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李国庆闯当当“第二季” 控制权之争再添新戏码

作者:黄兴利 梁冀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07 19:21:03

摘要:随着创始人李国庆再“闯”当当,其与当当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俞渝争夺当当控制权的博弈再度升级。

李国庆闯当当“第二季”    控制权之争再添新戏码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黄兴利 见习记者 梁冀 北京报道

随着创始人李国庆再“闯”当当,其与当当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俞渝争夺当当控制权的博弈再度升级。

7月7日早间,当当网发布微博称“李国庆再次诉诸武力,带二十多人,清晨强行进入当当,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公司已报警,目前处理当中。”李国庆方面则在微博发文表示:“当当董事长李国庆携董事及代理CEO、政府事务副总、人力资源副总、市场副总、财务法务副总等依法(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公司章程)接管当当并开始办公。希望俞渝配合交接。相信司法公正。”

不过,一方表示接管,另一方随即否认——当当夺权之争将如何演变?从1999年携手创办当当,至2010年赴美上市的高光时刻,再至今日夫妻反目、争夺控制权,李国庆和俞渝这对事业兼生活合伙人的经历不禁令人唏嘘,也令当当前途愈显扑朔迷离。

再“抢”资料公布人事调整

据了解,这已是当当网第二次曝出李国庆方面抢资料。

此前在4月26日,李国庆被指带领4人至当当网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当当网方面随即报警并宣布相关印章作废。

记者梳理了解到,2019年1月,李国庆自曝已退出管理层,公司相关事宜由俞渝决策;随后在去年10月,李国庆微博宣布离婚;11月,李国庆和俞渝离婚案开庭,当当股权分割成为焦点;2020年4月26日,李国庆拿走公章宣布重回当当,当当宣布公章作废;6月13日,警方判定李国庆无违法行为。

一直到7月7日,李国庆再次“闯”当当,上演夫妻夺权第二季剧情。

在第二季剧情中,李国庆宣布组建新的“管理层”。7月7日中午,李国庆在微博发布《来自李国庆的一封信》的长文,在这封落款时间为2020年6月30日的长文中,李国庆宣布了一则包括CEO在内的人事任命,包括聘请姚丹骞出任当当代理CEO,主持公司全面工作;聘请陈立均出任当当COO,负责公司各项业务的日常管理工作等等。

李国庆在微博表示,现在当当处在依法交接时期,股东间出现的纠纷也是暂时的,自己作为当当董事长,首要目的是要保证当当的正常经营,目前公司组织架构也无变化。

不过,按照当当网法务部7月7日上午发布的声明,李国庆微博所称接管当当网是虚假信息,李国庆讲的股东决议、董事会决议不成立,公司已向朝阳法院起诉走司法程序撤销。

对于当前事态进展,《华夏时报》记者就上述事件采访当当网,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记者随后致电李国庆,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俞渝作为当当公司的董事长,具有经营、管理公司的权利,而李国庆在当当所属职位目前公示信息来看并不具有管理公司的职权。也就是说,当当的实际控制人依然是俞渝。”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陈文明律师指出,当当网董事和总经理登记为俞渝,那么国家工商登记具有公信力。

至于公章转移是否会造成当当网控制权变更,陈文明律师表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不以拥有公章为前提,李国庆等人即使手中夺取了公章也不具有管理公司的实际权力。公司的董监高团队由股东会或董事会选举产生。没有经过法定的决议流程,董监高的产生是不符合规定的。”

双方就股权划分存争议

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即购物网站当当网的母公司,为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全资孙公司。俞渝和李国庆分别持有当当科文64.2%和27.51%的股份。俞渝一人持有当当科文过半股权,第一大股东和实控人地位稳固。

不过,李国庆则认为,其与俞渝夫妻共同持股当当91.71%。以此计算,假设离婚后股权平分他将获得45.855%。另外凭借部分小股东的支持,他将以过半数的支持通过股东会的召开实现当当的接管。

对此,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夫妻共同财产以夫妻股权表决权合并统计并且各半行使并无法理依据。商法上秉持外观主义,股东应当根据股东名册对公司行使权利,并且根据其所持股权比例行使表决权。夫妻共同财产属于婚姻法范畴,而不是公司法范畴,李国庆在就股权进行析产之前,并不能行使俞渝名下股权上的表决权。”

当当早在1999年成立,并于2010年12月成功登陆纽交所。发行当日,当当股价大涨86.94%,收报29.91美元;次年1月股价收获36.4美元的峰值,总市值一度逼近30亿美元。但此后,当当股价一路下跌,至2016年私有化股价已跌至3美元附近,仅为峰值的十分之一。

在李国庆发布的公开信中如此指出:“争产并非初衷,而是出于对当当过去几年痛失战略机遇深感痛心。”

就在当当退市后且陷入股权纠纷的数年间,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平台纷纷加强布局物流、金融等领域,连上市仅两年的拼多多也已突破千亿美元市值。而当当却深陷夫妻“反目”,不仅营收规模难望同业项背,偶尔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也系李国庆和俞渝的“夫妻纠纷”。

从公开披露的数据看,当当尚保持着较强的盈利能力。公开资料显示,2016至2018年,当当的经营利润分别达到1.3亿、2.8亿和4.7亿元。但随着电商格局日益稳固,当当此后又该如何在电商大战中差异化生存?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