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特朗普访欧:一只闯进花园酒会的“美国臭鼬”?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7-10 12:44:56

摘要:与特朗普结下死结的美国广播电视网CNN 9日在其网站发表署名文章,毫不客气地称“特朗普是北约花园酒会的那只臭鼬”。其实,特朗普何止被北约伙伴嫌弃,整个欧洲似乎都对他反感至极。

马晓霖

7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不受欧洲舆论欢迎的气氛中开启为期7天的欧洲之行,陆续访问比利时、英国和芬兰,并在最后一站与“欧洲公敌”俄罗斯总统普京单独会晤。尽管欧洲国家普遍珍视历史悠久的跨大西洋同盟关系,但是,由于特朗普奉行孤立主义和美国至上政策,从鼓励欧盟分裂、抨击欧洲移民政策、退出多边机制到痴迷“强人”普京,已深深伤害了欧洲朋友的芳心,并已然成为最不受欢迎的美国总统。

与特朗普结下死结的美国广播电视网CNN 9日在其网站发表署名文章,毫不客气地称“特朗普是北约花园酒会的那只臭鼬”。其实,特朗普何止被北约伙伴嫌弃,整个欧洲似乎都对他反感至极。伦敦抗议者已早早悬浮恶搞这位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宝宝”巨星气球,布鲁塞尔示威者也喊出“特朗普不受欢迎”的口号。如果再检视众多欧洲领导人抨击他吹捧普京的言论,基本可以判断,特朗普这趟欧洲之行必将充满了争议与吵闹。

CNN:“臭鼬”特朗普的“九宗罪”

将特朗普描述为欧洲“臭鼬”的作者是畅销书《永不知足:特朗普对成功的追求》的作者米歇尔﹒D﹒安东尼奥。他在这篇毫不留情的文章中,指责特朗普离间美欧传统盟友关系,制造各种混乱,并开列他入主白宫以来破坏美欧关系的“九宗罪”:

其一,突然对欧盟发动大规模贸易战;其二,将美国使馆迁往耶路撒冷而使中东和平的机遇递减;其三,放弃欧洲偏好的伊核协议;其四,怂恿法国退出欧盟;其五,在上次的G7峰会上以“过时”为名破坏北约联盟;其六,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大秀恩爱却未确保其削减核武器;其七,发表推文攻击德国总理默克尔及其政府;其八,在美国身陷世界最严重的枪支犯罪之际挑剔英国的犯罪率;其九,无视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和并吞克里米亚而蛊惑G7重新对其开门纳客……

其实,站在欧洲人的传统视角,特朗普竞选阶段及上台后的背道而驰何止上述“九宗罪”,简直罄竹难书。我们不妨替其再模拟一个清单:其一,为英国率先脱离欧盟叫好,堪称对风雨飘摇的欧盟落井下石;其二,不仅自己排斥外来移民并推出“限穆令”,而且对欧洲各国的民族主义、孤立主义大声喝彩,遥相呼应,直接动摇构成欧美文化核心的人道主义和多元包容价值观;其三,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使一直力推节能减排防止地球变暖的欧洲伙伴遭遇最意想不到、最致命的“窝里反”;其四,鼓吹去全球化,为谋求美国一国私利而不惜以邻为壑,甚至打算抛弃欧洲为其黄袍加身的“自由世界”领袖和世界领导者角色;其五,语言粗鄙,朝三暮四,反精英,反主流,迎合民粹主义,与西方精英文化倡导的绅士风度、骑士文化和契约精神大异其趣……

总之,自从欧洲列强被迫将世界秩序主导权移交给美国后,自从美国成为自由世界新堡垒和世界警察后,欧洲人从来没有经历特朗普这样的美国总统,欧洲和北约伙伴也从来没有见过今日美国这样的大哥大,因此,各种失望与怨愤不仅发自大西洋彼岸,就连新大陆的部分精英都忍无可忍,不吝用最刻薄甚至最恶毒的语言来形容他们的民选总统。

然而,特朗普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今天的特朗普绝不是传说中单枪匹马挑战风车的中世纪骑士,而是代表了美国的主流民意,甚至代表了美国精英阶层的普遍认知,否则,我们无法理解特朗普可以在权力制衡如此泾渭分明、制度设计如此严丝合缝的美国为所欲为。因为他不是随便可以呼风唤雨、生杀予夺的威权主义领导人,不可能大笔一挥便令行禁止地践行主张和推行政策。

