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打造开放平台,已向四家车企发出股权开放邀请 华为新公司将把车企变股东?

作者:温冲 于建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3-11-28 19:45:30

摘要:在未来,长安汽车将不是新公司唯一的车企股东,新公司的技术成果也将不仅仅提供给长安汽车一家车企。

打造开放平台,已向四家车企发出股权开放邀请 华为新公司将把车企变股东?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建平 见习记者 温冲 北京报道

坚持不造车的华为,正推着自己的车BU业务变身为独立供应商,而与其再次牵手的长安汽车,也将不是其唯一选择。

11月26日,长安汽车、华为均发布公告称,双方已签署《投资合作备忘录》。经协商,华为拟成立一家新公司,聚焦智能网联汽车的智能驾驶系统及增量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新公司将作为服务于汽车产业的开放平台,对现有战略合作伙伴车企及有战略价值的车企等投资者开放股权,成为股权多元化的公司。

这意味着,在未来,长安汽车将不是新公司唯一的车企股东,新公司的技术成果也将不仅仅提供给长安汽车一家车企。在赛力斯、江淮汽车表达了对与新公司的关注之后,11月28日下午,华为常务董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余承东表示:“华为已向赛力斯、奇瑞、江淮、北汽发出股权开放邀请,并希望中国一汽集团加入。”

此话一出,当日即使临近尾盘,一汽解放、一汽富维仍直线拉升涨停,一汽解放市值逼近500亿。

不造车但开放平台,已向四家车企发出邀请

在双方刚刚以“不知情”辟谣了“网传长安3000亿元入股华为车BU”的消息之后,长安汽车与华为的合作就“意外”的以新公司的形式落地了。此次,华为要将新公司打造成为一个由汽车产业共同参与的电动化智能化开放平台。

“开放”二字,很关键。

“长安应该不是新公司的唯一股东,新公司应该是要独立做车BU业务,车企进来之后,可以一块分担亏损与发展,实现共赢。”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汽车分析钟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新公司成立的主要目的,是通过资本的纽带,把这些股东变成客户。一方面,车企作为股东,将会采用华为的技术,提升整车智能化能力;另一方面,新公司也可以通过股权转让,获得更多的现金支持,有助于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加速推进。”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再次重申了“华为坚持不造车”,而是发挥自身ICT技术优势和营销能力,帮助车企造好车、卖好车。余承东也表示:“我们与长安深化合作,同时还会与更多战略伙伴车企一起携手合作,不断探索开放共赢的新模式。”

新公司吸纳更多车企加入的形式,会不会对华为当前的鸿蒙智行模式(由智选车模升级而来)造成影响,已经合作的车企会不会因此陷入被动,尚不清楚。不过,已有合作伙伴着急表态,赛力斯、江淮汽车均表达了对参与投资以及合作的关注。

其中,赛力斯集团于11月26日深夜发布《情况说明》:“目前赛力斯已收到关于共同投资目标公司,共同参与打造电动化、智能化开放平台的邀请,公司正积极论证参与投资与合作的相关事宜。”随后,余承东在互动平台上“回应”:“华为将继续与赛力斯一起,为消费者带来更多、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与赛力斯和华为的双向奔赴不同,江淮汽车最初的回应显得有些孤单,甚至“幽怨”。

11月27日晚间,江淮汽车集团发布《声明》称,对于华为拟设立汽车智能系统及部件解决方案独立公司的有关事项高度关注,积极与华为共同探讨参与投资及合作的相关事宜。次日,江淮汽车集团再次发布对《声明》的情况说明公告称,公司未收到华为共同投资邀请,且未参与投资及资本合作相关事项。

不过,江淮汽车展露的矛盾心理没有演化太久。

11月28日下午,余承东就在华为举行的智界S7及华为全场景发布会上透露,华为已向赛力斯、奇瑞、江淮、北汽发出股权开放邀请,并希望中国一汽集团等有实力的车企加入。

变身独立供应商,新公司要做中国版博世?

