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一年营收41亿,童装业务遇风波:江南布衣遭约谈

作者:黄兴利 姜艳鑫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9-26 21:06:30

摘要:近日,江南布衣童装品牌jnby by JNBY衣服存在不雅和惊悚图案的事件持续引发关注。随着事件发酵,江南布衣股价在9月24日出现大跌。截至9月24日收盘,江南布衣报14.98港元/股,跌13.21%,总市值77.71亿港元。

一年营收41亿,童装业务遇风波:江南布衣遭约谈

见习记者 姜艳鑫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黄兴利 北京报道

近日,江南布衣童装品牌jnby by JNBY衣服存在不雅和惊悚图案的事件持续引发关注。随着事件发酵,江南布衣股价在9月24日出现大跌。截至9月24日收盘,江南布衣报14.98港元/股,跌13.21%,总市值77.71亿港元。

9月26日,江南布衣老板已非中国籍再次登上热搜,又一次将这一服装企业推向舆论焦点。这期间,尽管jnby by JNBY在官方微博两度致歉并表示已下架相关货品,但这次舆论风波何时能平息尚不得而知。

对于童装事件对江南布衣在资本市场的影响,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负面冲击如果没有消退,接下来仍然会影响股价表现。”

年营收超41亿

江南布衣童装事件源于一位母亲偶然间发现孩子身上穿的衣服图案印有“welcome to hell”的字样和带有暗黑性质的图案,从而引发网络讨论。

9月26日晚间,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西湖发布通报江南布衣事件,称近日发现,有网民投诉江南布衣服饰有限公司生产童装印有不当图案,西湖区相关部门已约谈该企业,责成立即下架涉事服装,对已售涉事童装作无理由退货处理。同时,成立由区市场监管局等部门和属地街道组成的调查组进行调查。

2016年江南布衣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设计师品牌集团。

江南布衣2021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23.15亿元,归母净利润为4.64亿元,销售利润率20.04%。2021年财年(去年7月1日至今年6月30日,以下均为2021年度数据),江南布衣实现营收41.26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归母净利润为6.47亿元,销售利润率达到15.68%,远高于李宁在2020年11.75%的销售利润率。

对于收入增长的原因,江南布衣在财报中表示:“收入的增加主要由于可比同店增长,在线渠道的快速增长以及线下门店规模的增长所致。”

据了解,江南布衣旗下有着多样品牌,成熟品牌包括JNBY,成长品牌包括CROQUIS(速寫)、jnby by JNBY及LESS,以及新兴品牌POMME DE TERRE(蓬馬)、JNBYHOME等。其中,Less女装在7月15号刚刚官宣了代言人周迅。

从品牌来看,2021年度,江南布衣旗下成熟品牌、成长品牌、新兴品牌在中国大陆分别实现营收22.99亿元、17.4亿元、8709万元。分别同比增长55.7%、42.2%、2.1%,其中成熟品牌JNBY占营收比重最大。

童装品牌“吸金”

在jnby by JNBY的官网中,可以看到其主要人群为1-10岁的“热爱生活,独立自我,具有一定生活品质的中高产阶级家庭的孩子”。在jnby by JNBY天猫旗舰店中可以看到,衣服售价基本在300元左右,一双袜子售价在20-30元左右,与市面相比售价较贵。

在2018年的一次媒体专访中,江南布衣法人李琳透露了当时的设计团队规模,称四个品牌中,JNBY、速写和less分别约有10多个设计师,“jnby by JNBY童装少一些,只有四个。”

不过,童装品牌盈利能力却不低,nby by JNBY在2021财年营收6.57亿元,仅次于JNBY和速写的营收,位列第三,占总营收的15.9%,同比增长47.8%。

除此之外,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jnby by JNBY门店数量已达470家,超过了集团男装品牌速写312家的门店数量,是江南布衣旗下主品牌JNBY门店数量的一半有余。

不容小觑的是,在门店方面,2021财年,江南布衣在全球经营的实体零售店总数为1931家,增加了76家。其零售网络覆盖中国内地所有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及全球其他10个国家和地区。

高速发展的江南布衣,在经过此次童装事件后,要如何处理给其带来的负面影响?《华夏时报》记者以邮件的形式联系江南布衣,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1095 [article_id] => 111097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黄兴利","update_time":1632657287},{"editor_nickname":"黄兴利","update_time":1632661525}]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2657287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109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