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美对华政策能否更具建设性?

作者:刘卫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9-25 22:22:25

摘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邀请,正在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次访问必将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带来新的契机。深入分析中美关系对双方和对世界的影响至关重要。

美对华政策能否更具建设性?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邀请,正在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次访问必将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带来新的契机。深入分析中美关系对双方和对世界的影响至关重要。

美对华政策必须更理性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董事会主席约翰·桑顿教授认为:中国的崛起对世界能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尤其是对美国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是全世界领导者都应该思考的问题。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问题是如何作出战略性的判断,尤其在中美关系这方面,如何看待中美关系的长远前景以及中期和近期的发展,我们如何能为改善中美关系作出贡献?

中国和美国,以及两国之间的关系是地缘政治。地缘经济是地缘政治最重要的一环,地缘经济关系是我们的有生之年,包括我们有生之年以后最重要的一个关系。两国之间的关系在21世纪如果非常稳健与健康,无论对于中国、美国乃至世界,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这将确保21世纪是一个和平和繁荣的世界。

从长远和战略的角度来看,美国的基本利益跟中国的基本利益一致,中美两国是有着重要利益互动和战略需求的国家。中美的巨大合作空间更有益于全球利益。但是,如何加强中美的沟通和了解,建立起有利于双边和世界和谐发展的中美关系,始终是中美面临的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中国的崛起是当今世界发生的最重要的事。谁先能更好地了解中国,谁就掌握了参与和推动历史的资本。因此,中国和美国需要携起手来做几件具有前瞻性的大事,面对未来种种不确定因素,世界各国都需要中美之间有更积极的合作,能够建立起更具战略性、前瞻性的关系。

基辛格曾说:每一位总统入主白宫时都很希望了解中国,但是很可能又是从头开始去了解中国,因为他们以前对中国的了解并不是很透彻。所以几乎每一个新总统都要重新审视对中国的政策。

而今,中美关系应该是处在历史上最好的阶段,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中国领导人对中美关系持久的看法和观点。从长远和战略的角度来看,美国的基本利益跟中国的基本利益一致,中美两国是有着重要利益互动和战略需求的国家。对此,美国领导人也逐渐有清晰的认识。从中美双方在防治禽流感的合作到日前美方加强太空合作的提议,到今天中国参与美国金融危机后的全球性合作,都表明了中美两国合作领域的广泛与丰富。事实上,中国已经不再是第二流的经济体。美国从政治人物到公众都必须明白这一点。中国过去大量、持续购买美国政府公债,是美国经济稳定的一个重大支撑。在世界事务上,中国的关注已经不容美国忽视。事实上,无论是欧盟、日韩、东盟抑或是中亚与俄罗斯,都多多少少在中美关系中扮演着微妙的角色。妥善处理与这些国家的关系,有助于中美关系走向稳健。

一个需要华盛顿直面的现实是,美国如今在几乎任何一个领域,都无法忽视中国的存在和作用,中美关系也正进入一种真正的大国关系常态。而随着美国国内政治气氛的改变,以及全球合作的需要,美国的对华政策仍有向更理性、更具建设性方向转变的空间和动力。

21世纪将是中国世纪  

2006年3月22日,在中国清华大学,三位美国参议员科本、葛拉罕与舒默,就由他们提出的对中国商品征收27.5%惩罚性关税的议案之事,进行了他们首次来华之后的第一次与非官方人士的对话。我有幸参加了这次不同寻常的对话。我也就是那位被《华盛顿邮报》翌日报道的“一位身着蓝色衬衫的青年学者,则将矛头指向参议员问道,这些支持惩罚性关税法案的议员究竟有多少人曾到中国参访过,许多美国人其实对中国的内部实况根本不了解”的中国青年。

看到当时三位美国参议员对中国乃至于中美关系的深刻理解还有待加强,我认为,只有加强中美双方多层的了解,才有益于中美双方乃至于世界长期友好和谐发展的基本战略。第二天我便向《时代》周刊撰文表明观点:如此的议案,如果通过,必将使得中国许多原来对美国怀有好感的年轻人,以及最支持提升中美关系的社会精英完全改变对美国的态度,为中美未来潜在的战略合作埋下隐患。

约翰·桑顿曾对我说:“中国的崛起是21世纪最重要的事情,这是你们的使命。在外国人面前,每个中国人都是中国的大使。”

从2003年起,约翰·桑顿以清华大学教授的身份不止一次在“全球领导力”课堂上告诉我们:“21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我相信,很多中国人还没有真正意识到中国经济的发展已经,并且将对世界产生怎样的影响。

汤姆说世界会变得平坦

《世界是平的》作者汤姆·弗里得曼他在书中说道,21世纪全球化的最大特点就是当今的世界正越来越“平坦”,世界各部分均互通互连,政治和经济壁垒不断降低,几乎任何事情,都可在新技术的平台上于瞬间布告于全世界。按照他的观点,我们正生活在3.0版全球化时代,世界是平坦的。