加入车企,分发股权,新公司或将摆脱华为不造车的各种束缚,以供应商身份扮演起影响智能化发展的新角色,为车企提供更好的基础服务。

根据备忘录,新公司将聚焦智能驾驶系统及增量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业务范围包括汽车智能驾驶解决方案、汽车智能座舱、智能汽车数字平台、智能车云、AR-HUD与智能车灯等。

简单理解就是,新公司要将华为的零部件、智能化解决方案独立出来,成为一家独立的供应商。

崔东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新公司会回到一级或零点五级供应商模式,或是成为系统集成供应商,尊重整车为王的概念,为车企提供更好的基础服务。”

中国银河证券也表示,华为将智能驾驶部门独立并开放股权给下游车企,更加明确了不造车的定位,类似于中国博世。

不过,在智能时代孵化“中国博世”并不容易,余承东曾坦言,过去华为是想成为零部件、Tier1的供应商,成为汽车领域的另外一个博世或大陆,但是这个条件好像不太成立,因为华为是智能化增量的部分,智能化部件需要不断迭代,不停地升级、发展。

相较于传统的采购供应等模式,新公司或许将会采取不同的措施,其推崇的股权合作,就是一种更深层次的绑定。

不过,这种绑定有一个前提,“要看后续是否会有其他车企入股,如果大家都能够进来还好办些,如果都不进来的话,就会很被动。”崔东树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而决定车企是否加入的关键不仅仅取决于华为的诚意,还取决于车企对新公司的话语权。毕竟扣除华为主导、长安汽车不超过40%的占比之后,留给其他车企的股权并不多。

公告显示,新公司的具体出资比例、交易对价尚未最终确定,后续项目合作以签订的最终交易文件为准,具体实施内容和进度尚存在不确定性,包括项目终止的可能性。

解决烧钱的车BU,如何剥离成为关键

实际上,新公司的不确定性,不仅来自是否会有更多车企加入,还来自华为车BU业务是否会完全剥离。

根据备忘录,华为拟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的核心技术和资源整合至新公司。新公司将基于市场化原则独立运作,采用市场化的管理体系及薪酬激励框架。这意味,华为车BU业务将从华为内部剥离出来,成为独立的主体。

不过,由于长安汽车与华为签署的只是意向约定,因此华为车BU业务是否完全剥离,公告并未给出明确答案。“华为用资本与车企建立紧密联系后,会选择哪种模式提供服务,需要根据车企情况量体裁衣。”钟师表示。

目前华为与车企之间的合作模式分为三种:一是零部件供应商模式,二是HI模式,即华为与车企联合开发,提供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三是鸿蒙智行模式,华为深度参与整车设计、营销以及终端销售。其中,基于鸿蒙智行模式达成合作的车企,包括推出问界和智界的赛力斯与奇瑞,以及北汽、江淮汽车。

如果完全剥离,这三种模式下的合作车企将如何自处,尤其是鸿蒙智行模式下的四家企业。从赛力斯的紧急说明和江淮汽车的两次回应不难看出,合作车企的焦虑。

不过,有媒体报道称,华为终端传播部门回应称,华为鸿蒙智行业务此次未被剥离到拟成立的新公司中,仍将留在华为。

也就是说,此次从华为剥离的业务只包括零部件模式和Hi模式。这种未完全剥离的情况,将会造成华为鸿蒙智行与新公司业务形成竞争关系,而这又与备忘录中提到的“华为原则上不从事与新公司业务范围相竞争的业务”合作原则相悖。

如何平衡,成为关键。

业内分析认为,未来,华为鸿蒙智行模式将与新公司形成的开放平台两条腿并行,一个继续成为所谓的“灵魂”,一个成为独立的供应商。

而华为之所以着急剥离车BU业务,很大程度上是要及时止损。钟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切割汽车业务,也许是华为要把持续亏损的板块摘出去。”

目前,智能汽车业务是华为唯一亏损板块。

资料显示,截至2022年,华为在汽车零部件研发上已经花掉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4.5亿元。据余承东透露,近一两年,华为车BU每年总共的研发投入在人民币100亿元左右。然而,去年华为智能汽车业务收入20.77亿元;今年上半年收入10亿元,不足同期投入的零头。与华为车BU业务2025年实现盈利的目标相去甚远。

