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曹健:资本掘金医疗产业,如何避免“滑铁卢”?

作者:崔笑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23 21:24:59

摘要:短期内,疫情催生医疗行业的新机会与新业态,放眼长期,老龄化背景下,医疗行业更加大有可为、规模巨大,备受资本青睐。但值得注意的是,医疗行业前置成本高、回收周期长,导致部分资本进入之后遭遇了“滑铁卢”。面对着如此巨大的市场潜力,资本应该如何“掘金”?

曹健:资本掘金医疗产业,如何避免“滑铁卢”?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

医疗产业风口已来,资本竞逐。即便受疫情影响,整体投融资偏低迷,医疗产业依然表现亮眼。

天眼查近日发布的投融资大数据显示,2020年1-2月的融资事件数量较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49.77%。但是,医疗健康行业却受到资本热捧,融资事件占比最大,达121件,金额约158.94亿元。其中多为股权融资、B轮融资。

多家券商正看好医疗行业表现。中泰证券认为,新冠疫情全球蔓延,防疫物资的需求急速上升,未来海外口罩、体温检测仪、监护仪、呼吸机等防疫用品和设备可能存在短缺风险,多家国内医疗器械企业海外订单数量开始上升,国产医疗器械迎来出口良机。另外,若疫情持续发酵,海外原料药产能可能会受到影响,而中国国内疫情基本稳定,原料药企业逐步复产,有望进一步提升在全球产业链的地位。

国信证券则认为,海外疫情驱动医疗器械需求提升,公共卫生体系补短板将成为“新基建”的重要部分,重点利好医疗设备领域。

短期内,疫情催生医疗行业的新机会与新业态,放眼长期,老龄化背景下,医疗行业更加大有可为、规模巨大,备受资本青睐。但值得注意的是,医疗行业前置成本高、回收周期长,导致部分资本进入之后遭遇了“滑铁卢”。

面对着如此巨大的市场潜力,资本应该如何“掘金”?3月21日,上海交通大学医疗服务指数研究所所长、中国医药卫生文化协会副秘书长曹健接受了《华夏时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风口已来

曹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医疗行业的巨大市场潜力,一是来自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二是来自于迅猛的老龄化趋势。任何与“老”有关的细分市场,都可能成为风口。

曹健表示:“中国人口达到14亿,不管多低的发病率乘以14亿都是一个很大的量,同时再加上老龄化趋势。到2030年,中国老龄人口约3.7亿,很多疾病会在老龄化阶段大量爆发出来,花费在老龄人口身上的医疗费用将会非常庞大。我们可以看到,围绕着老龄化存在着各种机会,比如老年疾病、康复护理、日常照护等,一方面是围绕老人治疗、康复的需要,另一方面是围绕未发病的预防。”

“这都说明医疗行业的市场潜力很大,但是我们不能把它叫做市场容量”,曹健说,因为我们往往面临着第二个问题,就是消费能力。在新医改启动之前,如2006年全国医院平均床位使用率只有64.9%,与现在相比差距非常大。因为我们的支付能力跟不上,虽然潜在的患者很多,但是大量的患者是受制于经济因素,不能得到有效的救治。

所以,社会资本需要深挖市场。不光看到潜在的需求,而是要真正去挖掘它的有效需求,具有把潜在转化成有效的能力。“资本一定要去做有效需求大的市场,而不是潜在需求大的市场,这是两个概念。因为中国任何行业乘以14亿的基数,它都会是很大的一个市场。但是这个市场里面有多少人有真正的支付能力,并且他愿意支付给你,是值得推敲的。”曹健说。

同时,曹健也提醒资本,医疗行业虽然是一座“金矿”,但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不像互联网,可以呈现指数式的快速增长,它的用户一夜之间会增长很多,医疗行业往往要经历长期的发展进程。医疗行业里面,面临着技术成熟度、接受度的问题,包括医生的接受度、患者的接受度、医保的接受度,都需要逐步去渗透。所以在整个医疗行业里面,我们很少看到快速爆发的公司,资本也需要做好做稳健、长期投资的准备。

难题待解

风口已来,但是在实操过程中,资本往往面临着种种困难与挑战,缺乏好的商业模式。

目前,医疗行业下的细分市场十分广泛,包括医疗服务(医院)、医药及医疗器械、保健品、健康管理服务及养老五大类。

在曹健看来,医院是整个医疗行业里面门槛最高的细分市场,需要长久而耐心的经营。社会办医首先需要找好定位。一是要做综合性医院,还是做专科医院。做一个大而全的综合医院是不现实的,因为医生的能力、学科配套的能力都相对薄弱。而去做专科性医院可能会相对好一些,在产科、齿科这些医疗技术属性比较弱的领域,社会办医院可以得到很好的发展。即使社会资本定位在综合性医院,也不要贪图规模,求大求全。从国际上来看,医院的规模扩张基本上已到尾声,未来要向小型化转变。对综合性的社会办医院来说,床位维持在500张左右,可以有效地精简人员、减少管理难度、控制硬性成本。而且通过日间手术等手段提升效率,提升住院患者周转率,能够维持大量的入住患者数量。

二是要做高端医疗,还是走医保的基础医疗。高端医院能够掌握定价权,基础医疗公益的属性则要强一点。当资本想要进入基础医疗市场,很多时候存在市场定位的错位,想吸引医保患者,又要与跨国大型医院进行合作,购买很多高端设备,这样就会把成本拉得很高,导致资本的回收期非常长,往往需要十几年的时间。

