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四季度业绩突变拖累全年净利 游族网络成本猛增钱花哪了

作者:何青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3-06 20:28:05

摘要:尽管在今年一季度给出了净利同比增长80%-100%的业绩预测,游族网络(SZ.002174)仍因2019年全年业绩遭到“腰斩”而股价下跌。

四季度业绩突变拖累全年净利 游族网络成本猛增钱花哪了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何青汉 北京报道

尽管在今年一季度给出了净利同比增长80%-100%的业绩预测,游族网络(SZ.002174)仍因2019年全年业绩遭到“腰斩”而股价下跌。

3月2日,游族网络开盘即跌停,机构主力纷纷出逃。在之后的几个交易日也未见好转,截至3月6日收盘,游族网络股价报22.69元/股,累计五个交易日跌幅近16%。

股价下跌源于2019年游族网络全年业绩不及预期。根据公司业绩预告,游族网络2019年全年预计净利润为5.5亿元,同比下降45.47%,然而2019年前三季度,游族网络便累计实现7.04亿元的净利润。换言之,2019第四季度不仅没有贡献利润,反而拖累了全年业绩。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业绩预告发布当天,游族网络还发布公告称公司原财务总监鲁俊申请辞职,新财务总监将由费庆担任。临近年报披露日更换财务总监,不禁引发市场猜想。《华夏时报》记者就上述问题多次致电游族网络董秘办,但一直未有人接听。

赚钱季变赔钱季

由于赶上了疫情期间“宅经济”顺风车,游族网络一季度表现亮眼,证券机构也纷纷给出“买入”评级。今年一季度,游族网络预测实现盈利3.1亿至3.45亿元,同比增长80%到100%,游族网络方面表示,增幅较大源于今年1月至3月公司老游戏运营平稳,旗下新手游《少年三国志2》也于去年12月上线,对主营业务收入及利润有积极影响。

华创证券指出,受到疫情影响,春节期间,手游市场收入规模,下载量等多项指标亦出现明显上升。这一时期催生的大量游戏新增用户有望大比例转化为长期留存用户,提供长期变现的可能;伽马数据所发布的报告则显示,今年一月份中国手游规模达47.7亿元,同比增长49.5%,环比增长37.5%,游族网络也从其中分了一杯羹。

不过,游戏行业分析师张书乐却表示了不同看法:“疫情期间的高增长会让游戏公司留存一部分用户,但这部分用户对于大盘的影响并不大,这样的增长也不可延续,疫情结束后增长会回到正常的增幅上来。”

资本市场的反应也一样,尽管信达证券、东吴证券、国信证券纷纷给出买入评级,但游族网络一季度的增速显然难掩2019全年的业绩下滑。自3月2日开盘后,机构资金纷纷出逃,3月2日盘后数据显示,深股通净卖出1.29亿元,四机构席位卖出3.35亿元。

在此之前,众多券商机构的研报中,均预测游族网络2019全年归属于上市

股东净利润在10亿元左右,这样的预测也不无道理。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财报发现,2019年前三季度,游族网络分别实现净利润1.72亿、2.34亿和2.98亿,累计7.04亿元;在另一方面,长久以来第四季度一直贡献着占游族网络全年超过30%的净利占比,2016年至2018年,游族网络第四季度净利润贡献占比分别为39%、30%、32%。若以此计算,游族网络有能力实现2019全年净利10亿元左右。

然而去年第四季度,在游族网络“公司主营业务保持稳步发展,财务状况良好,主营业务收入较同期基本持平”的情况下,其四季度不但未能贡献盈利,反而单季度亏损。

四季度业绩蹊跷钱花哪了

对于这张令市场意外的预测成绩单,游族网络方面表示,其全年业绩不佳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公司为保障国内和海外市场持续稳定发展,扩大市场份额,本期在广告宣传及人力成本方面投入较大,同时由于代理游戏产品数量的增加使得分成成本也相应增加。”另一个原因则是其全年投资收益的下降,公告显示,游族网络2019年公司投资收益约为1亿元(未经审计),上年同期投资收益为2.27亿元,同比下降55.60%。

但记者仔细研究财报则发现,游族网络四季度业绩多有蹊跷。

一方面,其全年投资收益全部来自于前三季度:2019年上半年游族科技实现投资收益9850万元,第三季度实现投资收益189万元,累计前三季度投资收益超1亿元。换言之,游族科技第四季度并未产生投资收益。

另一方面,四季度成本突然飙涨。根据游族科技描述,亏损则来源成本的增加,而《华夏时报》记者梳理财报发现,2018年全年游族网络在推广宣传费用及用于销售人员薪酬上的支出为3.68亿元;2019年上半年这一数据为1.91亿元,同比下降了30.48%。第三季度这一数字则为115万,同比下降超100%。然而,尽管在2019年前三季度游族网络大幅压缩了广告宣传及人力成本,却又在第四季度大幅增加此方面支出,若以全年业绩与前三季度以披露数据相比,游族网络第四季度在广告宣传和人力成本方面投入超过3亿元。

游戏行业分析师张焱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国内手游推广主要集中在线上,游戏企业的广告成本则包括邀请代言人,制作买量视频素材,通过各种平台买量等操作,在新游戏推广期,此方面投入资金额度不在小数目。”

实际上,去年第四季度,游族网络确实有新游戏发布,去年12月,《少年三国志2》上线,手游买量排行榜上却不见其踪影。根据DataEye发布的《2019移动游戏全年买量白皮书》显示,2019年手游买量投放指数排行榜中前一百中,游族网络旗下《少年三国志》、《少年三国志2》、《天使纪元》等游戏均未在其中。

“集中的买量一般都会带动产品下载量、用户数的增加,国产游戏厂商目前都保持着买量思维,买量也是手游产品营销的有效方式。”张焱对记者说道。以莉莉丝旗下手游《剑与远征》为例,据了解,《剑与远征》自一月份上线以来,买量及品牌营销投放已超过2亿,与之相应的是春节期间其游戏流水排在第三位,仅次于腾讯旗下的《王者荣耀》和《刺激战场》。

相比之下,在四季度“广告宣传及人力成本方面投入较大”的游族网络,其旗下游戏并未掀起太大水花。4月15日是游族网络披露的2019年报发布日,其成本究竟花在何处从而导致四季度业绩的“急转直下”,或许在那时才能水落石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