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迷恋股权腾挪致IPO两度被否 信得科技陷入资金链危机

作者:郑重

来源:

发布时间:2010-05-07 22:03:59

摘要:迷恋股权腾挪致IPO两度被否 信得科技陷入资金链危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郑 重 山东报道

   资本市场不是“玩”的。此时的山东信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得科技”)董事长李朝阳此时应该会有此感叹。
    2010年4月28日,证监会发审委发布公告,称信得科技首发未获通过。从2005年筹划于新加坡上市“无疾而终”,到2008年首度IPO被否,再到如今的二度冲关梦破,数次上市融资筹划功败垂成,信得科技的资金链已然在日益绷紧。
不上市难上新项目
    信得科技的宣传资料称,公司自1999年成立以来,一直保持高速度增长,销售额、利润连年翻番,总体规模位居国内同行业第二位。在禽用兽药制剂市场上做到全国第一,在兽用水针市场上做到全国第一。
    信得科技申报材料显示,2007年至2009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877.54万元、3576.11万元和3493.77万元,报告期内呈下降趋势。
    显然,这个业绩难以让信得科技去实施更大的投入。这应该是李朝阳在资本市场“痴心不改”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个佐证是,信得科技首度上市申报稿中提到的募投项目至今未动。从第一次上市申报稿看,所有募投项目均从2007年7月开始实施,按照2年的建设期,均应完成。但此次募投无变化,招股书也未披露进展情况。
    “信得科技在第一次IPO失败后,募投项目均未进行。”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信得科技已面临发展瓶颈,如果不进行融资,则无法启动新的项目。从其2005年至2007年的经营状况也可看出,山东信得现有产品的收入呈下降趋势,急需通过募投项目的实施来扩大其盈利点。
复杂的股权设计
    实际上,为了谋求上市,李朝阳自2005年以来已经开始资本市场之旅,5年来的股权转让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这被分析人士看做是信得科技再次冲关被否的一个重要因素。2007年开始,为谋求国内上市,李朝阳开始了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股权转让。
    工商局注册资料显示,当时李朝阳持有信得科技前身信得药业41.535%的股权,并通过实际控制的因特国际,持有25%股权,剩余股权则为韩树盛等43名自然人持有。2007年,信得药业将海南信得50%股权,作价50万元转让给信得投资,青岛信得将海南信得40%股权,作价40万元,转让给信得投资。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潍坊信得。信得药业和青岛信得,分别以56万元和14万元,转让给信得投资70%和17.5%的股权。而2007年年底,海南信得和潍坊信得的净资产分别为501万元和1020万元,上述转让明显作价偏低。
    2007年1月15日,李朝阳与上海鸿亦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以25万元的价格向上海鸿亦转让信得科技4.00%股权。2007年2月1日,李清娟等24名信得药业股东分别与信得投资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持有的信得科技合计12.699%的股权转让给信得投资,转让总价为507.96万元。
    但信得投资随即将上述股权转卖。是年3月,李朝阳实际控制的信得投资将信得科技前身信得药业5%股权,作价100万元转让给涌金系背景的上海纳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纳米”)。这一作价明显低于合理估值。两天之后,因特国际向三一香港转让信得药业4%,作价为1040万元。
    而作为涌金系低价取得信得药业股权的对价,上海纳米同时向信得投资增资1800万元,取得信得投资25%股权。此时,李朝阳个人直接持有信得科技1689.075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36.034%;通过因特国际间接持有1259.955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26.879%。
    而李朝阳也以62.913%的持股量,成为信得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2008年4月,山东信得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止步于2008年第65次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
    交易双方各取所需,但不曾想到,如此复杂的股权转让设计,却将信得科技阻挡在上市的门外。
资金链紧绷
    数次上市融资失败,信得科技的资金链已然在日益绷紧。
    信得科技最新披露的预招股书显示,当时该公司及其子公司银行借款合计金额为8270万元。其中,短期借款5770万元,长期借款2500万元,共计9份借款合同。
    截至去年底,信得科技流动负债12797.53万元,非流动负债13761.51万元,母公司资产负债率49.59%,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54.79%,因此其偿债压力陡增。
    为了上述借款,信得科技先后将房产、土地、机器设备、商标、股权等资产进行了抵押或质押。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底,信得科技已抵押的房产原值达4250.7万元,土地使用权原值2264.26万元,机器设备原值8690.51万元,商标1.5万元,并将北京信得30%股权设置了质押。
    “若其不能及时偿还借款,银行可能对被抵押的资产采取强制措施,从而可能影响该公司正常生产经营。”知情人士表示,重要的是,如果现金流量不能持续,可能因偿债而影响其生产经营和投资计划,进而对该公司现金流量、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产生不利影响。更严重的是自2007年开始,信得科技净利润呈下降之势。即便是2009年3655万元的净利润,其中有政府补贴643.16万元,占比高达17.6%。
    “这或许会导致发审委对其上市之后的盈利前景产生担忧。”上述人士对记者说。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郑重
郑重

成为一名记者是儿时的梦想,也因此与新闻结下了不解之缘。没有什么远大的追求,只求以“文字匠”这一职业安身立命,也在这个自己深深热爱着的工作中找到归属感。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