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增加需求应从三方面加快改革

作者:刘卫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5-06 21:42:00

摘要:增加需求应从三方面加快改革

增加需求应从三方面加快改革

■刘卫平


    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真正的挑战在于经济增长的不可持续性,其原因是需求不足。在全球金融危机以前,中国快速的经济增长,部分原因归于来自美国和欧洲强劲的外部需求,而这些需求现在正逐渐减小,中国投资率将持续走低。要解决中国经济的扩大需求和持续增长问题,需从三个方面推进改革。
应调整财政制度
    中国增加需求的方法应该是调整中国财政制度,这将有利于弥补放缓的投资增长和变弱的出口市场。中国财政预算的不合理在于其有限的规模,以及中央和地方的收入和支出分配的方式不一致。社会主义经济体的特点是能够拥有和控制所有关键性资源并主导所有主要的战略活动,而中国财政总预算只占了国民生产总值(GDP)的28%,这个比例与其他类似国家相比[中上收入国家:35%,经济与合作发展组织(OECD)大多数经济体:40%-45%],实在是出奇的小。世界银行报告《2030年的中国》称,与其他类似国家相比,中国财政预算所提供的社会服务及其他消费需求所占GDP的百分比排倒数第三。这就解释了中国总体消费比例(家庭和政府)要比其他类似国家低10%-15%的原因。如果实施了财政改革,此项改革能够提高政府支出,多增加其占GDP的4%-5%。这样一来,就能够确保中国有足够的需求,以维持其年均7%的经济增长率。
    首先是控制政府规模,优化税收结构。政府的规模和结构都需要做出重大调整。此外需要调整增值税税率。完成“营改增”之后,将增值税的现行税率从17%降到9%。在收入结构上,完善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征收制度,提高这两个税种在政府收入中所占比重。重构增值税税率,将部分含碳产品的税率提高到30%。完善收入分配,建立遗产与赠与税。
    其次是优化支出结构。失业保险须有较大程度的提高。失业保险支出占GDP比重需要从“十一五”期间的0.07% 提高到“十二五”的0.5%。此外,还必须大幅度地提高城乡“低保”的补助标准。为改善收入分配,促进长期经济增长,需建立贫困家庭儿童补助项目,以解决“穷二代”和贫困的代际传递问题。
    再次要建立新型的中央政府。中央政府转型到制定政策与提供公共服务并重。中央政府在调控经济波动、改善收入分配和治理环境污染等方面承担更多的职能。地方政府职能集中在教育、消防等本地事务上。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必须由中央政府负责。失业保险、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社会救助等支出由中央政府负责,建立覆盖全国所有人群的制度。
    另外要建立覆盖全国的社会保障号码和污染信息系统,打造执政基础设施。这是解决新时期面临问题的必要条件。为了更好地解决问题,政府还必须建立有效的执政基础设施,必须新设统一的社会保障号码。建立“社会保障号码工程”办公室,在3到5年内建立覆盖全国的、由中央政府负责管理的公民信息系统,为宏观调控和收入分配调整服务。
打破垄断
    中国政府应该使私营企业发挥更大作用、使更多经济部门参与到竞争中去,从而打破垄断,更大的经济创新会有益于中国经济获得更多的增长。改革并不一定代表竞争,而竞争并不等于开放的对外竞争。但是鉴于私营经济部门目前占经济总产出和就业的四分之三,中国有理由推行反垄断议程,从而开放更多经济部门。但真正的问题是,中国是否真的愿意让其经济朝此方向发展,是否真的希望将国有企业置于此种竞争之中。
    尽管中国领导人已经意识到改革的必要性,但来自国有企业的抵抗比预期的还要强劲,仍然是实施改革的政治障碍。过度投资才是扎根于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中的结构性问题。
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同时人民币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也必将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人民币国际化既有收益,也有成本,但收益整体上远远大于成本。因此,应该利用美国QE政策退出之机,积极创造国际化的有利条件,逐步稳妥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一是应强化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监管,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新兴市场动荡主要是由于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退出而引发资本外流。中国的资本项目在尚未完全开放的条件下,受到的影响冲击比较有限,但我们不能故意推迟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进程。
    二是审慎推进人民币汇率改革机制。目前人民币汇率接近均衡水平,在短期内,新兴市场货币汇率波动的增加,可以带来一定的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预期,以及双向波动。我们应该抓住这一有利时机,推动实现由市场供求确定的利率市场化改革的目标和需求决定的汇率形成机制。
三是利用美国QE政策退出之机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在新兴经济体的背景下,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面临流动性压力,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国家可以有条件地开始签约国之间的货币互换。人民币国际化虽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可以同时全面推进人民币的结算、储备和投资三大要素的国际化水平。
四是适当调整外汇储备的投资策略。中国应积极主动调整外汇储备的投资策略,稳步推进外汇储备资产多元化。
(作者为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研究员)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0)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