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效应溢出,土耳其经济下坠“失衡”

作者:梁婷婷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07-23 00:45:28

摘要:无论是上周五未遂的政变,还是政变后总统埃尔多安不断扩大的肃清,显然都让土耳其这个横跨亚欧两洲的国家,再一次被置于了“失衡”之地。

政变效应溢出,土耳其经济下坠“失衡”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梁婷婷 北京报道


无论是上周五未遂的政变,还是政变后总统埃尔多安不断扩大的肃清,显然都让土耳其这个横跨亚欧两洲的国家,再一次被置于了“失衡”之地。

市场急速下挫

上周五,军方政变的消息一经传出,土耳其国内市场就迅速作出了激烈的回应。美元兑土耳其里拉一度被深拉上涨至3.05附近,创下土耳其里拉近8年的最大单日跌幅。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在政变之后,肆无忌惮地画出了一条近90度的急转直上的上扬曲线。Borsa Istanbul 100也从7月15日的83000点附近,迅速崩溃,下挫触及75472.23点。诸如TVA机场和土耳其航空等航空板块,也遭受到了最无情的抛售,其中TVA股价一度下挫近19%,土耳其航空股价损失近15%。

政变最终归于无果,总统埃尔多安仍然把权杖紧握在手。然而,当市场正要重拾部分“信心”之时,埃尔多安却不知疲倦地在军界、司法界、教育界相继发起了声势浩大的肃清,并宣称要恢复死刑。于是,外界开始逐渐意识到,虽只持续了数小时,这一次未遂的政变并非“雁过无痕”。埃尔多安在政变后数日内逐渐变换上“冷酷”的面孔,已然引发了外界比对政变更为严重的不安。截至7月20日,土耳其里拉在政变失败收复部分失地之后,重新跌回了1美元兑3.05里拉附近。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继续震荡上涨至了9.660。Borsa Istanbul 100也在收复失地至78000点附近之后,重新下挫至76000点之下。

经济复杂体

土耳其国内政治的波动,显然已不可避免地让其经济前景变得“扑朔迷离”。而事实上,早在政变前,土耳其经济就已经是个“褒贬”不一的复杂体。

2015年全年4%的经济增长,不断被刷出新低的失业率,以及最低薪资水平近30%的增长,都让土耳其不失为新兴市场中最为标准的“绩优股”。然而,正如世界银行和经合组织(OECD)日前分别发出的报告中分析的一样,土耳其高企不下的通胀水平,以及对外资的高度依赖,都是其经济的最大弊病之所在。

2016年6月,土耳其的整体通胀水平在7.6%,这一数字虽然比今年1月份的通胀水平下降了近2个百分点,但根据世界银行报告的分析,这其中主要是得益于近几个月来良好的气候条件,以及俄罗斯禁止进口土耳其部分农产品等因素促成的粮食价格的下跌。根据统计,6月份食品价格的下跌为土耳其的通胀贡献了近1.6个百分点的削减。然而,在除去食品价格和油价等受季节因素影响颇深的核心通胀水平方面,土耳其的表现显然没有那么良好。数据显示,土耳其6月份的核心通胀仍然高达8.7%。更为不利好的是,土耳其的最低薪资水平已经上涨了近30个百分点,消费信贷也正在逐步回暖之中,如若参考进这些因素,土耳其的通胀水平的上涨,在未来中期来看是个大概率事件。

土耳其经济受到诟病的另一个显要弊端,是其对外资的过度依赖。近些年来,对于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来说,外资的涌入都是其经济赖以高速增长的重要动力,这其中,土耳其对外部资本的依赖程度也相当显著。最近几年,土耳其依赖的外资形式更是从直接投资等形式,逐渐转变成单纯的债务形式居多,当然这对于新兴市场国家来说也是一个通病。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2015年土耳其对外的短期债务就占到了其GDP的近20%,长期债务占到了GDP的40%左右。也就是说,土耳其2015年的总对外债务占到了其全年经济增长的60%。根据经合组织的计算,2016年,土耳其要平掉其经常项目下的赤字,以及偿还其到期的对外债务,需要的资金将占到全年GDP的25%。这无疑对土耳其的外汇储备水平,以及土耳其里拉的汇率稳定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

如今,经济固有的问题,加上国内政治动荡带来的更大的不确定,无疑给土耳其经济的前景画上了一个大问号。7月18日政变之后,全球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就已经率先将土耳其主权信用评级放进了下调的观察名单之中。土耳其当前在穆迪的主权信用评级为Baaa3,属于投资级的最低等级。如果穆迪最终下调了土耳其主权信用评级,那土耳其的主权信用将最起码沦为投机级。根据穆迪的公告,土耳其政变主要会从挫败土耳其经济增长、延迟政府进行经济改革以及减少资本流入三个方面,对土耳其经济产生中长期的影响。就在记者发稿前,标普突然将土耳其主权信用评级从此前的BB+下调至了BB,展望从此前的稳定变为负面,土耳其里拉闻讯下跌至1美元兑3.08里拉附近。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目前看来,土耳其政变以及其后续效应,短期内还只是波及到了其国内的经济和市场,除了部分诸如墨西哥等新兴经济体市场受到了短暂的牵连之外,国际范围内的溢出效应十分有限。政变发生后,印尼卢比、墨西哥比索以及巴西雷亚尔等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跌幅,不过随即迅速收复了失地。然而,土耳其的政治风险似乎难以避免地再一次让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政治稳定性重新受到了质疑,这似乎也让今年年初以来新兴市场出现的反弹不可持续性的话题,再一次被放到了桌面。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7)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59050 [article_id] => 59052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艾康鹏","update_time":1469200032},{"editor_nickname":"艾康鹏","update_time":1469204017},{"editor_nickname":"超级管理员","update_time":1469238697}]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469200032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59050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