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广东医疗反腐不到半年14位院长“落马”,三甲医院“关键少数”成监督重点

作者:于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3-05-27 18:02:06

摘要:2023年至今,在广东省内的东莞、惠州、湛江、阳江、清远等一批地级市医院,以及揭阳、始兴等区县级医院,接连有不下14位医院院长因违法违纪问题落马,其中还有来自三甲医院的已退休院长。

广东医疗反腐不到半年14位院长“落马”,三甲医院“关键少数”成监督重点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一天之内,广东省辖地级市汕尾两家最有名的医院院长被查。广东的医疗反腐力度成为当下国内医疗反腐的缩影。

近日,汕尾市纪委监委接连发布两则消息称,陆丰市人民医院原院长洪永洲、汕尾市人民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林少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3年至今,在广东省内的东莞、惠州、湛江、阳江、清远等一批地级市医院,以及揭阳、始兴等区县级医院,接连有不下14位医院院长因违法违纪问题落马,其中还有来自三甲医院的已退休院长。

同时,从全国各省市已通报的医疗卫生系统腐败案来看,“一把手”、科主任等“关键少数”医疗腐败问题比较突出,仍是2023年医疗反腐的重点关注对象。广东仅是先行一步,全国各地随后跟进的医疗反腐还将有更大的进展。

一批院长倒在“靠医吃医”上

进入5月份,广东省的医疗反腐给外界的感觉是更为集中密集,这跟其中有多位已经退休的院长被查处不无关系。

5月15日,据清风揭阳消息,经揭阳市委批准,揭阳市纪委监委对揭阳市人民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翁建东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通报显示,翁建东的违纪违法问题涉及大搞权钱交易,在干部职工的录用、职务晋升等工作中为他人谋利,严重破坏所在单位的政治生态;既想当官又想发财,违规从事营利活动;为谋取职务提拔,送给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吃里扒外,与民争利,靠医吃医,医商勾连,甘于被不法商人“围猎”,将医院管理权异化为攫取私利的工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药品、医疗器械、医用耗材、信息化工程采购及货款支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就在同一天,普宁市政协原副主席、普宁市人民医院原院长陈阳生在被立案调查后,经揭阳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揭阳市委批准,由揭阳市监委给予陈阳生开除公职处分;没收其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通报显示,陈阳生严重违反公职人员组织要求、廉洁要求,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同样,陈阳生的违法问题也涉及到靠医吃医,甘于被“围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药品供应、医疗耗材供应、信息系统建设、医院托管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此外,5月17日,惠州市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张建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惠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张建民是广东惠东人,历任惠州市龙门县永汉镇党委书记、镇人大主席;惠州市龙门县副县长。在进入医疗系统之后,张建民曾任惠州市卫生健康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后任职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党委书记。

在另一个广东省辖地级市汕尾,5月23日一天之内,广东省汕尾市纪委监委接连发布两则医院院长被查的消息,通报显示,陆丰市人民医院原院长洪永洲、汕尾市人民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林少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上述两家医院均在当地有很高的知名度。始建于1900年的汕尾市人民医院,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区域医学中心,骨科、神经内科、肾内科为广东省、市重点学科。近几年,该院在探索医联体等医改新模式上颇有建树。作为广东省辖县级市,陆丰由汕尾代管,陆丰人民医院则是当地唯一一家二级甲等医院。

事实表明,医疗反腐对“关键人物”的查处不会因其退休而漏网,广东医疗腐败已经倒查五年,将已经在家颐养天年的“贪官”揪出。

汕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林少东生于广东,曾历任汕尾市卫生局副局长、汕尾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汕尾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副调研员,可谓在汕尾医疗圈深耕多年而根深蒂固。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在58岁时,林少东就申请了提前退休,并于2017年底正式离开医院。五年后,林少东因为任职期间的贪污受贿行为被查处。同样自以为退休后“安全落地”却被查的医院“一把手”,还有广东省揭阳市人民医院原院长翁建东、广东省清远市中医院原院长冯伟勋。

一开始,翁建东只是一个普通的麻醉科医生,但他在此后的从医生涯中收获了众多荣誉,相继获得揭阳市 “十大杰出青年”、“揭阳市优秀专家、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汶川人民的生命卫士” 等多项荣誉称号。2022年4月,翁建东年满60岁并从院长的职位上退休。

然而,退休院长翁建东最终被查出多项违法问题,经揭阳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揭阳市委批准,决定给予翁建东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退休待遇;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关键人物”反腐问题突出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5月,四川、安徽、辽宁、广东等地已有60多名医院“一把手”和重点岗位负责人陆续落马,涉及通过在药品采购、医疗器械及耗材采购等事项上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等问题。其中,近半数是来自三甲医院的在职或退休“一把手”和重点科室的负责人。

不久前,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以案为鉴|医院院长的“心病”》一文,案例主人公是去年9月被查的三甲医院四川省广安市人民医院原党委委员、副院长唐开斌。

唐开斌也曾是患者手捧锦旗感谢的好医生,屡获嘉奖的优秀领导干部,但由于自身没有遏制贪念,在医药代表的“围猎”中沦陷,对“药品生意”、项目分红、感谢费、拜年红包来者不拒,他在忏悔录中写道:“不论大小,只要你敢送,我就敢收。”据办案人员介绍,唐开斌共计收受贿赂达200余万元。

不过,在国家对医疗反腐持续高压下,看着身边有熟悉的领导干部落马,唐开斌内心的恐惧感也明显加强,导致身体出现异样。2022年9月,唐开斌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2年12月,唐开斌因犯受贿罪、单位行贿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三甲医院在医保结算、招标采购中不断暴露出的问题,让其成为重点监控对象。4月28日以来,上海医保局10天之内接连对13家医院开出罚单。被点名的除了上海市静安区市北医院之外,其他12家全部是三级医院,不乏长海、华山、同济等顶级三甲医院。

心血管、骨科等高值医用耗材是带金销售的“重灾区“,在有的省市查处医用耗材采购贿赂案件已超过药品回扣案件,高值医用耗材腐败案件也促使江苏成为最早一批开展高值耗材集采的地区。

在加大医疗反腐力度的同时,医疗体制改革从根本上推动医疗事业的健康发展。截至目前,国家已开展三轮高值耗材集采,分别针对冠脉支架、人工关节、脊柱类耗材,平均降价超过80%,大大压缩了高值耗材背后的灰色利益空间。

但是,据一位长期关注医疗器械市场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医院是使用高值耗材的主体,国家集采打下了支架的价格,医院则会多用价格高出几倍的球囊。除非把医院的利益和耗材价格绑定起来,医院就不会滥用耗材了。

DRG以按病种付费的形式,将药品耗材从医院的收入来源转化为运营成本,倒逼医院降成本、控耗材。 基于此,北京提出了一种集采之外的全新控费手段,5月10日,北京市医保局发布《关于我市第一批DRG付费和带量采购政策联动采购方案征求意见的通知》。根据通知,北京市医疗机构将组成DRG 联动采购集团,六家市三甲医院将牵头成立采购组,针对运动医学、神经介入、电生理三大类耗材进行带量采购,并联动DRG付费。

“对于药品耗材企业而言,如果能将产品打入三甲医院,意味着庞大的诊疗量和市场规模。”医药产业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几年,三甲医院院长、科主任的腐败案件不断曝光,产生非常大的社会影响,既然三甲医院享受了最多的支持政策和声望,那也应该最先开刀,在加大反腐力度的同时,先行进行采购和结算的改革探索。

编辑:颜源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上市公司ESG管理体系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