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景峰医药实控人与小29岁“娇妻”离婚 业绩跌宕起伏 高毅资产却斥巨资1亿买入

作者:邸凌月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0-11 10:53:31

摘要:近日,景峰医药实控人叶湘武又离婚了,是和小自己29岁的“娇妻”张慧,公司公告解除一致行动关系。据悉,叶湘武第二任妻子张慧与叶湘武的女儿叶高静同岁,生于1981年。此举引发市场关注。

景峰医药实控人与小29岁“娇妻”离婚 业绩跌宕起伏 高毅资产却斥巨资1亿买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邸凌月 深圳报道

近日,景峰医药实控人叶湘武又离婚了,是和小自己29岁的“娇妻”张慧,公司公告解除一致行动关系。据悉,叶湘武第二任妻子张慧与叶湘武的女儿叶高静同岁,生于1981年。此举引发市场关注。

早在1995年6月,叶湘武与窦啟玲夫妻俩联合几位合伙人创建了益佰制药前身贵州妙灵制药。2004年3月,益佰制药上市,此后没几年夫妻俩就分道扬镳。2015年,叶湘武将旗下景峰医药通过借壳“*ST天一”上市,和前妻窦啟玲成为竞争对手。

基本面方面,公司上市即巅峰,随后难寻亮点。2019年上半年,景峰医药营收为6.89亿元,同比下滑29.83%,而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0.2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景峰医药在2018年三季度受到私募大咖高毅资产的青睐,高毅资产通过旗下基金斥资逾1亿元买入2700万股景峰医药,成为公司第六大股东,但在2019年二季度其已不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受制于2017年以来国内行业政策,以及销售整合,公司会有个阵痛期。公司现在也在寻求转型,在走跟过国际接轨的仿制药路线,内部的战略也在改革,但需要时间。”对于业绩,公司某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与小29岁“娇妻”离婚 解除一致行动关系

10月8日,景峰医药发布公告称,经友好协商,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叶湘武与一致行动人张慧已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

叶湘武与张慧于2019年9月30日签署了《关于解除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书》,双方自《关于解除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书》签署日起,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后续双方将依照自身意愿独立行使股东的权利和义务。

离婚前,张慧为叶湘武之妻,叶高静为叶湘武之女,叶湘伦为叶湘武之弟,四人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景峰医药股份28.13%,其中叶湘武持有19.8%。

此次一致行动关系解除后,叶湘武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持有1.74亿股,占总股本的19.80%。张慧持有景峰医药3642.05万股,占总股本的4.14%,不属于公司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

若按2019年10月8日景峰医药4.37元/股收盘价估算,张慧现在持有的景峰医药股票市值已经达到1.59亿元。

张慧是叶湘武的第二任妻子,因年龄与叶湘武相差较大而备受关注。资料显示,张慧1981年出生,与叶湘武的女儿叶高静同岁;叶湘武1952年出生,两人年龄相差29岁。从*ST天一2013年发布的《重大资产出售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来看,张慧当时已经是叶湘武的妻子。目前,两人离婚的原因并未披露。

不过,从此前的减持公告可以发现,二人的关系在2019年6月就出现了危机苗头。2019年7月18日,景峰医药公告显示,公司2019年6月15日披露了《关于股东减持公司股份的预披露公告》,持有公司3742.05万股(占总股本4.25%)的控股股东之一致行动人张慧计划在该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90个自然日内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100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0.11%)。2019年7月17日,张慧表示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

对于此,上述内部人士表示,老板的家事,外人也不好多问,不过未来张慧的减持情况,还是多关注公告。

与前妻创立益佰制药后分道扬镳

而叶湘武的第一任妻子是医药界强人窦啟玲。资料显示,窦啟玲出生于1960年,比叶湘武小8岁,1978年至1988年,窦啟玲先后在成都航天工业部十一研究所、贵阳商业银行工作。窦啟玲从事贸易业务及药品经销逾15年。2001年3月,窦啟玲荣获全国妇联“巾帼创业英雄”称号。

窦啟玲与叶湘武一起创建了益佰制药。1995年6月,两人联合几个合伙人创立了贵州妙灵制药有限责任公司,即贵州益佰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佰制药”)的前身。

