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腾讯音乐版权到期前夕 网易阿里储备粮草 在线音乐平台加速版权争夺

作者:何青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19 21:26:09

摘要:目前,腾讯拥有华纳音乐、索尼音乐和环球音乐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实际上,今年腾讯音乐与环球音乐的版权合作即将到期,与腾讯音乐同处于第一梯队的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也开始了版权合作动作。

腾讯音乐版权到期前夕 网易阿里储备粮草 在线音乐平台加速版权争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何青汉 北京报道

在线音乐市场目前竞争的核心仍是版权。

3月17日,腾讯音乐(股票代码:TME)发布了全年财报,其2019财年净利润为39.82亿元,同比增长117.2%,营业收入为254.34亿元,同比增长33.97%,用户的付费率和用户留存率也持续提高。

营收、净利的双增长源于其在音乐版权上的龙头地位。目前,腾讯拥有华纳音乐、索尼音乐和环球音乐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实际上,今年腾讯音乐与环球音乐的版权合作即将到期,与腾讯音乐同处于第一梯队的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也开始了版权合作动作。

3月13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吉卜力工作室达成版权合作,获得其旗下动画音乐全面授权;近期,虾米音乐也宣布与太合音乐达成数字音乐内容合作。平静之下暗潮涌动。

新一轮的版权争夺

“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够回归一个合理理性的价格。”今年2月底网易财报电话会议上,网易CEO丁磊对于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权独家销售模式表达了不满,丁磊表示,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销售模式,使得包括网易云音乐在内等需要购买版权的公司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的成本。

丁磊所言非虚,2017年,腾讯以3.5亿美元现金和1亿美元股权的价格,拿下了环球音乐三年独家版权,而这一价格超出了环球音乐报价的十倍。尽管目前不同音乐平台的版权互授达到了99%,但剩余1%的核心优质版权才是用户选择产品的决定性因素。

高溢价的版权合作提升了其它在线音乐平台的竞争成本,也使得弹药充足的平台获得了更多的用户。根据极光大数据所发布的《国内在线音乐社区研究报告》显示,截至去年上半年,腾讯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与网易旗下网易云音乐均实现了MAU超八千万,同处于第一梯队,网虾米音乐则位于第二梯队。

尽管丁磊对于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权独家销售模式有所不满,但不可否认的是版权仍是当下各大音乐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实际上,在去年获得阿里巴巴等7亿美元的投资后,网易云音乐开始在音乐内容版权上发力。

今年网易云音乐从腾讯音乐手中拿下《歌手·当打之年》独家音频版权,13日又与吉卜力工作室达成合作,实际上,从2017年开始网易云音乐便开始引入日本音乐版权,先后与爱贝克思(avex)、日本哥伦比亚唱片等达成版权合作。接近网易云音乐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网易云音乐一直重视日本音乐版权的引入,云音乐中也有一批喜爱日音的忠实用户,但被外界所了解较少,目前网易云音乐也加大了对引入版权的推广力度。”

在反对版权独家销售模式上,虾米音乐立场更为彻底。近日,虾米音乐与太合音乐达成版权合作,而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此次合作并非独家合作形式。实际上,此次虾米音乐是代表着整个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与太合音乐进行版权合作。

阿里巴巴方面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此次合作将涉及音乐版权、IOT智能设备、在线K歌等领域。”其中IOT智能设备和在线K歌所指的则是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旗下的天猫精灵、唱鸭和鲸鸣等业务。

随着腾讯音乐与三大唱片公司的部分版权合约即将到期,在线音乐市场或将迎来新一轮的版权争夺。

在线音乐平台未来在哪

在线音乐平台除了会员、广告和数字专辑售卖,还能否探索出更多的商业可能性,即便是在版权处于龙头地位的腾讯,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腾讯音乐的营收主力仍是社交娱乐业务,即直播和在线K歌业务。财报显示,2019年,腾讯音乐营收254.4亿元,其中在线音乐服务营收为71.5亿元;来自于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为182.8亿元。

另一方面,尽管去年第四季度在线音乐付费率有所上升,从去年同期的4.2%上升至6.2%,但这一付费率仍然过低。以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为例,截至去年第四季度Spotify月活跃用户数量为2.71亿人,付费用户总数来到1.24亿,用户付费率超过45%。

这也意味着,重金换取的版权内容仅凭内容付费难以获取较高的收益,更广泛的利用版权内容才是在线音乐平台们发展的方向。如果说在线音乐上一个阶段竞争的是版权内容的数量和分发能力,那么在用户更加多元化的现在,平台方更应注重如何利用版权推出内容、原创产品和玩法,而不是单纯的作为一个音乐播放器。

尽管虾米音乐目前市场占有率已被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落在身后,但在音乐赛道上,虾米和其背后的阿里巴巴在创新上先行了一步。去年六月,阿里巴巴成立创新业务事业群,包括虾米音乐、天猫精灵及创新型短音乐产品鲸鸣、唱鸭等业务均属于创新事业群。

据了解,此次阿里巴巴与太合音乐的合作,也由创新业务事业群主导,通过此次合作,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旗下的虾米音乐、天猫精灵以及短音乐创新产品鲸鸣、唱鸭将获得太合音乐旗下艺人歌曲授权和内容解决方案。

实际上,在虾米音乐用户规模难以有效赶超腾讯音乐及网易云音乐的情况下,不断创新音乐内容的独特玩法成为阿里巴巴在音乐赛道上的生存方式。根据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发布《2019年度95后用户K歌洞察报告》,我国在线K歌用户规模超过3亿人,其中95后已经成为主力用户群体。全民K歌活跃用户领跑行业,唱鸭月活跃用户增速最快且成为95后最喜欢的K歌产品。

但在另一方面,阿里旗下对于音乐产品的创新过于细分,同类产品模仿难度也较低。今年1月份,“唱鸭”微博发文指责K歌app“唱吧”新版本功能对“唱鸭”进行抄袭,唱吧则否认了抄袭并引发了口水战。

阿里旗下的音乐创新产品仍为布局阶段,《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在音乐赛道上阿里创新事业群有数个产品在跑,唱鸭、鲸鸣已经获得市场反应,也有一些产品处在初期打磨阶段甚至被取消,即便是取得了突破的唱鸭目前也未进入商业化阶段,若较为成熟的平台将其功能移植,势必对处于成长期产品造成打击。

“现阶段在线音乐平台变现不能单纯依靠内容付费,而是需要融入到泛娱乐更多的领域,如短视频配乐、游戏音乐制作和授权,以及其他角度,让包括音乐创作者在内的更多领域的内容创作者,可以通过授权音乐的方式,解锁内容上更多的可能。”互联网产业分析师张书乐对此表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