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疫情冲击下电竞赛事回归线上 腾竞体育自立门户后遭遇“周年考”

作者:何青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12 21:58:32

摘要:因为疫情的影响,国内大部分赛事先后停摆,据了解,今年4月30日前国内很难有大型体育赛事开展。疫情的影响也扩赛到了海外,美东时间11日晚间,NBA宣布暂时停摆,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也都因相关人员确诊新冠病毒肺炎而考虑暂停事宜。

疫情冲击下电竞赛事回归线上 腾竞体育自立门户后遭遇“周年考”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何青汉 北京报道

无论是主动变革还是疫情之下的权宜之计,电子竞技以线上赛制率先恢复运作,但就目前而言,后者所占得因素更多一些。

3月11日晚,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人气战队IG对阵VG的比赛如期开赛,斗鱼比赛官方直播间显示,该直播间热度一度超过680万,而斗鱼当家主播PDD直播间同时段热度为610万。从观感而言,电竞比赛线上赛制与以往并无太大差别,唯一的区别是线下展示环节的消失。

因为疫情的影响,国内大部分赛事先后停摆,据了解,今年4月30日前国内很难有大型体育赛事开展。疫情的影响也扩赛到了海外,美东时间11日晚间,NBA宣布暂时停摆,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也都因相关人员确诊新冠病毒肺炎而考虑暂停事宜。

在此背景下,与互联网存在天然契合度的电子竞技以线上赛制吸引眼球,据了解,LPL已于3月9日率先开始线上赛制,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也将于3月18日开启线上赛制。

电竞赛事回归线上的商业考量

由于体育赛事为人员密集型活动,即便现在疫情防控形式有所好转,赛事的恢复仍遥遥无期。《华夏时报》记者统计,自1月底以来已有约120场大型体育赛事活动宣布延期或取消。另一方面,观众对于体育内容的热情在上升。根据PP体育所发布的数据,春节期间PP体育的场均观赛人数同比去年上涨151.4%。

“疫情期间居民的体育锻炼需求难以得到满足,观看体育赛事成为了一种替代方式,另一反面,电子游戏反而因为疫情吸引了不少新玩家,相应的也会带动电子竞技热度的上升。”长期观察体育产业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当体育内容因为疫情无法正常生产时,电竞赛事选择开启线上赛制,凭借其独特优势抢夺用户注意力。《华夏时报》记者统计,三月份以来,腾讯旗下LPL、KPL、和平精英职业联赛(PEL)等主流赛事纷纷转战线上,网易NeXT电竞赛事也决定将春季赛调整为线上模式。

电竞赛事转战线上,游戏厂商,赛事联盟与俱乐部如何实现自身商业价值?实际上,赛事转战线上仍有商业方面考量,赛事联盟则在其中具有绝对话语权。以LPL为例,该项赛事由腾竞体育负责运营。

天眼查显示,腾竞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月,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马晓轶担任董事长,腾竞体育由腾讯和《英雄联盟》游戏厂商拳头公司合资成立,其在围绕中国英雄联盟电竞赛事的联盟管理和整体运营外,也负责拳头游戏国际赛事的本地化推广及商业化代理。另一方面,腾讯早在2015年便全资控股拳头公司。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英雄联盟开启线上赛制,其厂商和赛事联盟利益是绑定在一起的。

腾竞体育CEO林松此前曾对媒体表示,线下转线上对赛事带来了执行和运营方式的改变,但在英雄联盟的商业价值上,疫情不会对比赛营收带来长远影响。

尽管疫情对比赛长期营收不会带来过多影响,但电竞产业链其他环节仍面临商业价值受损的问题。“电竞比赛开启线上赛制也是不得已为之,转战线上也对赛事运营层面提出了新的挑战;俱乐部层面,门票收入丧失,赞助商的线下权益也受损,后期可能会面临赞助商一些资源置换的要求。”一位电竞赛事执行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

游戏产业分析师张焱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电竞赛事收入来源主要为门票收入、周边售卖和赞助商及转播收入,转战线上不会对赛事价值产生重大影响,但对俱乐部而言则不然,目前中国电竞市场厂商与俱乐部处于不对等的地位,赛事挣钱,俱乐部却因巨大的运营成本难以盈利,加之线上赛制俱乐部的赞助商展示权益受损,可能会对俱乐部接下来招商运营带来影响。”

仅冲击票务营收 未来仍要回归线下

实际上,对于联赛而言开启线上赛制失去的仅仅是门票收益,收入大头的版权和赞助商收益并不受比赛形式影响。仍以LPL为例,根据腾竞体育发布的《英雄联盟中国电竞白皮书2019年版》显示,2018年内其票务收入与周边售卖收入均占总营收8%,赞助商收入和版权收入则分别占比27%和57%。林松也曾对媒体表示,“赛事转向线上后,LPL除票务外的营收基本不受影响。”

“对于赛事主办方而言是乐于在特殊时期将比赛搬到线上的,比起门票收入的少量损失,赛事长期停摆伤害的是赛事影响力,以英雄联盟而言,中国俱乐部连续两年获得全球总冠军,今年的全球总决赛也将在上海举行,在电竞赛事高速发展的窗口期,赛事主办方不想让品牌影响力流失。”张焱表示。

但从长远来看,线上赛制对于赛事联盟生态的建设是腾竞体育要考虑的问题。一方面,目前国内电竞俱乐部仍未建立起长期良性的商业模式,其收入来源在于联盟收入分成、赞助商及直播约,其中战队自身所签署商业赞助占据占很大一部分。开启线上赛制,俱乐部赞助商的权益受损关乎到“生存问题”。

另一方面,LPL主客场赛制在商业模式未能跑通的情况下,持续线上模式无异于在“倒车”。2018年,LPL开启了主客场赛制,电竞俱乐部纷纷入驻北京、上海、杭州、重庆等城市。根据《白皮书》显示,电竞主客场要探索的商业模式主要在于俱乐部主场与商业综合体结合、建立面向年轻群体的消费地标、电竞IP与主题园区结合等尝试,如人气战队RNG便将主场设置在了五棵松。

但主客场计划实行至今两年,其商业模式仍未跑通,俱乐部反而因主客场赛制增加了运营成本,线上赛制的到来,又让主客场赛制对商业模式的探索停滞。“主客场对于俱乐部运营层面影响巨大,场地租金、比赛交通成本都会上升。”张焱说道,“另一方面,线上赛制使得俱乐部失去了门票收益,赞助商的线下展出权益也会受损,如果电竞赛事长期不恢复线下比赛的模式,可能会引起赞助商与联盟的博弈。”

目前中国电竞行业行业仍处于发展阶段,平衡好各方利益才是关键,线上赛制期间,腾竞体育需要平衡好联盟与俱乐部的利益,如果俱乐部迟迟没有可行的商业模式,联盟的生态体系将被破坏。若疫情得到控制,电竞赛事仍将选择回归线下举行。即便目前的线上赛制仍为“权宜之计”,但在各行各业都因疫情遭受冲击之时,电子竞技迈出了第一步。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