2004年3月23日,益佰制药登陆上交所,窦啟玲持有26.66%的股份,叶湘武持股14.03%。二人持股比例总计超过40%。此后,两人感情出现裂隙,在2006-2007年前后益佰制药还传出分家风波,引起各方关注。

2007年7月,叶湘武辞去益佰制药总经理一职,2009年1月、2月,叶湘武先后辞去益佰制药董事长、董事职位,并在此期间不断减持益佰制药股份。2010年中报显示,叶湘武已不再出现在益佰制药前十大股东的位置。

2009年2月16日,益佰制药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将益佰制药持有的子公司上海佰加壹医药有限公司97.02%的股权以9903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叶湘武的议案,此次分拆也被烙上“分家”的印记。2015年4月,更名后的景峰医药借壳“*ST天一”上市,成为窦啟玲的竞争对手。

2019年年6月12日,益佰制药发布的公告显示,因窦啟玲通过公司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套取公司资金3294.87万元,这笔钱被安排用于购买家具、家装用品等,益佰制药及其实控人窦啟玲、三名高管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

公司业绩跌宕起伏 销售费用连年超10亿

公开资料显示,景峰医药主要产品聚焦于心脑血管、骨科、抗肿瘤三大领域。

2015年,景峰医药借壳上市成功,当年实现营业收入24.59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3.1亿元。

之后,景峰医药营收相对平稳,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却跌宕起伏。2016年-2018年,景峰医药营业收入分别为26.41亿元、25.84亿元、25.86亿元,分别同比变动7.38%、-2.15%、0.08%;同期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5亿元、1.41亿元、1.66亿元,分别同比变动1.62%、-55.21%、18.02%。2019年上半年,景峰医药营收为6.89亿元,同比下滑29.83%,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0.23亿元。

景峰医药业绩增长乏力的背后,是每年超过10亿元的巨额销售费用。财报显示,2015年-2018年,景峰医药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2.21亿元、12.43亿元、13.5亿元、11.98亿元,同比增长12.63%、1.79%、8.57%、-11.25%,占营收比例49.65%、47.07%、52.24%、46.33%。

“受制于2017年以来国内行业政策,以及销售整合,公司会有个阵痛期。公司现在也在寻求转型,在走跟过国际接轨的仿制药路线,内部的战略也在改革,但需要时间。”公司某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一位私募研究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国内药的销售费用之所以如此之高,是因为要打点关系,比如院长、医生,桌子底下的交易,都不会明目张胆地说,制药公司销售费用普遍都占营收的30%-40%之间。欧美医生待遇高,药品大多不在医院销售,所以不太会有拿回扣的情况。

高毅资产斥巨资买入 高管却频频减持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就是这么一家公司,却得到了私募大佬高毅资产的青睐。2018年三季报股东名册显示,高毅资产通过旗下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新买进景峰医药2700万股,成为公司第六大股东,持仓成本估算在4.2-4.5元区间,斥资逾1亿元。直到2019年一季度,高毅资产仍持有景峰医药2.27%股份,但在二季度已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有意思的是,私募大佬出手过后,景峰医药一票高管不久也抛出了增持计划。2018年10月19日,公司公告称,公司董事会秘书毕元、副总裁邵文、马贤鹏、人力资源总监张军国拟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6个月内各增持不超过30万股、合计120万股的公司股份。只是,这人均百万的高管增持计划,增持股份却不设每股价格区间。直到2019年1月3日,仅有董事会秘书毕元增持了30万股。

更打脸的是,2019年8月27日,景峰医药称,副总裁马贤鹏、副总裁丛树芬、监事刘冬通过股东贵阳众诚均拟不同程度进行减持。

2019年9月19日,马贤鹏、丛树芬、刘冬通过股东贵阳众诚分别减持38.29万股、23.25万股和28万股,减持市值分别为173.07万元、105.56万元、126.28万元。9月20日,丛树芬再减持33.32万股,减持市值为153.61万元。至此,三位股东的减持计划实施完成。

此外,2019年6月5日,景峰医药的老臣董事兼常务副总裁简卫光辞职,且不再在公司任职。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