坦率地说,今天的美国变了,已经不是以前的美国。即便对欧洲人而言,特朗普几乎可以与美国划等号,尽管不愿承认,但是,恐怕必须在观念上转弯,在认知上适应,在磨合中接受。虽然特朗普的欧洲之行人马未动就已充满差评,虽然此番交流的过程也许充满争吵和彼此攻讦,但形势比人强,恐怕谁也无法改变特朗普的思维定式与行事风格,谁也改变了不了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外交与战略方向。

权力与金钱:特朗普两手都抓两手硬

认为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真心追求孤立主义显然是个误会。其实,孤立主义口号下遮蔽的本质是美国利益至上或美国例外,即美国不会放弃已形成的美国一超地位或曰唯一霸权国家角色。如果要找例证,美国以贸易战为名发动的遏制中国崛起的尖峰对决,美国以维护中东秩序为名退出伊核协议并开列改善美伊关系的“12条”,以及美国为了让自己“再次伟大”而不惜牺牲西方盟友利益的诸多决策,均表明美国不可能放弃政治霸权(推崇美国模式)、军事霸权(确保军事优势)、经济霸权(独尊美国繁荣)、贸易霸权(动辄实施制裁)、金融霸权(构建金融孤岛)。因此,特朗普既要维护美国的超级权力,也要追求美国的超级财富,而其欧洲之行,无非围绕这两个关键点用力。

特朗普此行核心议程是参加布鲁塞尔北约峰会,核心诉求是节流减支。预计特朗普将推销他的“有限责任论”,迫使北约伙伴分摊更多的军费开支。特朗普上台伊始就抱怨东西方军事盟友不仅依赖美国保护,而且承担的军费开支比例过低,从他访问日本与韩国起,就通过威胁削减驻军的方式逼迫这两个小兄弟多掏军费以便为美国的军费开支分流。

对于美国牵头组建的跨大西洋军事联盟北约,奥巴马在任时就已不满部分成员“免费搭车”,特朗普更是啧有烦言,一直要求各成员国在2014年以前按照GDP2%的比例上缴库银,维持这个霸权工具的有效运转。据统计,目前北约28个成员中,美国开支占GDP的3.7%,约占整个北约开支的73%,只有英国等5个国家达标,西班牙和比利时仅为0.9%,德国为1.2%,大部分成员都无法达到特朗普的预期。

受乌克兰危机影响,奥巴马政府虽然不满其他北约成员出名不出钱,还是拨出相当多的军费并增派美军以遏制俄罗斯的西向压力。如今,北约成员普遍担心,遇到了一个认钱不认情的美国总统,一旦特朗普的要求无法得到满足,美国可能大幅度削减北约军费而造成更大的安全风险,甚至可能美国与俄罗斯达成新的“慕尼黑协定”,出卖欧洲特别是中东欧及波罗地海国家的战略利益。

特朗普此行另一项主要安排是访问铁杆盟友英国,但是,潜台词显然是通过给脱欧的英国打气来敲欧洲竹杠,即开源增收,说服、威胁、恫吓欧洲伙伴放弃贸易反击战,接受城下之盟,充分让利对美国割肉。美欧互为最大贸易伙伴,自二战结束后形成互补和相互依赖,也长期相得益彰,共同促进了西方世界的发达与繁荣。然而,特朗普不能接受美国对欧贸易1500亿美元的逆差,于今年6月发动了史无前例的美欧贸易战,对刚刚走出经济低迷谷底的欧洲构成当头棒喝和釜底抽薪。

从维护自身利益和世界经贸体系的角度考虑,欧洲毫不客气地发动了反击战,贸易战的硝烟空前浓烈地弥漫在大西洋两岸。特朗普在美欧贸易战打响后访问脱欧的英国,容易让人联想到他在上次G7峰会上动员法国追随英国退盟的言行,不难推断他有意继续分化、肢解欧盟进而可以各个击破,使欧盟成员难以单独对抗美国。

分析家认为,精英算计、造势并擅长极限施压的特朗普,特意把他与普京的会面安排在北约峰会和伦敦之行之后,很可能要以俄罗斯为稻草人,吓唬欧洲和北约伙伴,迫使它们付出更大的经济代价来维持欧洲目前的战略均势,并继续借助欧洲的力量遏制俄罗斯,维持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只是不知道,此番欧洲伙伴要割多少磅肉,才能满足特朗普这位“大胃王”。(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主编商灏 编辑严葭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