“为什么说社会办的高端产科医院风险比较小,容易回收成本?因为现在公立医院在产科市场不能够有效满足孕妇需求。比如更好的医疗条件,单间、环境舒适、服务好。而且生孩子是一次性,现在孕妇在家里面的地位也比较高,去高端产科医院就花几万块钱,这个市场就很容易进入,很多高端产科医院生意比较好,所以它是切合了需求。”曹健说。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疫情让依托实体医院的互联网医疗焕发出了勃勃生机,也值得资本关注。易观千帆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春节期间,互联网医疗在线问诊领域独立APP的日活最高峰达到了671.2万人,最大涨幅接近160万人,涨幅达31.28%。

除问诊人数暴涨外,互联网医疗也得以与医保对接,重磅政策逐步落地。在曹健看来,后疫情时代,互联网医疗或将在传染病的隔离及诊疗、结合AI进行辅助诊断、5G赋能的远程医疗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曹健表示,未来医疗行业整体格局应当是传统医疗与创新型医疗相互补充、相互融合的过程。对于互联网医疗而言,最具潜力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以在线诊疗为中心,探索如何利用信息技术的发展(如5G/6G的使用)等手段更多获取疾病诊断的依据(减少和降低患者去医疗机构进行检查的必要性),以实现对慢性病、常见病、多发病(妇科、儿科、皮肤科疾病)进行诊疗、康复、健康管理与监测,发挥初级诊疗、家庭医生与社区医生出诊的功能,为用户提供个性化治疗和健康管理服务。

再以养老领域来说,很多养老机构处于两个极端,一是部分低价的公立养老院一床难求;二是很多社会办养老院大量空置。这背后的原因是,养老市场有支付能力的人群不足,但是养老机构的硬性成本非常高,回收周期长,如果没有政府的补贴,很难运营下去,所以大部分进入到养老领域的资本缺乏好的商业模式。对于这个矛盾,国家正在试点长期照护险,解决支付能力弱的问题。同时,政府也应该为社会办养老机构降低土地成本、融资成本,出台相对应的政策,解决成本高的问题。

以医药及医疗器械领域来说,它们的资本化程度较高,也更为成熟。很多药企在照顾公益性的同时,能够保证非常好的利润。它通过市场化运作,一旦研发出适销对路的有针对性的新型药物,性价比很高,有很强的药物积极性,有效治疗成本比较低,也能够收到较强的经济效益。很多这种重磅产品,单一产品在全球的销售额都能达到几十亿美元。医疗器械领域也是一样的。

曹健表示,医疗行业进入门槛高,需要大量的前置资金与很强的人才。医疗行业大多是一个长周期的项目,比如药物的研发可能持续五年、十年的周期,医院、养老院的建设前期成本很高,需要源源不断地投入,对企业的运营压力也非常大。

而资本的进入,一是解决了企业发展过程中资金短缺的问题。通过设计好的融资模式、商业模式,来吸引外部资本,可以帮助企业共担风险,加快研发进程;二是资本促进了更多细分市场的出现;三是资本进行的大型并购促进了行业的整合,以医药行业为例,中国的药企数量大概有4000-5000家,每家药企的平均销售额并不高,也没有重磅的产品,同质化竞争严重,而美国的前十大制药巨头占据60%左右的市场,行业整合能避免低层次的竞争,促进企业进行研发、品控;四是医疗行业里面的公司上市后,可以提高知名度、透明度,更好地接受市场的监督,去做并购。

宽进严管

资本内部有了好的定位,社会大环境的因素也不可忽视。

近年来,国家出台了很多鼓励社会力量进入医疗行业的政策,但是也导致了诸如骗保、虚假宣传、过度医疗等乱象的发生。

在曹健看来,政府对社会办医需要“宽进严管”,即让进入门槛更低,后续的监管更严,让企业的违法成本更高。“现在普遍的情况是,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很多医院的违法可能就罚了几十万。很多企业为了利润,尤其是一些短期的企业,就做个三年两年,钱挣回来就关了,然后在其他地方再开一个。处罚无所谓,即使顶格罚,得到的利润也远远高于罚款。”曹健说。

目前,在医疗各个行业都需要加强政府在后期的监管,整个政府对于医疗行业的后期持续的监管,需要加强以及创新。推行共治模式,不仅政府要发挥监管职能,整个社会都需要进行监督,还有企业的自治、行业的自律。

同时,曹健还站在资本与医疗行业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曹健表示,对资本来说,进入医疗行业不要贪大求全,规模越大、风险越高。现在很多上市公司会大量收购医院,虽然这样可以实现快速扩张,但是如果运营能力与风控跟不上,就像一匹马一样,马跑得很快,但你驾驭不了的话,你会被马摔下去。

而对企业来说,在选择资本的时候也需要注意,不要只看它给你的资金,还要看到它给你的支持。每家资本有不同的能力,有的资本只有钱,没有其他帮助;有的专业性的资本会给企业提供更多的帮助,不管是管理的规范化,还是产业链的搭配,都能够给你一定的资源。像高瓴资本,它不是投资一个公司,而是一个产业群。比如它投很多医院,还有一些药企作为上下游,内部形成一个相互的配合。还有一些产业基金公司,它在投医院的话注重做连锁化经营,比如它投了多家妇产医院,自身就形成了一个妇产科的连锁集团,形成资源的相互支持与共享。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今年初,由曹健与国家卫健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武治印博士、华润医疗集团总裁成立兵、上海交通大学鲍勇教授等共同编写的《医疗投资:资本如何赋能医疗产业(案例篇)》一书已出版发行,该书作为一本讲述中国本土医疗产业发展的案例,其目的在于为我国医疗产业从业人士和投资者提供一个本土化的参考与借鉴。该书具有原创性,本土性和综合性的三大特点。通过对12个涵盖了医院与医院集团、生物制药、健康养老、互联网医疗、医疗器械等五大医疗细分领域的案例进行研究分析,讲述了中国本土医疗产业发展的过程,为我国医疗产业从业人士和投资者提供本土化的参考与借鉴。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