地区安全态势免于脱离和平发展轨道,也让亚太地区各国以及爱好和平的人民都长舒一口气。此后,中印关系迎来新的蜜月期,经历了厦门金砖峰会、青岛上合组织峰会等多边场合关系转圜,更交叉见证了武汉和金奈两次中印元首非正式会谈并形成独特的“习莫会”模式。在两国友好人士期待举行第三次“习莫会”之际,中印边境地区再次生变实在令人遗憾。

迄今为止,中印两国政府的总体态度低调克制,对媒体和舆论的管控也是比较严格,印度防长16日在公开提及此事时也没有提及中国,表明双方高层和官方均无意因局部冲突和偶发事件使双方战略关系和友好大局变轨改道,因为这不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及长远福祉,尤其是疫情大灾当前,中印两个世界超级人口大国均面临严重的防疫抗疫和复工复产迫切任务。此外,其他过往喜欢炒作中印矛盾、挑拨中印关系、制造中印裂痕的国家和政府,也因疫情或内政自顾不暇而迟迟未见表态,无疑也为中印快速翻过不愉快片段,继续抬头向前看创造了难得的外部条件。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程凯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