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股价一度涨幅高达380.48%!操作83个账户坐庄竟亏了27亿,谁在仁东控股身上赚到了钱?

作者:葛爱峰 陶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10-15 14:38:17

摘要:《华夏时报》记者通过梳理去年12月公司股价巨幅波动前后股东进出情况发现,除了因被强平减持而卖出股票的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属于仁东控股实控人霍东名下)以外,还有多位重量级股东大手笔减持并从中获利。

股价一度涨幅高达380.48%!操作83个账户坐庄竟亏了27亿,谁在仁东控股身上赚到了钱?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葛爱峰 见习记者 陶炜 南京报道

证监会近日挂到官网上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似乎让人们找到了仁东控股(002647.SZ)股价大起大落的原因。

这份名为《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景华)〔2021〕78号》(下称“决定书”)的文件指出,自然人景华在2019年6月3日至2020年12月29日,期间操纵83个证券账户,致使仁东控股在一年多的时间,累计最大涨幅高达380.48%。景华因此被证监会处以罚金500万元。

然而令人感到惊诧的是,景华一年半眼花缭乱的坐庄操纵,结果竟然是亏损了近27亿元。“坐庄不是不会亏钱,但怎么可能亏这么多?”一位多年参与资本市场运作的私募基金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华夏时报》记者通过梳理去年12月公司股价巨幅波动前后股东进出情况发现,除了因被强平减持而卖出股票的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属于仁东控股实控人霍东名下)以外,还有多位重量级股东大手笔减持并从中获利。其中,2020年三季报时的第三大股东京基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京基集团”)与第六大股东崇左中烁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崇左中烁”)在四季报的前十大股东列表中消失,还有数名2020年三季报时进入前十大股东的自然人也在第四季度大举减持了股票。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崇左中烁背后是仁东控股的多名高管,包括仁东控股的副董事长、总经理王石山和仁东控股的副总经理刘长勇。

对此,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表示:“通过多账户对倒,进而伪造成交量并控制成交价格,这是常见的操纵股价的手段。在这个过程中,负责接盘的股票账户常常会出现亏损的表象,但是操纵人的亏损情况未必反映了全貌。”

坐庄者反巨了26.9亿元

据处罚决定书显示,证监部门认定,景华控制使用83个证券账户,在2019年6月3日至2020年12月29日期间(共384个交易日,下称“操纵期间”),景华控制其本人、其近亲属、其一致行动人、其所控制的北京紫金鼎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员工以及委托其投资的客户账户等共83个证券账户(下称“账户组”),交易仁东控股股票。

具体操纵情况分三个方面:

首先,集中资金优势和持股优势连续买卖。账户组在操纵期初已大量持有仁东控股,操纵期间共计373个交易日持流通股超过仁东控股总股本的10%,持流通股数量于2020年12月4日达到峰值,占仁东控股流通股和总股本的20.43%。

操纵期间,账户组在363个交易日交易仁东控股,合计竞价买入45924万股,买入成交金额165.5亿元;竞价卖出54231万股,卖出成交金额167.65亿元。其中,账户组申买量占市场申买量比例超过20%的交易日有218个,峰值达到91.63%;账户组申卖量占市场申卖量比例超过20%的交易日有149个,峰值达到56.03%。

操纵期间,账户组以不低于市场卖一价或市价大量申买,且该类申报量占账户组同向总申报量的平均比例为54.92%,成交量占市场成交量的平均比例为22.01%,共计存在32个时段内股价涨幅2%以上且时段买成交占比30%以上的盘中拉抬行为。

操纵期间,账户组在338个交易日存在反向交易,反向交易量占账户组成交量的平均比例为52.97%,最大比例为99.52%。其中,反向交易量占账户组成交量比例超过50%的交易日为225个,超过90%的交易日为66个,超过95%的交易日为29个。

此前,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操纵期间,账户组在267个交易日存在互为对手方交易的情况,此类交易量占当日市场成交量的比例最高为54.91%。其中,占当日市场成交量比例超过10%的交易日为126个,超过20%的交易日为73个,超过30%的交易日为25个。

最后,不以成交为目的,频繁或者大量申报并撤销申报。操纵期间,账户组共计在55个交易日,存在时段内申买量占同期市场申买量30%以上且对应撤单量占账户组总申买量比例50%以上的虚假申报买入情形。

监管部门认定,景华操纵仁东控股期间,中小板综指累计上涨42.65%,仁东控股股价最高上涨380.48%。但经计算,账户组在上述操纵行为中亏损26.9亿元。

暴跌前后前十大股东变动剧烈

“坐庄不是不会亏钱,但怎么可能亏这么多钱?”上述私募基金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他认为,就仁东控股的体量,亏掉27个亿几乎是不可能的。

