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疫情下刷脸支付开年遇冷 支付巨头补贴政策何以为继?

作者:杨仕省 陈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2-12 13:53:00

摘要:据了解,相比于其他支付方式,刷脸支付的商户属性体现得更为明显,如果遭遇商户关门,营业困难等情况,将直接影响刷脸支付的交易流水。

疫情下刷脸支付开年遇冷 支付巨头补贴政策何以为继?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见习记者 陈奇 深圳报道

过去这一年,有关刷脸支付的话题热度急速升温,新年伊始,正当所有从业者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时,却不料迎头被泼了一盆冷水。

为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各大城市纷纷要求进入公共场所的人员必须佩戴口罩。而在佩戴口罩的情况下,用户便无法使用刷脸支付,刷脸设备也无法对用户进行准确的人脸识别,刷脸支付瞬间失去了用户群体。

2月3日,由商务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印发的《零售、餐饮企业在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期间经营服务防控指南》中建议用刷卡支付和各种移动支付方式取代现金支付。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包括广州、杭州在内的城市也已对刷脸支付亮起红灯,不鼓励现金支付,提倡扫码支付等非接触支付方式。同时,有个别市场和商超的要求进一步严格,直截了当地规定“不得使用刷脸支付”。

“影响很大,现在不能出门,不敢装机。”谈及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于刷脸支付行业的冲击,深圳地区的刷脸支付服务商黄钧波告诉本报记者。

据了解,相比于其他支付方式,刷脸支付的商户属性体现得更为明显,如果遭遇商户关门,营业困难等情况,将直接影响刷脸支付的交易流水。

“做刷脸支付关键看交易流水,这直接与补贴分润挂钩,前期铺设备我自己投了大量资金,按照目前的情况完全无法回本。”黄钧波说。

支付巨头营销暂停 服务商线下业务停滞

自2018年以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相继推出刷脸设备“蜻蜓”与“青蛙”,瞄准线下支付场景,并不断加大市场投入和补贴,由此引领的刷脸支付浪潮得以愈演愈烈。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为迎接今年春节期间的这波消费热潮,微信支付、支付宝原本已是早有准备。去年下半年,两大支付巨头相继发布新款刷脸支付设备,设备升级的同时针对服务商的补贴力度进一步加码,其中,支付宝“蜻蜓”单台设备的最高补贴达到1600元,微信支付“青蛙”开放版设备则为1740元。

同时,支付巨头还推出了一系列营销活动,去年12月,支付宝宣布刷脸支付新一轮春节前的优惠活动。从当月28日起到2020年1月18日为止,每周六,无论新老用户,通过支付宝蜻蜓机具进行刷脸支付时,都能享受到满20减3元的优惠。

微信支付则制定了今年前三个月的满减活动方案。具体来看,2020年1月1日至3月31日,每周五,用户在活动商户的刷脸设备,使用微信刷脸支付,即可享受满10元减2元优惠。

不过,目前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微信和支付宝官方均已经暂停“随机立减”“设备激活”等刷脸支付营销活动。

微信支付方面向《华夏时报》记者确认,目前疫情是全国之重,为保障用户和商户的安全健康,协助控制当前肺炎疫情,微信支付推荐大家戴上口罩,在线下购物消费时,使用“付款码支付”。对此,微信支付已于2020年1月31日停止了各项刷脸支付营销活动。

“我做的是蜻蜓设备的推广,合作的很多商户都是便利店、餐饮店,其中有一大部分还没有营业。”对于刷脸支付服务商而言,受疫情影响,春节假期延长、人员流动受限、各地延迟复工,餐饮、旅游、娱乐等服务行业则是首当其冲。

从长远来看,刷脸支付服务商面临补贴政策不明的风险。依据原先的公告,微信支付官方针对青蛙设备的补贴政策将于今年3月底到期,在此之后补贴政策是否会持续?对此,微信支付方面未直接回应。

黄钧波则告诉本报记者,刷脸支付服务商同行基本都与他存在类似的遭遇,线下目标商户停业,他们也歇业在家。高额的补贴是促使他们投身于这一行业的主要因素,支付巨头后续的补贴政策直接影响他们的去留。

疫情属短期影响 刷脸支付成长空间仍存

在当前疫情下,扫码支付的优势得到凸显,用户为避免被病毒感染也更倾向于使用非接触支付方式。而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目前遭遇冷落的刷脸支付能否重得欢心?

记者了解到,目前支付业界普遍认为,刷脸支付仍是国内移动支付行业未来发展的趋势,IoT属性决定了其是未来智慧零售、智慧餐饮等实体数字化改造的重要组成部分,刷脸支付成为主流支付方式之一是大势所趋。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阶段刷脸支付的业务主要集中在线下的刷脸支付,受疫情的隔离和线下消费的减少,出现阶段性的业务萎缩,但长期来看,需求仍然具备,目前只是短期的不利因素。”

相比于目前主流的条码支付,刷脸支付仍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

“第一,刷脸支付运用生物识别技术具有唯一验证性,在理论上更加安全;第二,刷脸支付可以无需支付介质,理论上更加便捷;第三,刷脸支付并非是对条码支付的完全替代,刷脸支付是可以聚合、兼容条码支付的;第四,刷脸支付在商业模式(如会员制)和产业链上,比条码支付更具想象空间。”黄大智向记者介绍道。

对于支付巨头刷脸支付补贴政策的可持续性,黄大智认为,“短期内有持续的可能性,但长期来看不可持续。任何一种健康的商业模式都需要具有可持续的收入能力,刷脸支付同样如此,若将其与条码支付前期的推广进行对比可以发现,前期的推广补贴是为了培养用户使用习惯,是市场扩张期的行为,而非长期行为。”

记者注意到,过去的2019年,刷脸支付在加快普及的同时也面临着安全性争议,同时也滋生出一些业务加盟骗局。而目前来看,针对刷脸支付的基础性制度公约也在逐步建立,行业的发展环境同步得到改善。

今年1月份,为规范刷脸支付应用创新,防范刷脸支付安全风险,保障会员单位合法权益,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人脸识别线下支付行业自律公约(试行)》(下称“试行公约”),于1月20日正式实施。

对此,黄大智表示,“‘试行公约’是对行业发展的健康引导,虽然刷脸支付有其独特的优势,但现阶段下,仍面临着客观条件、用户习惯等问题,也因为其是新的商业模式,而引发了很多安全的质疑,特别是生物识别认证的数据安全等问题。通过行业自律组织公约的形式,倡导行业在发展时,保障健康、良性的发展,能够保护消费者,共同构建良好的行业发展生态。”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