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地产正文

“我在学校,很安全” 暴雨下的郑州大学:学校预警及时,连夜抢修水电

作者:张慧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7-22 14:06:43

摘要:“雨很大,水很深,不过今天水位退了。就是没电,我手机要省点电了,不说了。”直到7月21日早上,林嘉琪(化名)才回复远在深圳的同学前一天晚上给自己发的消息。

“我在学校,很安全” 暴雨下的郑州大学:学校预警及时,连夜抢修水电

郑州大学部分宿舍楼一楼进水。 受访者供图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慧敏 李未来 深圳报道

“雨很大,水很深,不过今天水位退了。就是没电,我手机要省点电了,不说了。”直到7月21日早上,林嘉琪(化名)才回复远在深圳的同学前一天晚上给自己发的消息。

“我知道的太少了,像是个局外人。”在这场暴雨中,张帆(化名)是幸运的。7月20日这一天,张帆没出门,晚上学校发了不要外出的通知,他在宿舍泡了泡面吃。

“我们学校地势高,寝室也垫高了,也就部分坑洼的地方有内涝,整体没被淹。”张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停水停电开启“省电模式”

也是在7月21日上午,林嘉琪才发了一条朋友圈:“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在学校,很安全,就是没有电,手机是省电模式,不能及时回复,谢谢关心。”

林嘉琪是郑州大学一名在读研究生,她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因为学校要保证每个学生的安全,必须要联络到我们,所以我就把手机调成了省电模式。”第二天早上,林嘉琪退出省电模式,打开微信,有种被信息“轰炸”的感觉:“大家问我怎么样,我就想着在朋友圈发一个报平安的信息,让大家知道我这边很安全,不用担心我。”

林嘉琪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7月20日下午三点多,地面开始有积水,宿舍就断电了。“因为雨太大了,学校怕我们触电。”另外,当天晚上,学校组织学生全部回宿舍,不要出去。

对于郑州这场暴雨,林嘉琪表示,“最近一直在下雨,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7月20日)早上老师就给我们发消息了,让我们非必要不去实验室,在宿舍呆着。”

7月20日,林嘉琪在宿舍。“一天都在下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雨就特别特别大,我去阳台看就已经有积水了,十分钟我再去看,积水就已经到小腿了。我同学从实验室回宿舍的路上,积水大概到了腰部的位置,还有同学说,大概四、五点的时候,水位最深的地方到了肩膀。大家都是结伴走,几个人相互搀扶着回来。” 林嘉琪说。

另外,林嘉琪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有同学的手机和平板因为进水不能用了。还有个同学来例假。没办法,淌水回来,换衣服,洗洗。”

林嘉琪住在菊园,据描述,校园越往北越受损严重,松园、菊园严重一些,松园最严重,柳园、荷园情况好很多。另外部分宿舍一楼有进水的情况。“实验室里一些贵重的仪器已经被水泡了,会报废掉,损失比较严重。”

7月21日,林嘉琪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学校的水已经排除干净了,现在就剩一点淤泥,学校也在积极的处理,现在宿舍楼是处于断电断水的状态,断断续续的下一点小雨。教学楼是有电的,但是没有水。所以我们白天去教学楼充电,晚上有后勤会给我们送热水。”

“稍等一下啊,我这会儿要去接水了。”7月21日晚上八点左右,林嘉琪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宿舍楼下志愿者送的开水是给我们喝的,现在整个宿舍楼只有一楼有自来水,但自来水还是比较混的,只能用来冲脚、洗脸。”

另外,郑州大学学生用餐也成了问题。林嘉琪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因为水把餐厅淹了,很多水都被污染了,不能用来做饭,现在学校四个餐厅只有一个可以做饭,人比较多,能供应的饭也有限。”她表示,虽然吃饭不是很方便,但学校的物资还都挺全,超市里都备有很多货。“我们也饿不着。”

“我觉得在学校里面还是很安全的,不会出什么问题,心里边儿还是比较踏实的。”林嘉琪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学校大部分学生都放假了,目前在校的研究生和博士居多。

白天,林嘉琪拿出了自己的尤克里里,她发朋友圈:“没有电的生活,拿出我的UK玩(郑州今天情况好很多啦,一定会挺过去的!)”

7月21日晚上九点左右,林嘉琪和室友在开“卧谈会”,她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没有电,不敢老玩手机。”

学校预警及时

“我知道的太少了,像是个局外人。”张帆也是郑州大学一名在读研究生,住在新校区柳园。在这场暴雨中,张帆是幸运的。7月20日这一天,张帆没出门,晚上学校发了不要外出的通知,他在宿舍泡了泡面吃。

“我们学校地势高,寝室也垫高了,也就部分坑洼的地方有内涝,整体没被淹。”张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此前7月19日晚上7点,张帆所在院系的辅导员发布了“暴雨安全须知”,提醒学生当晚有暴雨,要学生注意查看天气预报等信息,不外出或者户外活动,不要在大雨天骑自行车或者开车,不要在久经雨水浸泡的建筑物旁停留,避免涉水行走......

7月20日,张帆八点多起床,发现窗外在下雨,门口倒了两棵柳树。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此前7月14号下午5-7点左右,郑州就下过一场大雨。“不过那次因为很久没降雨,而且不是太持久,水很快就退了,那次也是一些地方内涝了,隔壁河南工业大学门口水有半米左右深(的积水)。”

郑州大学受灾情况 (1).jpg

郑州大学受灾情况。 受访者供图

郑州大学受灾情况1 (1).jpg

郑州大学受灾情况。 受访者供图

下午和晚上发生的事让张帆感到意外。“知道要下大雨,但是想不到这么大。雨一直不停,所以到下午的时候就出事了。”张帆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张帆提供给记者的视频显示,郑州大学新校区东门积水严重。地上的积水已经快要到达小汽车的车窗处,画面中有声音传来:“那个车已经飘起来了!”

郑州大学湖里的鹅被冲出来了 (1).jpg

郑州大学湖里的鹅被冲出来了。 受访者供图

“下午两点后消息越来越多,水越来越深的消息和图片都出现了,也没想太多,只是想着等雨停就好了,毕竟急降雨内涝也可以理解,当时就没太慌。”傍晚,张帆开始觉察出郑州此次暴雨超出自己的预期。“那时候雨还没停,人们都要放学下班了,而路上全是水,热搜就能看到各种情况了。”

“看到雨一直不停也不减小,就很担忧外面的情况。”张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最难受的是看到地铁5号线被困的视频,视频中水的高度已经到胸腔。紧接着,收到接连不断的坏消息:郑大一附院停电,很多病人情况危急;巩义、中牟等县市都有乡镇被淹;评论区大量的求助消息,有联系不上家人的,有被困求救的,还有分娩的。

“尽管不知道每一条信息的真假,但知道肯定很多人情况确实很危险,心里很难受。之后就是看到政府协调武警和驻军出动抗洪的消息了,只希望伤亡损失能尽量最小吧。” 张帆说。

“现在我们学校附近的水都下去了,南门的完全退了。”7月21日,张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出门吃饭的时候看到,有校外的车辆进入学校接饮用水。“学校的生活用水可能也受影响了,今天发现水里有小黑渣渣。学校的澡堂也没水了,听说是存的水用完了。”

7月22日上午,林嘉琪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早上十点多宿舍来电了。“学校晚上抢修水电,很辛苦。”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09192 [article_id] => 109194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26930742},{"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26930830},{"editor_nickname":"张蓓","update_time":1626934003},{"editor_nickname":"超级管理员","update_time":1627270501},{"editor_nickname":"超级管理员","update_time":1627270512}]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26930742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09192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