该私募基金经理分析认为:“坐庄无非是使用自己的钱或者放杠杆,一般放杠杆的情况更多一些。股票是不会归零的,如果是使用自己的钱去投入操盘,那要亏掉27个亿意味着他动用的资金量就得再翻一倍;如果是放杠杆,那么被强平了确实就直接归零了,但一般来说资金方也会有风控,不会真的让他跌到零才平仓,所以如果通过放杠杆亏掉27个亿,那动用来操盘的资金也得上百亿。对于仁东控股这样体量的股票来说,动用这么大一笔钱来运作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因此,他觉得或许是有另外的渠道把钱赚走了。

本报记者通过对比仁东控股的2020年三季报和2020年年报可以发现,前十大股东变动剧烈,不少三季报时的前十大股东直接在年报中消失。

其中,公司实控人霍东名下的公司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在股价暴跌后以被动减持的方式大幅卖出了股票,但仍然高于其买入价。另外,曾在2020年三季报时持股仁东控股3884万股的京基集团有限公司在四季报的前十大股东列表中消失,还有数名2020年三季报时进入前十大股东的自然人也在第四季度大举减持了股票。

具体来看,公司2020年三季报时的第三大股东京基集团曾持有公司3884万股,但在2020年年报时,京基集团已经从前十大股东列表中消失,而年报时的第十大股东持股数为124.5万股。也就是说,京基集团在四季度至少减持了3760万股。从历史上看,京基集团大公子陈家荣于2016年四季度进入仁东控股前十大股东中,其后两季度不断加仓,至2017年6月末,持股比例达到总股东的7.76%,此后便一直锁仓至2019年年报。但2020年一季报时,陈家荣消失在该股前十大股东名册中,取而代之的是其父陈华的京基集团。京基集团在2020年12月15日曾公告披露,在12月15日当日减持了1055万股仁东控股股票,之后未再发过公告但年报时股票已接近清空。而从2016年陈家荣入股时的相关数据来看,京基集团是盈利的。

另外,公司2020年三季报时的第四大股东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也在2020年四季度进行了大规模抛售,不过是遭到了强平。该公司三季报时持有2948万股,但年报时只剩下了1422万股,抛售超过一半。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霍东,而霍东本身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尽管是遭到强平,但按照霍东的成本推算,在仁东控股身上也有利润。

公司2020年三季报时的第六大股东崇左中烁曾持有公司1987万股,但在2020年年报时,崇左中烁已经从前十大股东列表中消失。天眼查数据显示,这家崇左中烁是在2019年10月14日才成立,其共有两个合伙人,占比99.5%的合伙人是冷水江中烁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而冷水江中烁则由王石山、邵明亚、刘长勇、黄浩四名自然人合伙,其中王石山是仁东控股的副董事长、总经理,刘长勇是仁东控股的副总经理。

另外,公司2020年三季报时的第二大股东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尽管在去年四季度并未减仓,但根据Wind资讯资料,自2019年6月末至2020年9月末,天津和柚合计减持该股1.1亿股。从股价区间判断,天津和柚获减持收入超过20亿元,而天津和柚获得这些股份的成本约为15亿元。目前天津和柚仍持有4800余万股,按目前股价计算,市值近4亿元。天津和柚的净盈利近9亿元。

此外,还有数名2020年三季报时进入前十大股东的自然人也在第四季度大举减持了股票。

微妙的“股价先行、业绩后跟”

记者还注意到,尽管目前的处罚文件只披露了景华的市场操纵行为,但一个细节是,处罚书提到,景华在询问笔录中称其投资仁东控股,使股价抬升,再通过收购改善公司基本面,实现“股价先行、业绩后跟”。而今年7月,仁东控股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还未出具调查结论。

“从公开信息来看,仁东控股涉及的信息披露问题,极有可能是操纵市场事件中的衍生问题。根据《证券法》的相关规定,证监会调查结论出炉后,投资者可以以虚假陈述为诉由将仁东控股推上被告席,也可以选择以操纵市场为诉由要求操纵人赔偿损失。另外,通过多账户对导,进而伪造成交量并控制成交价格,这是常见的操纵股价的手段。在这个过程中,负责接盘的股票账户常常会出现亏损的表象。操纵人的亏损情况未必反映了全貌。”王智斌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从目前已经实锤的市场操纵行为来说,尽管《证券法》早就赋予投资者向操纵市场行为人索赔的权利,但在司法实践中,成功案例却极为鲜见。困难在于目前并无具有可操作性的具体司法解释,也没有成熟可信的损失计算方法。但如果仁东控股最终被认定虚假陈述,那投资者或能找到更明晰的索赔途径。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1465 [article_id] => 111467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34264785}]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4264785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146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