2005年10月的一天,在一次笔者与汤姆·弗里得曼先生对话时,我说:“地球无论在物理上是圆的也好,世界无论在理念上是扁平的也好,我们谈到的只是一个距离的问题。在你谈到平坦的、扁平的世界里面,我认为扁平不是完全平面的扁平,而是分层次的扁平。第一个层次是你所倡导的科技的层次、技术的层次;第二个层次是思想和生活变化的层次;第三个层次就是在科学技术和生活思想改变了以后,行动的一个层次。这是三个层次,也是三个阶段。”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在一次约翰·桑顿教授清华大学“全球领导力”课堂上,他问我们唯一的问题是:互联网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他说,如果1976年就有了互联网的话,尼克松总统访华的机密就不存在了。基辛格想表达的意思实际上就是:柏林墙倒塌了,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不存在了,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不存在了。西方国家的短波无线电卓有成效的工作就是参与颠覆了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1989年7月,老布什访问东欧回国后说了一句话,“这是我们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在无形战线上最成功的胜利。”互联网带来的实际上是一个意识形态的势头,说的更确切一点就是未来的世界是一个没有秘密的世界,是个强大意识形态相互渗透到每一个心灵当中的世界。我问汤姆,在这种情况之下,世界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对于世界的未来,美国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中国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中国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你能不能告诉我们或者你能不能预言20年以后的中国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汤姆回答说:“你提到了很重要的几点问题,但是我的答案让你失望了。说实话,我不知道。我觉得世界的确是平坦的,从我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九个月之内就写成了一本书发表了,但是我对这个研究还不是特别深入。今后世界的走向是什么样的?这个想法还是不成熟的。我这本书从写到现在只有九个月的时间世界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5年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根本就无法预测。但是有一点我觉得还是可以确定的:世界会变得平坦。这就是我的观点。还有另外一个观点:事情变化的速度会非常快,因此我们要做好准备,系紧安全带。”

美国应为世界作出好表率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我们该如何看历史,看现实,看未来,看中国,看世界?

我们知道,无论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经济活动与其他社会活动一样,都受到特定的时间、地点以及占据主导地位的思想倾向的控制。发端于美国的金融危机的现实可以证明,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从非历史的立场派生出的乌托邦主义和傲慢,正在威胁着人们从美国缔造者那里继承来的宪政体制,并诱导其野心勃勃的信徒去追逐“美利坚帝国”的梦想。如果对这个已经侵蚀了美国精神和意识形态所包含的危险视而不见的话,那么将会发生极为严重的后果。

金融危机之后的一年时间,政府干预使得美国实体经济有所恢复,消费有所回升,失业人数略有减少、外贸逆差持续好转。这些因素都显示,美国经济正从危机中渐渐复苏,这些都给了人们很大的信心。

美国现实的主要问题是如何真正恪守以人为本的社会原则和保证每个人能够分享发展成果,从根本上修正已在过去的岁月里,产生的一系列充满极度个人主义基因的政策措施,因为它的核心不是通过政府解决经济社会问题,而是仅仅通过市场。在美国历史上,存在自由放任主义与政府干预三次大的历史之争,对美国政府的经济政策和美国经济的走向产生了重大影响。世界经济百年起伏动荡的历史表明,让所有国民获益是实现有效扩大需求和促进经济健康发展的关键。

站在整个全球任何一个坐标来看世界,平衡“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是重要的目标。但如何从全球范围来实现这两大目标?这是关系到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大问题。从整体来看,那些最富有、最发达的国家,实际上应该为此做出更大贡献。但目前这些国家包括美国在内,并没有做出好的表率,并没有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他们基本上只会关注自己国内的一些问题,不会太关心世界上其他地方的情况。

中美应共同面对未来挑战  

从中国现况来看,中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中国的稳定,中国保持经济发展的相对高速,对世界意义重大。

众所周知,由美国引发的前所未有的全球范围金融危机中,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虽然中国有着巨大的潜力和内需市场,经济不可能出现崩溃现象,但必须意识到风险的存在。美国金融危机带给中国新的发展机遇,其所导致的全球金融体系的重大变化,将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面对美国经济刺激计划的实施,全球的供求关系正在发生变化。中美两国的决策者需要充分发挥智慧,共同调整贸易结构失衡,共同解决所面临的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

经济的发展已将中国推向了世界经济最举足轻重的位置。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的经济发展促进了整个世界的经济发展。中国在21世纪开启了历史新进程。但中国当前面临三大挑战。第一个挑战是“资源”,第二个挑战是“环境”,第三个挑战是“社会和经济协调发展”。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大国的崛起往往不是一个顺利的过程,在崛起的过程中都会引起一些冲突或者争端。但很多迹象表明,中国在这方面有望摆脱历史的怪圈,找到自己最好的发展道路。事实也证明,中美只有联手共同面对挑战,世界才有光明未来。

(作者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访问学者、研究员,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研究员)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9)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