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杉德支付深陷“强制扣费”漩涡 母公司遭5家投资机构抛弃

作者:胡金华 戴贤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21 20:41:06

摘要:不仅杉德支付最近陷入投诉漩涡之中,其母公司银卡通信也遇到不少“糟心事”。《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近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已有5家投资机构接连从杉德支付母公司银卡通信股东名单中退出。

杉德支付深陷“强制扣费”漩涡 母公司遭5家投资机构抛弃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胡金华 见习记者 戴贤超 上海报道

继4月13日申银万国投资旗下桐乡申万泓鼎成长三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从杉德支付母公司杉德银卡通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银卡通信”)股东名单中退出后,5月15日,银卡通信股权再次发生变更,又有4家投资机构退出,同时新增股东上海杉瑞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杉德银卡通创始人沈树康。

此外,截至目前,聚投诉官网上,杉德支付的投诉量已超过1200例,主要涉及强制扣费等问题。张先生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忆,他接到自称是通易付pos机工作人员电话,声称现在机器更新,可以免费更换,他拿到手后却发现是杉德久付pos机。在激活后可返快递费的诱惑下,张先生使用pos机刷了一笔403元费用,实际到账的只有2元,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扣了398元。《华夏时报》记者发现,在聚投诉官网上类似的投诉案例正在急剧增加。

5月19日,杉德支付在官网发布声明称,“目前市场上有不法分子冒用我司名义,通过电话、短信的方式以‘费率调整’、‘产品升级’等理由欺骗用户更换现有终端设备。”

针对上述问题,5月21日,《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到杉德支付相关工作人员进行采访,对方以“对于业务方面,我们暂时没有接受采访的安排”为由,拒绝采访。

强制扣费?真假李鬼?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截止到5月21日,在聚投诉官网上,有关杉德支付的投诉量高达1254件,其中涉及强制扣费的投诉较多,金额在298元至398元不等。杉德支付的强制扣费行为甚至引起不少用户的抵制。

此外,也有不少用户在聚投诉官网上投诉称,在激活杉德久付pos机后,被无故扣款,金额均在300元左右。

据杨小姐在聚投诉官网上投诉称,其在杉德支付业务员处购买杉德久付荣耀版后,对方说需要刷第一笔才能激活,2020年5月17日11点22分刷本人广发信用卡3281元,到账2964.95元,与客服售前描述的费率为0.49%即16.07元相差了299.98元。联系业务员后,业务员说这是被扣了VIP费用,只购买了VIP也才能享受这个0.49%费率,购买前业务员并未就此情况做出说明。杉德支付首刷强制扣费并且没有任何提示说明,业务员更是存在欺诈行为。

和杨小姐的遭遇类似,张先生也在激活杉德久付POS机后被扣了398元,随后在跟销售人员咨询后才得知这笔钱是以押金名义被扣除。

“我之前用的是通易付的pos机,后来接到自称是通易付pos机工作人员电话,声称现在机器更新了,免费更换。拿到手后却发现是杉德久付的pos机。在刷一次信用卡激活后给我返快递费的诱惑下,使用pos机刷了一笔403元费用,实际到账的只有2元。当时业务员说这是公司为了保证用户未来三个月都会使用他们的pos机而收取的保证金,押金398元。刷卡之前我并不知情,业务员也没说,app上也没任何提示,打他们公司电话投诉无果。”张先生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针对越来越多的用户投诉,5月19日,杉德支付在官网发布一份《声明》,称“目前市场上有不法分子冒用我司名义,通过电话、短信的方式以‘费率调整’、‘产品升级’等理由欺骗用户更换现有终端设备。该行为涉嫌不正当竞争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严重影响用户利益及我司声誉。对此,我司郑重声明:我司从未以任何形式要求用户更换终端设备。对于冒用我司名义进行欺诈行为的不法分子,我司将借助法律手段对其进行打击,维护各方合法权益。”

然而,杉德支付这份官方声明并未打消用户的疑虑。“POS是杉德支付的,甚至很多人是从杉德支付工作人员处购买的,现在说是被不法分子冒用,完全说不通?”用户王先生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根据多位用户提供的照片显示,他们所用的杉德久付POS机与杉德支付官网上所展示的机型也完全一样。更让多数用户不能理解的是,甚至是扣费的账户也显示是杉德支付网络发展有限公司。

在采访过程中,《华夏时报》记者从张先生口中得知,杉德支付已经将其被扣的398元退还。根据张先生提供的银行流水信息显示,这笔钱也来自杉德支付网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

“一开始沟通说要三个月后才能退回,后来我打电话到央行进行投诉,当天上午就接到杉德支付工作人员的电话,并在下午就收到退款了。”张先生说。

杉德支付一边在官网上声称遭遇不法分子冒用,另一边却给用户退钱,如此自相矛盾的行为,让不少用户更加难以理解。

针对杉德支付涉及到的强制扣费问题,5月21日,《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到杉德支付相关工作人员进行采访,对方以“对于业务方面,我们暂时没有接受采访的安排”为由,拒绝了相关采访。

5家投资机构退出

不仅杉德支付最近陷入投诉漩涡之中,其母公司银卡通信也遇到不少“糟心事”。《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近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已有5家投资机构接连从杉德支付母公司银卡通信股东名单中退出。

“对于一家公司而言,投资机构接连的从股权中退出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说明机构并不看好该公司的未来,也有可能是投资机构是为了套现离场。但无论是哪种形式,都不是一个好的现象。”业内投资人士赵雷(化名)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天眼查显示,杉德支付为银卡通信全资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1年6月14日,注册资本金为34280.1万元,法人代表为沈树康。

4月13日,银卡通信股权发生变更。根据天眼查显示,申银万国投资旗下桐乡申万泓鼎成长三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从银卡通信股东名单中退出。同日,其注册资本金由110088.922万变更为103422.2485万,减少6.06%。

5月15日,银卡通信再次发生变更,北京华创易盛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南通金玖惠通三期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信怡成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中叶善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退出。据天眼查显示,前述4家公司关联投资机构分别为华创智业、中汇金、信怡汉唐、中叶资本。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