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制定向西开放战略 整合亚欧大陆经济

作者:刘卫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10-15 23:16:00

摘要:推动亚欧大陆经济整合,打通亚欧大陆桥南线的可能性。与南线有关的国家之间十分复杂的利益交错实际上为中国推动亚欧大陆桥南线的建设提供了一定的有利条件。
刘卫平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也就是冷战结束之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得益于有利的国际环境。美国与俄罗斯无暇东顾,再加之中国与东亚、东南亚各国以及欧盟发展的深度双边合作,形成了中国近年来经济快速发展的有利的外部结构性条件。然而,这一切随着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美国的亚太再平衡出现深刻的变化。
    面对国际环境的急剧变化,中国的学术界、大众传媒以及各政府职能部门正在进行一场究竟是应该选择海权战略还是陆权战略的争论。海权与陆权的战略之争在目前的集中表现是前者主张中国彰显军事实力,全面反击中国在东海和南海面临的各种挑战,而后者主张中国在积极发展军事力量的同时,把政策的重点放在向西对外开放,化解目前聚焦在东海和南海的战略压力。海权派主张为了反击中国在南海和东海海域面临的战略压力,中国可以进行一场低烈度的局部战争。与此同时,中国在经济方面应该进一步加大对东南亚国家的援助以牵制美国对东南亚国家的争夺。而陆权派则强调中国的大战略应该建立海权与陆权的对冲,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许多人认为中国在过去二十年秉承的地缘经济学政策已经宣告失败。他们的主要依据是当美国重返亚太后,东南亚国家纷纷逃离中国主导的地域经济合作框架。但是,我认为正相反。正是由于中国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与美国进行了深度的经济合作,双方的经济利益才紧密地捆绑在一起。正是由于中国与东亚、东南亚国家进行的经济合作,他们才不得不有所顾忌。如果没有过去二十年中国在地缘经济方面作出的这些努力,第二次冷战早就已经随着美国重返亚太爆发了。
    恰恰是因为中国在过去二十年间推行的以地缘经济为主,以合作推动发展的策略,使得中国今天还有进行战略转圜的余地。
    目前中国的当务之急是建立海权与陆权的对冲格局。只有当中国可以两条腿走路时,才有足够的战略空间根据每个特定的历史时期、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进行选择和调整。陆权派决不否认巩固海权的必要,而是主张建立陆权战略来支持海权战略。只要中国通过陆权战略推动亚欧大陆的经济整合,不仅会把美国的战略重心重新引回到中东,把俄罗斯的战略中心重新引回欧洲,而且还可以把印度和中国的共同利益捆绑在一起,从而建立打通亚欧大陆桥的南线的政治联盟。这样也会为中国最大的传统出口市场——欧盟提供新的走出危机的发展动力。一旦美国的战略重点离开亚太,或者是注意力减弱,东南亚和东亚国家才会有更强烈的意愿与中国进行深度的经济合作。否则,它们可以被挡在亚欧大陆经济整合这一新的中国主导的新潮流之外。只有通过对冲搞定东亚和东南亚,才能为中国更加深入地发展海权打下坚实的基础。
开辟中国推动亚欧大陆
经济整合的新天地
    推动亚欧大陆经济整合,打通亚欧大陆桥南线的可能性。与南线有关的国家之间十分复杂的利益交错实际上为中国推动亚欧大陆桥南线的建设提供了一定的有利条件。从打破西方对伊朗的制裁使伊朗获得自己需要的能源这层意义上来说,中国和印度实际上是有着共同的战略利益的。对中国和印度而言,要想从伊朗获得能源,就必须经过巴基斯坦。2012年巴基斯坦把瓜达尔港的运营交给中国,中国亟须建立一条通往这个港口的铁路。中国面临的一个障碍是印度对中国的战略猜疑。然而,中国如果建立一条通过巴基斯坦进伊朗、土耳其的铁路网,并同意让印度的铁路网与此相连,就可以将中国与印度的战略利益紧密地绑在一起,从而在政治上获得印度的支持,对冲美国对中国建设通往伊朗的铁路可能的反对。2012年底温家宝总理曾对印度进行访问,签订了55 亿美元的合作协议,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是高铁,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已经对此有所考虑。2013年,李克强总理访问非洲,首推的也是高铁。
    要想打通亚欧大陆桥南线的另一个重要的国家是土耳其。中国政府在2010 年已经与土耳其和保加利亚就铁路建设的合作签约。打通亚欧大陆桥南线并不是不可能的。简言之,只要未来中国对各国利益的诉求利用得当,完全有可能开辟中国推动亚欧大陆经济整合的新天地。
    中亚国家也在不断为自身的发展寻找机会。中亚国家都在试图摆脱俄罗斯的单级控制。美国与俄国的利益冲突为中国的进入提供一个机会。
亚欧大陆经济整合
符合世界经济发展趋势
    中国之所以应该采取向西开放,以推动亚欧大陆经济整合为基础的陆权战略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符合世界经济发展的大趋势。
    中国在构建本国21 世纪大战略时必须要考虑到当前世界经济中结构性条件发生的重大变化。应该解放思想,丰富自己的历史想象力。
    海权战略,陆权战略集所有矛盾与冲突为一身化解,引开各种矛盾与冲突与经济上走向没落,但是军事上具有绝对优势的大国比军事,参与非己所长的博弈,以自己擅长的地缘经济手段扬长避短,主宰自己领导的博弈以“破”为主,风险在于与多个大国的军事冲突以“立”为主,风险可以以对冲去化解缺少陆权的掩护,海权能否建立仍然是未知数建立了陆权,就为确立海权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结合当前国际局势的急剧变化,综合比较海权与陆权两种战略选择,我们可以看出,如果目前中国突出以军事对抗为特征的海权战略,等于是集所有矛盾于一身,从而在东海、南海承受巨大的压力。但如果中国选择陆权战略,通过向西开放推动以交通基础设施为基础的亚欧大陆经济整合,将会化解转移当前中国在国际上面临的种种矛盾。如果在目前条件下中国追求以军事对抗为特征的海权战略,中国等于是要与在经济上走向没落,但在军事上仍具有绝对优势的大国进行军事对抗,这等于是参与一场非己所长的博弈。反之,如果选择向西开放,利用交通基础设施为支撑,促进地域经济整合,那中国将以自己擅长的地缘经济手段扬长避短,主宰自己领导的博弈。海权战略的重点在于“破”,即打破,甚至摧毁现有的,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综上所述,若中国没有“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陆权对冲,“海上丝绸之路”的海权建立将会极为困难。有了亚欧大陆经济整合做后盾,有了中国与东亚、东南亚的地域经济一体化,美国将失去制衡中国的重要手段。在这种条件下,中国与美国之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中国将以更为有利的地位参与环太平洋的地域经济整合,真正意义上的以中美之间的G‐2 为基础治理国际事务的制度性安排也将成为可能。
(作者为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研究员 )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8)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