任正非也曾点名批评车BU,“不能铺开一个完整战线,要减少科研预算,要加强商业闭环,研发要走模块化的道路,要聚焦在几个关键部件作出竞争力,剩余部分可以与别人连接。”

新公司成立后,车企将在获取华为零部件与技术合作基础上,为华为注入资金,缓解科研预算减少的同时,形成规模效应。平安证券发布研报称,对于华为而言,此次合作有利于投入需求巨大的智能车核心业务扩大车载规模,早日实现自我造血。

长安化身股东,加速“逐鹿”电动化智能化赛道

无论业务如何剥离,新公司作为开放平台,都要引入更多的股东。作为首位合作伙伴,长安汽车要做的是“与华为深度协同和战略合作,加速智能化技术大规模商业化落地。”长安汽车董事长、党委书记朱华荣表示。

长安汽车在公告中也提到,此次合作将加速构建面向智能化时代的完整、自主、领先的全栈智能化整车能力,实现公司全面稳健的向智能低碳出行科技公司转型。

事实上,长安汽车与华为已经合作多次。光大证券表示,长安与华为已有良好合作基础,后续长安智能化将有华为更深度赋能,看好旗下各品牌竞品力车型以规模效应带动销量、业绩改善前景。

资料显示,2019年,华为已与长安汽车开展全面深化战略合作落地,成立联合创新中心。次年年底,长安汽车便联手华为与宁德时代共同打造了阿维塔,在HI模式下共享华为的高级别辅助驾驶功能、鸿蒙智能座舱等技术成果。

进入到2023年,长安汽车与华为的往来更加密切。8月,长安深蓝与华为车BU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聚焦汽车智能化领域,共同推进新技术在智能电动车领域的研发与应用。

在此次长安汽车与华为的合作中,阿维塔董事长兼CEO谭本宏、深蓝汽车CEO邓承浩也现身签约现场。这或许意味着,阿维塔、深蓝和都有获得华为新公司深度赋能的可能,甚至会扩散到启源。

合作达成后,长安汽车的身份也从最初的合作伙伴变为新公司的股东,有了更深的羁绊。平安证券认为,对于长安而言,全面拥抱华为将实现强强联合,实现主航道和高端车两大细分赛道的智能化能力进化。

与华为合作,加速智能化布局,是长安汽车“第三次创业”的一个缩影。

2017年,长安汽车启动“第三次创业-创新创业计划”以来,已经在电动化与智能化领域先后发布了“香格里拉”和“北斗天枢”计划,累计成立了16个技术、产品研发中心,17家科技公司,掌握智能低碳核心技术600余项,拥有了丰富的技术积淀。

在香格里拉计划下,长安汽车不仅推出阿维塔、深蓝、启源三大新能源品牌,还打造出iBC数字电池管家、“七合一”超集电驱、“七合一”智能整车域控制器等技术产品,强化三电技术实力。此外,长安汽车还在本届广州车展发布了自研电池品牌“金钟罩”,之后又与蔚来达成换电业务的合作,参与换电电池标准的建立,完成了从“充电”到“造电”再到“换电”的全链路布局。

在北斗天枢计划下,长安汽车除了借力华为,还开发出智能汽车超级数字化平台——SDA平台架构,研发出APA7.0远程无人代客泊车技术等,进一步提升车辆智能化水平。尤其是新品牌启源,直接定位为“数智进化新汽车”,更加强调在智能领域的拓展。

在三大电动智能品牌加持下,长安汽车自主新能源销量实现跃升。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长安汽车销量186.9万辆,同比增长11.2%;其中,自主品牌新能源销量30.67万辆,同比增加96.2%。

在与华为达成合作之后,长安汽车受到了资本市场的追捧。中信证券预计,此次合作对长安汽车的估值将有系统性的抬升。11月27日,长安汽车(000625)一字涨停,报19.56元。11月28日,长安汽车继续大涨9.82%收盘,股价创历史新高,达到21.48元,总市值首次突破2000亿元,达到2130.67亿元。

当前,汽车行业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电动化、智能化赛道也在变得愈发拥挤。长安汽车与华为的合作,为行业智能化发展提供了一种开放共赢的合作新模式,“无论结果如何,这都是一种创新,一种尝试。”崔东树表示。

责任编辑:李延安 主编:于建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