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渝农商行股价腰斩的背后:营收增速放缓,息差持续下行

作者:王仲琦 冯樱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4-08 18:14:26

摘要:看上去这是一份不错的成绩单,但为什么没有给该行的股价形成正向推动呢?进一步分析年报数据不难发现,虽然渝农商行的营收保持增长,但疲态尽显,从2017年增长10.52%一路下滑至去年的1.97%;而盈利的增长则更多来自压缩成本的贡献。

渝农商行股价腰斩的背后:营收增速放缓,息差持续下行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渝农商行A股上市半年后,股价终究难逃腰斩的命运。截至4月8日,渝农商行收盘价定格在5.34元,较上市当天最高点下滑49.62%。

一般来说,公司股价的涨跌主要受到经营状况的影响。

渝农商行2019年度报告显示,该行于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66.3亿元,同比增长1.97%;净利润97.6亿元,同比增长7.75%;截至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1.25%,同比下降0.0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提升32.52个百分点至380.31%。

看上去这是一份不错的成绩单,但为什么没有给该行的股价形成正向推动呢?进一步分析年报数据不难发现,虽然渝农商行的营收保持增长,但疲态尽显,从2017年增长10.52%一路下滑至去年的1.97%;而盈利的增长则更多来自压缩成本的贡献。

此外,渝农商行盈利能力也出现下降,2019年该行净息差为2.33%,连续第二年出现下降。更加不利的是,随着同业之间揽储竞争导致计息负债成本上升,该行未来息差或继续承压。

不过,渝农商行对此却较为乐观。该行在给《华夏时报》记者的回复中表示:“目前本行净息差已呈现出止跌趋稳的态势,未来仍会继续加强生息资产和计息负债的管理措施,稳定息差水平。”

回“A”半年股价腰斩

重庆农商行成立于2008年6月,是在原重庆市农信社和39个区县行社基础上改制组建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也是全国第三家、中西部首家省级农商行。重庆农商行的大本营在重庆本地,2012年在云南曲靖成立分行,这也是农商行首家异地分行。

2010年底,成立仅两年半的重庆农商行正式登陆香港联交所。由此成为首家赴港上市的地方银行,也是全国首家上市农商行、中西部首家上市银行。去年8月15日,证监会官网显示,重庆农商行通过证监会发审委审核,成为全国首家“A+H”股农商行。

2019年10月29日,渝农商行(重庆农商行)在上交所敲钟上市,但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该行出师不利。当天渝农商行A股上市首日以每股8.83元开盘,最高价上冲至10.6元后开始回落,成为A股罕见的上市当天即开板的新股。而第二天渝农商行就上演跌停板,从此该行的股价一路下滑。

面对股价下跌,渝农商行展开自救行动。

2019年12月10日,渝农商行发布公告称,自2019年11月12日至2019年12月9日,该行A股股票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本行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已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本次需履行稳定股价义务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共12人,以不超过上一年度自本行领取薪酬(税后)15%的自有资金增持该行股份。增持实施期限为自2019年12月9日起6个月内。

3天后,该行再次发布公告称,近日陆续收到部分总行管理人员拟自愿增持股份的通知函,基于对本行价值的认可、对未来战略规划及发展前景的信心,自愿增持股份。

增持结果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共61位管理人员已自愿增持该行股份,累计增持87.38万股,成交价格区间为每股人民币 6.52 元至 6.95 元,增持总金额585.75万元,资金来源均为自有资金。截至2020年1月9日,上述12位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以自有资金增持该行股份11.22万股,成交价格区间为每股人民币6.57元至6.79元,合计增持金额75.7万元。

然而,从增持效果看,这些金额对于总市值600多亿元的渝农商行来说显然是杯水车薪,该行依然颓势不改。今年3月23日,渝农商行收盘价跌至上市以来最低点5.25元,较最高点下跌了50.47%,股价腰斩。

盈利能力衰减推动股价下行

对于渝农商行股价持续低迷,多位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是该行A、H股溢价过高造成的。目前,渝农商行A股相较H股的溢价率超过80%,而其余10余家银行A股相较H股的平均溢价率还不到30%。渝农商行如果不解决A、H股之间过大的溢价率,股价仍存在下跌的压力。

其实,除了A、H股溢价过高等因素外,渝农商行股价下行与自身经营状况密切相关。

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渝农商行资产总额达10297.9亿元,同比增长8.38%,其中贷款总额4370.85亿元,同比增长14.68%。负债总额达9404.28亿元,同比增长7.05%,其中客户存款6734.02亿元,同比增长9.29%。

截至2019年末,渝农商行不良贷款率1.25%,比上年下降0.04个百分点。虽然2019年该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高达8.62%,不良贷款余额为6.92亿元,同比增长1087.48%,但考虑到该行拨备覆盖率380.31%,比上年增加32.52个百分点,充足的拨备对信贷风险的抵御能力较强。

该行在给本报记者的回复中亦表示:“个别房地产企业受项目延期、资金回笼慢等因素影响出现风险,导致风险分类下调至不良。总体看来,我行房地产类贷款风险整体可控。”

不过,记者注意到,渝农商行营利增长的背后却是盈利能力的持续衰减。

截至2019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266.3亿元,同比仅增长1.97%,较2017年和2018年增长10.52%和8.87%的增长率大幅降低。作为营收的主要来源,该行2019年净利息收入232.91亿元,同比增加16.37%,主要得益于生息资产规模稳健增长及计息负债结构调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3.22亿元,同比增加12.4%。但由于该行严格落实资管新规、压缩同业理财,其他非息收入大降74.6%,拖累了总体营收的增速。

值得注意的是,渝农商行营收增长放缓的同时,该行净利润97.6亿元,同比增长了7.75%。年报数据显示,该行去年营收少增的情形下净利润增长主要源于税收优惠及成本下降。具体来看,该行2019年优化投资结构,免税国债及地方债投资占比大幅提升,所得税费用同比减少13.92%。此外,去年该行成本收入比为28.52%,同比下降1.79个百分点,其中集团员工成本49.33亿元,同比减少6.37%。

事实上,这不是渝农商行第一次通过压缩成本来保持盈利增长。2018年,该行员工成本下降3.86%至52.58亿元,同时所得税费用下降11.64%至26.08亿元,最终实现盈利90.58亿元,同比增长1.37%。

从2018年和2019年报可以看出,该行一直在通过下调税费和控制员工成本来减少营业支出,确保盈利的增长。众所周知,靠压缩人员成本来盈利是不可持续的,也会影响银行运营。

在盈利能力方面,去年该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2.82%,同比下降0.73个百分点;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1.73%,同比下降1.78个百分点。净利差2.16%,比上年下降0.24个百分点;净利息收益率2.33%,比上年下降0.12个百分点。

“本行的净息差有所下降,为营收增长带来一定压力,未来仍会继续加强生息资产和计息负债的管理措施,稳定息差水平。”渝农商行回复本报记者时表示。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