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停牌竟是“避难”?连续四跌停,短命重组半月夭折,奇信股份否认“杀猪盘”

作者:贾谨嫣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1-05 22:42:53

摘要:1月5日,在收到监管层关注函后,奇信股份(002781.SZ)一字跌停,收于12.2元/股,总市值仅剩27.45亿元。公司股价已连续四个跌停,而在一个多月前的2020年11月18日,股价还停留在23.88元/股的高位。

停牌竟是“避难”?连续四跌停,短命重组半月夭折,奇信股份否认“杀猪盘”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贾谨嫣 陈锋 北京报道

1月5日,在收到监管层关注函后,奇信股份(002781.SZ)一字跌停,收于12.2元/股,总市值仅剩27.45亿元。公司股价已连续四个跌停,而在一个多月前的2020年11月18日,股价还停留在23.88元/股的高位。

短期暴跌96%之下,是被监管层质疑公司“巧”用停牌“避难”的行为。1月4日监管层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滥用停牌、以停牌缓解股价下跌风险等情形。

需要注意到,截至1月5日,作为奇信股份的前三大股东,新余市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余投资”)、新余高新区智大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智大投资”)、叶家豪已累计质押公司26.93%的股份。

公司是否“巧”用停牌“避难”还需要监管层定性。根据机构持仓信息显示,奇信股份未能得到公募基金青睐,却收获多只小型私募“粉丝”,市场人士对此表示,存在因大股东股权质押需求之下,公司与庄家联手抬高公司股价的资金炒作行为。

但奇信股份证券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否认了这一点,认为前三大股东股权质押与公司股价涨跌并无直接联系。公司将在1月8日前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

停牌“避难”?

因筹划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事项,奇信股份于2020年12月18日开市起停牌。

但仅过十余天后,2020年12月31日,奇信股份公告称,由于交易双方未能就本次交易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公司决定终止筹划该事项。

1月4日,深交所向奇信股份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全面自查并详细说明本次交易相关信息披露与审议程序是否合法合规,是否存在重大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公司是否存在滥用停牌、以停牌缓解股价下跌风险等情形。

除此之外,还要求说明奇信股份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具体原因、具体决策过程、合理性和合规性。

需要注意到,2020年12月16日、17日,奇信股份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

根据2020年12月18日公告,奇信股份披露称,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新余市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江西省四通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该交易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但1月4日,奇信股份发布公告称,因该事项涉及交易方式较为复杂,有关条件尚不成熟,交易双方未能就本次交易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公司决定终止重组事项。1月4日,奇信股份跌停。

股权质押风险

就在深交所下发关注函后,1月5日晚间,奇信股份发布持股5%以上股东部分股份质押情况变动公告,前实际控制人、现第三大股东叶家豪已将所持全部股份质押。

根据公告,叶家豪自2020年12月31日起质押341.5万股,占所持股份比例的16.3%,占总股本比1.52%,累积质押2094万股,占总股本比9.31%。

此前2018年12月20日,因个人资金需求,叶家豪将其持有的公司股票17527500股质押给安信证券,解除质押日期为2019年12月20日。2019年12月19日,叶家豪与安信证券针对股票质押融资业务达成延期。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除叶家豪外,截至目前,智大投资质押590万股,占总股本比2.62%;新余投资质押3373.88万股,占总股本比15%。

这意味着,前三大股东已累计质押公司26.93%的股份,按照停牌前公司41.8亿元的总市值计算,前三大股东已累计质押超10亿元股份。

天眼查APP显示,2015年12月,奇信股份登陆深交所。公司业务范围涉及体育、酒店、银行、医院、学校等领域,涵盖创意设计与施工、建筑幕墙、声光电、智能化、医疗康养等板块。

2020年以来,奇信股份业绩不佳,亏损持续加剧。其中,2020年三季度显示,公司实现14.84亿元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5%;归母净利润亏损5975万元,同比下降167%。

公司否认“杀猪盘”

有意思的是,在重仓奇信股份的机构中,仅有来自深圳的私募基金“露面”。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奇信股份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新余投资持股6748万股,占流通股比32.41%;智大投资持股3175万股,占流通股比15.25%;叶家豪持股523.5万股,占比2.51%。

除此之外,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十大流通股东均为来自深圳的私募基金公司。除此之外,根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没有公募基金、社保、保险、QFII、信托持仓奇信股份。

未能得到大型机构“青睐”,反而吸引小型私募基金重仓,加之前三大股东频繁的股权质押,有市场声音认为公司或涉嫌炒作股价。

但奇信股份证券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否认了这一点,认为新余投控的股票质押是其为顺利实现公司控制权收购事项,为收购借款提供的质押担保。

智大投资的股份质押不属于融资类质押,而是因控股股东为公司提供借款而做的担保措施。叶家豪因个人资金需求股份质押首次质押时间在2018年。

需要注意到,此前2020年11月,根据多位投资者反映,市场上存在有人利用社交媒体等方式向股民推荐买入奇信股份股票的情形。

奇信股份称,经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自查,各方均未策划、参与该事件,亦未授意他人策划、参与该事件,与该事件无任何关联关系。

资深私募人士杜坤维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奇信股份有一个重组预案,是否存在配合市场炒作的情形,还需要证监会认定。此前市场曾出现过,上市公司为化解股权质押风险,找二级市场资金炒作股价等行为,但认定此类违规行为较难。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