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上任仅一年,南极电商董秘宣布辞职,近5个月已有4位高管离任

作者:喻莎 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3-16 17:32:40

摘要:值得注意的是,宋韵芸是南极电商上市六年时间里更换的第四任董秘。此外,宋韵芸也是今年以来离职的第二名董监高,且自去年10月8号至今,仅五个月时间,南极电商已有四位高管宣布离任。

上任仅一年,南极电商董秘宣布辞职,近5个月已有4位高管离任

来源:东方财富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喻莎 胡金华 上海报道

近日,南极电商发布公告宣布,宋韵芸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的职务。《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宋韵芸自2021年3月起开始在南极电商任董事会秘书,如果以其就位时间算起,到目前也就一年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宋韵芸是南极电商上市六年时间里更换的第四任董秘。此外,宋韵芸也是今年以来离职的第二名董监高,且自去年10月8号至今,仅五个月时间,南极电商已有四位高管宣布离任。3月10日,《华夏时报》记者就高管层频繁变动的原因、影响等相关情况以电话及采访函形式采访南极电商,但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复。

上任一年就离职

3月8日,南极电商发布公告称,董事会近日收到公司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宋韵芸女士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宋韵芸女士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的职务,辞职生效后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公司在未正式聘任新的董事会秘书期间,暂由公司董事长张玉祥先生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

记者注意到,公司董事会同意聘任宋韵芸为公司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的公告时间是去年7月27日,而其作为董秘任职公司的起始时间是去年3月,也就是说,以其董秘就位时间算起,到其离职也就刚好一年时间。

公开资料显示,南极电商前身为南极人,成立于1998年,总部位于上海。2016年南极人借壳上市,成功登陆A股市场,并更名为“南极电商”。彼时,南极电商已经做起品牌授权生意,成为了国内名副其实的“贴牌之王”。

值得注意的是,自上市以来,南极电商已经换了四任董秘。频繁变换董秘的背后,南极电商的股价和业绩也双双遇冷。

上市之初,南极电商的“贴牌模式”备受资金追捧,股价一路上行,2020年7月,南极电商的股价最高涨到了24.24元,总市值一度达到了近600亿元。但是自此之后,南极电商股价开始震荡下跌。截至2022年3月15日收盘,公司股价报4.5 9元/股,总市值已经跌到100亿元附近。

业绩方面,近两年表现也不尽如人意。2020年净利润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下滑。月29日,南极电商发布2021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全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0亿至5.50亿元,同比下降53.70%至63.80%。

针对业绩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的原因,南极电商表示,传统搜索渠道GMV下滑,客户库存压力较大,对应品牌综合服务收入产生较大幅度的下滑,而公司的成本费用多为人力、房租等固定支出,进而导致利润与收入同步大幅下滑;同时公司2021年大力拓展的跨境电商、食品等新项目前期投入较大,尚未有明显的产出,进而导致利润下滑。

高管变动频繁

记者注意到,宋韵芸也是今年以来从南极电商离职的第二名高管,且自去年10月8号至今,仅五个月时间,南极电商已有四位高管宣布离任。

2021年10月,刘臻辞去董事、副总经理及公司董事会下属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辞职生效后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2021年12月,许婷辞去公司审计部负责人的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2022年1月,孔海彬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董事、副总经理及公司董事会下属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辞职生效后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

高管层频繁变动的原因何在?密集离任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哪些影响?公司为留住人才有何应对措施?记者就上述问题以电话及采访函形式采访南极电商,但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复。

对于“核心高管流失率高”的问题,据有关媒体报道,南极电商董事长张玉祥曾表示,“关键在于能跟留下来的人继续创造价值”,他还强调,数据、工厂、运营等一线的人员同样是公司的人才。

上市公司职业董秘骞军法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高管是董事会聘任的,任期和董事会一样。和董事会换届同步的高管变动,或者是董事会任期内变动比例不大的高管变动,都是正常现象。如果董事会任期内频繁变动高管,代表着经营管理的不稳定。

骞军法坦言,许多公司在出现经营困难或管理危机时,会采取更换高管的形式想改善现状,但成功达到预期的情况其实并不多。究其原因,不一定是新换的高管不尽力,更多的是公司的生态环境,未能发生有利于问题解决的根本转变。

上海美谷律师事务所项方亮律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高管流失的原因主要有四方面,一是缺乏投资人进一步的认可,归属感的缺失;二是公司( 投资人) 理念和高管理念的激烈冲突;三是薪酬制度的影响;四是外界的橄榄枝的吸引。项方亮认为,企业高管的非典型流失,轻则降低士气,重则给公司运营带来致命威胁,会对上市公司的竞争战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寻找新出路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本报记者分析称,南极电商从2020年7月股价最高点下降到如今4.59元每股,同时公司2020年及2021年业绩下滑,这一方面说明南极电商所面临的经营环境和市场竞争发生了较大变化,另一方面也说明公司的运营能力和应对策略也存在较大的不足与失误。

他表示,“六年更换四任董秘,更换频率在上市公司中是很高了。核心高管流失对公司而言,意味着管理层的不稳定以及公司战略执行的有效性存疑,无疑对于提振市场信心是不利的。”

面对经营状况不佳、业绩下滑等困境,南极电商也在积极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多次通过收购、合作、新设的方式引入其他品牌,还以巨资收购了海外商标,但是收购标的的质量问题却频发。

2021年12月底,南极电商宣布,将以自有资金3.3亿元收购韩国快时尚巨TBHGLOBALCO.,LTD持有的在中国注册的部分商标,以及以自有资金1.8亿元向百家好香港有限公司收购其所持有的百家好100%股权。2022年2月10日,南极电商公告称,百家好(上海)时装有限公司(下称“百家好”)已于近日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并取得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下发的营业执照。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信息显示,百家好于近期新增了一笔被执行标的1122.57万元。这并不是百家好第一次成被执行人,天眼查数据显示,2009年7月至2021年12月,百家好曾11次成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超65万元。此外,因生产不合格产品,百家好此前还多次被处罚。

对此,柏文喜表示,品牌授权商业模式如果涉及范围过大过快而超过企业应有的品控与品牌支持能力的发展速度的话,就会发生被授权产品的品质失控问题,从而对品牌带来反噬效应,影响这一模式的可持续性。

“因此,南极电商需要适当收缩品牌授权范围和涉及面,聚焦于少数核心产品品类并尽快提升品牌维护、督导以及产品品控能力,这样才能实现这一商业模式的可持续发展。”柏文喜向记者表示。

子公司多次因质量问题被罚,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向南极电商隔空支招,建议其“品牌授权+自营”两条腿走路。柏文喜表示,这一建议对于南极电商而言应该也是切合实际的,因为后者能够更好地支撑南极电商自身的品牌发展,从而与前者形成较好的互动发展与正向反馈。

记者就此多次联系南极电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5594 [article_id] => 115596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47416603}]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47416603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5594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